“是你根本没有遮拦的想法。”吴凌烟轻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委屈,“你还真是逍遥自在啊,在剑桥不过两个月而已,就带了两个大美女回来。”

    楚修沉默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有些东西放不下他便不会放下,这是他行事风格。

    “怎么,无言以对了?”吴凌烟笑道。

    “往这边坐一些。”她拍了拍两人之间的空隙,又道。

    楚修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又往吴凌烟身边移了移,贴着她的身子。温热的娇躯挪了过来,吴凌烟将双手按在他的胳膊上,轻轻的将脸贴在他的肩膀上:“不过我可没资格质问你,所以你可以继续我行我素下去,现在嘛,你就当当我的枕头

    就好了。”

    淡淡的芳香气息传到鼻子里,楚修侧头看了吴凌烟一眼,见她闭上了眼,神色平静。

    黑幕降临,依偎的两人就像情侣,在微弱的灯光下汲取着彼此的温暖。

    楚修心里慢慢的平静下来,享受着吴凌烟的依靠。“虽然布鲁斯被按了叛国的罪名,奥龙杀害卡琳的事情也被确认了,但你杀掉两人也是不争的事实,里根帮我们争取了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们必须离开英伦。”吴

    凌烟幽幽的说道。

    楚修并不意外:“没关系,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回去了。”

    沉默了一阵之后,吴凌烟才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不管在哪,反正你也不属于我。”

    “什么?”楚修觉得自己听错了。

    吴凌烟却不再多说。

    过了一会儿,楚修再去看吴凌烟时,她已经睡着了。

    楚修这才意识到她有多累,这些日子来,她既要处理逍遥武馆、神医堂的事物,还要担心他的安全,如果不是性情坚韧,只怕早就倒下了。

    想着吴凌烟为了自己远离华夏,组建神医堂,打理逍遥武馆,还要时不时的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楚修心里不由生出一丝愧疚。

    或许他亏欠最多的,就是身边这个女子吧?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吴凌烟幽幽转醒。

    她揉了揉眼,感觉身上披着一个绒被,疑惑的问道:“月舞来过?”

    楚修轻轻嗯了一声。

    吴凌烟抬头望天空,见月亮已经到了中空,张臂伸了个拦腰,打着哈欠说道:“还真是舒服啊,伊莎贝拉他们应该还没枕过你的肩膀吧?”

    楚修明智的不去接这话。

    “好了,我要回去了。”吴凌烟也不在意,站起身抱起绒被道,“月舞找你应该有事吧,你去见她吧。”

    “不用我陪你了吗?”

    吴凌烟眉头一挑,挑衅的看着他:“你想到哪陪我?”

    “这里。”楚修拉住吴凌烟的手,想要将她拉进怀里。

    吴凌烟一愣,下意识的往后退去,但力道哪比得上楚修,直接倒在他的怀里。

    楚修另一手揽在吴凌烟的腰上,低头吻了过去。

    吴凌烟连忙捂住他的嘴,眼中露出一丝慌乱,低声问道:“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我不属于你吗?”楚修停下动作。

    吴凌烟又好气又好笑:“明明是你自己忍不住,怎么怪我。”说完撑开楚修的胸膛想要离开他。

    楚修可不想在这个时候退缩,低头直接含住吴凌烟的嘴唇。

    吴凌烟瞳孔微张,眼中露出一股不可置信。

    但楚修异常霸道,紧紧搂着她的腰肢不让她移动分毫。

    吴凌烟推不开他,呜呜的叫着,伸手在他腰上用力的一拧!

    “嘶!”楚修终于抬起头来:“你干嘛?”

    “混蛋,这话该我问你才对,难道这么多女人你还不满足?再说,叶甜甜……”

    楚修再次吻了过去!

    吴凌烟连忙躲开,却感觉楚修已经捧住了自己的脸,双唇再次贴了过来。

    “呜——”她再也没办法抵抗,整个身子都软倒在楚修的怀里。半晌之后,楚修终于志得意满的松开吴凌烟的双唇,看着吴凌烟又是愤怒又是害羞的神色,不由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嘴角荡起一丝笑意,摸着吴凌烟嫣红的嘴唇说道

    :“真是让人怀念。”

    “嘭!”吴凌烟一个膝盖顶在他的肚子上。

    楚修捂着肚子往后退去。

    吴凌烟抹了抹嘴唇,瞪了楚修一眼,转身往房间中走去。

    楚修快步跟上,却见吴凌烟猛然转过来,连忙停下脚步。

    “你跟着我干嘛?”吴凌烟银牙紧咬,“真以为我会让你进去?”

    “我陪你唠唠嗑。”楚修嬉皮笑脸的道。

    吴凌烟怒极而笑,直接将绒被扔到了他的身上:“我床头放了一百把匕首呢,你要不要见识一下。”

    楚修怡然不惧:“好啊。”

    “好你个大头鬼。”吴凌烟拽住继续往她房间走的楚修,“我可没打算做你的女人。”

    楚修扭过来,脸上多了些严肃:“我也没打算将你拱手让人,即便是叶千寻也不行,当初我做不到的,现在我不会再放手了。”

    吴凌烟一呆,眼中多了些柔情,不过随即就轻哼道:“那也要我愿意才行……”

    “你不愿意吗,看你刚才挺享受的啊。”

    吴凌烟一脚踢了过来:“去死吧!”

    到底还是被吴凌烟从房间里赶了出来,楚修却没有任何失落的样子,乐哉乐哉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他和吴凌烟之间有堵墙,就是叶甜甜,楚修可以不在乎,但不代表吴凌烟也能放得下,这种事情得一步一步的慢慢来。幸运的是,隔在两人之间的这堵墙,似乎越来越薄

    弱了。

    ……

    第二天早晨,瑟琳娜不约而至,在大堂内等到楚修起床后道:“我父亲找你。”

    楚修杀掉奥龙的那一天,瑟琳娜虽然没有给他造成太多的麻烦,但也让他觉得闹心,这时候见她过来自然不会有好脸色,正准备教训几句,却不料瑟琳娜直接往外走去。

    瑟琳娜同样不觉得楚修是什么好人,哪愿意多理会。

    楚修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通知厨房做一些早餐,坐在大堂的椅子上,随手拿起一本医术悠哉的看了起来,丝毫没有往外走的意思。瑟琳娜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不见楚修出来,脸色铁青的走了回来,见楚修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听着音乐,银牙紧咬,冷着脸问道:“你干什么,没听见我刚才说什么,我父亲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