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尔顿的神色同样阴沉,路德的行为都引起众怒了,可想他刚才的所作所为有多招人恨,他满脸歉意的看向楚修:“楚医生,让您受委屈了……”

    “没关系。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楚修摆摆手说道,“这件事还是之后再说吧,这里的病人重要,还是先治病再说。”“好,先治病。”休尔顿更加感慨不已,这才是真正的医生,这里的病人根楚修没有关系,他之前就主动出手救治不说,这时候也能放下心中的怨气,当真算是宅心仁厚,

    高风亮节。

    说完又瞥了一旁战战兢兢的路德,重重的哼了一声。

    之前医院考虑到培养新人,而路德的表现又不错才会被分配到这种地方,但现在看来,他的性格并不适合这里。

    路德感觉到休尔顿冰冷的目光,有种入坠冰窖的感觉,他恍然意识到,自己要完了!

    楚修瞥了一眼路德之后就不再理会,这种没事找事的人,总得让他长点教训。

    “瑟琳娜少校也过来帮忙吧。”收拾完路德,楚修又将目光落在瑟琳娜身上。

    瑟琳娜一万个不愿意,不过又怕楚修再整出什么幺蛾子,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你们去帮休尔顿医生他们吧。”楚修对周围热情起来的护士们说道,又对瑟琳娜摆摆手,“你帮我拿着这些器材。”

    几个护士幽怨的看了瑟琳娜一眼,一步三回头的转身去帮休尔顿。

    休尔顿的地位虽然很高,但使用的护士都需要千挑万选,如果能得到楚修的青睐,那她们就能一步登天了,却没想到半路插进来个程咬金,抢走了她们表现的机会。

    感受到几个女孩嫉妒的目光,瑟琳娜冷冷的哼了一声,要不是迫不得已,她怎么可能过来给楚修打下手。

    “去帮我拿个牛黄药膏来。”

    “到哪里拿?”

    “自己没长嘴吗,不会问护士?”楚修没好气的道。

    瑟琳娜一噎,狠狠的瞪了楚修一眼,朝着房间内走去。

    千辛万苦的拿来膏药,还没喘口气呢,又听楚修说道:“去拿一些支架来,哦,这个我帮你问了,在前面的门诊楼里。”

    瑟琳娜一动不动,冷冷的瞪着楚修。

    “想想以后我们可是要合作的,如果这时候都指使不动你,那我就要考虑让你老爹换人了。”楚修淡淡的道。

    “好,我去拿!”瑟琳娜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转身往门诊楼的方向走去。

    楚修头也不抬,继续给病人看病。

    时值中午,院子的病人终于少了一大半,楚修见周围的人手够了,也就不再多呆,朝院子外走去。

    瑟琳娜阴沉的目光紧缀其后,恨不得吃了他。

    “你留下来继续帮忙吧,既然是军人,哪有提前离开的道理。”楚修咧嘴笑了笑。

    “不用你说我也会留下来!”瑟琳娜脸色更加阴沉。

    “那就好。”楚修才不管她是不是怄气,步伐轻松的朝外走去。

    “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在我面前的低头的!”瑟琳娜朝他的背影恶狠狠的道。

    走出院子,见露西正一个人百无聊赖的踢着石子,旁边没了瓷娃娃女孩的身影。

    “那个女孩呢?”

    “被她妈妈接走了。”露西看见楚修,连忙迎了过来,“我还以为她不会说话呢,但她妈妈来的时候却开口说话了,只是说的断断续续的,跟刚学会说话的婴儿一样。”

    楚修笑了笑,没太在意:“我们走吧。”

    “嗯。”露西跟在他的身后往外走,又有些奇怪的嘟囔道,“可是列车为什么会脱轨呢,明明十几年都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好像是因为撞到了什么人。”旁边恰好走了两个病人,其中一个神秘兮兮的道,“列车刹车不及时,撞到那人身上了,才会发生脱轨事故的。”

    “这种话你也信,别再小神医面前胡说!”另一个人朝楚修两人道了个歉,拉着同伴快步离开。

    “怎么可能嘛,撞人也会脱轨吗?”露西呵呵的笑着,根本不在意。

    楚修却是眉头一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不过他随即摇了摇头,自己都觉得不切实际。高速行驶的列车,即便看见人的情况下减速很多,也只会把人给撞飞了,怎么可能反造成列车脱轨呢,纵然撞上的那个人是道境强者也一样,全速行驶的列车产生的动能

    是恐怖的,那超出了人力所能及的范围。

    下午的时间,楚修一直在陪露西游玩,因为不久之后就要离开英伦,这几天他都准备陪着露西。直到深夜,楚修才拉着兴致不减的露西回到神医堂,将叽叽喳喳的露西推回卧室之后,他并没有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而是折出了院子,来到一片阴影处,看着黑漆漆的胡

    同说道:“出来吧,跟了我一整天了,应该也累了吧。”

    几个男子神色慌张的走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要不是怕打扰露西的兴致,楚修早就将这些揪出来了。

    “楚少,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请您去个地方?”

    楚修寒声道:“你们是谁的人?”

    几个男子犹豫了一下才道:“朱蒂的人。”

    “朱蒂?”楚修眉头轻皱,“她找我干什么?”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只是负责查找楚少的踪迹,不过朱蒂小姐吩咐过,不让我们打扰你。”

    楚修冷笑了一声:“如果她有事找我,神医堂的大门开着,没必要这么鬼鬼祟祟的,还有,以后别再跟踪我了,我的脾气可没那么好。”

    说完转身往神医堂走去。

    有个男子想要叫住他,却被同伴拉了下来:“打扰楚少了,我们会将您的话传达给朱蒂小姐的。”

    既然不是歌本永亨的人,楚修也就懒得再管了,回屋洗了个澡正准备睡觉,却听见一阵敲门声。

    “楚少,是我,朱蒂,您还没睡下吧?”朱蒂的声音传了进来。

    楚修有些诧异,披上一件睡衣,拉开房门。

    娇小可人的朱蒂正站在门外,看见楚修的穿着时微微一怔,随后福身说道:“楚少。”

    “进来吧。”楚修见她这么晚还赶过来,知道她真的有话要说,让开位置让她进来。

    朱蒂犹豫了一下,踏进屋子,在桌子一旁站好,对楚修说道:“白天的事情给楚少添麻烦了,手下人不懂事,惊扰了您。”“没关系。”楚修坐下来,又示意她坐下,也不在乎自己袒露的胸膛,问道,“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