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现在的修为是虽然只有三层初阶,但真气凝练度很高,自身的身体强度也很强,即便和三层中阶的人硬刚也不会落下风,再加上自身使用出最强招式,而回鹘大意轻敌,此消彼长之下,这场战斗其实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嘭!”回鹘的身体在空中停止了0.5秒的时间,随即在楚修的拳头下朝着来时的方向倒飞而去,轰然撞在他之前所坐的石椅上。

    “轰隆!”巨大的石椅四分五裂,碎石朝着四面八方迸射出去。

    回鹘的身子砸在碎石中,楚修站在他的身侧,拳头砸进了他的脑袋中!

    “嚯!”四周那些看热闹的七星执事,在在这一刻惊得头皮发麻,纷纷站起身朝着楚修的方向看去。

    “怎么可能……”

    亚当眼睛瞪得如同铜铃,手指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惊骇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萝莉还在舔着棒棒糖,舌头伸在外面久久无法收回。

    厄瑞波斯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要看清对面的情形,但回鹘并没有像他想象的一样站起来,他眼角微微抖动这,拳头用力的攥了起来。

    暗杀者更是惊恐,紧紧的咬着牙关,眼中多了些血丝:“他……竟然真的杀死了回鹘!”

    幽冥老人虽然没有起身,但眼中流露的情绪同样复杂,她轻轻的哼了一声,缓缓闭上眼睛。

    这可是三层中阶的高手,明明比楚修高着一个小境界,却连撑过楚修一招的机会都没有,再想想隧道内发生的事情,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依然还是小瞧楚修,虽然他的实力的确像布鲁斯说的那样下降了,但并不代表着没有威胁力!

    “楚修……”梅兰·凯瑟琳看着缓缓站起身的楚修,脸上的喜色一闪而逝,再次变成了担忧。

    楚修一击杀掉回鹘,固然震惊全场,也让她大觉解气,但同时也惹下了更大的麻烦。

    这里可是七星执事的会议堂,楚修当着这么多七星执事的面杀人,已经不是触犯众怒的事情了,而是在挑衅整个骷髅会,如果在场的执事们放他离开,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在骷髅会里混下去?

    楚修缓缓站起身,拳头上的鲜血一滴滴掉落,像是砸在众人的心头一样,让他们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他的目光扫过一圈,见众人震惊的无话可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现在,我又给大家腾出一个七星执事的位置,你们是不是该感谢我一下?如果你们还不满意的话……”

    他的目光落在拉拉身上,脸上多了些狞色:“我还可以再帮你们腾出七个位置来,怎么样?”

    众人面色一僵,怒火上涌。

    现场除了梅兰·凯瑟琳,还有七个执事在,楚修的话什么意思大家一清二楚。

    将回鹘杀掉也就算了,他竟然还有将全场所有人都杀掉的想法,即便众人震惊于他的实力,却也觉得他疯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亚当冷冷的看着楚修,“当着我们的面杀掉七星执事,还敢在我们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不得不说,楚修,你很张狂,即便是我这一辈子遇到的人中,也从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人,但年轻气盛有时要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现在不要说加入骷髅会,你连活着走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拉拉,难道你要任由他这么闹下去?”幽冥老人冷哼一声,“是时候出动掌罚队了吧?骷髅会的威严,不容触犯!”

    拉拉神色凝重的看着楚修,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着楚修,谁能想象得到刚才还温文尔雅的男子,在爆发的时候,竟然会是这种疯狂,但想想他之前的战绩,这点也就不算什么了。

    她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触及楚修的底线,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在场所有人。虽然她也不相信他能做到就是了。但就算这份疯狂,也让她欣喜不已。

    拉拉不喜欢懦弱的人,所以当梅兰·凯瑟琳想通过她压制亚当的时候,她回应梅兰·凯瑟琳的是更大的绝望,而现在幽冥老人的作态,跟刚才梅兰·凯瑟琳的做法并没有不同。

    幽冥老人不想看楚修继续杀戮下去,却没有勇气自己冲出来,才会想到掌罚队。

    但即便楚修触动了组织原则,更是当场杀人,她也不会——不,是不能将他杀掉。

    “关于刚才解除梅兰·凯瑟琳七星执事的决定……”拉拉将目光从楚修身上收回来,落在其他人的身上,缓慢却坚定的道,“我不同意。”

    众执事脸上瞬间被惊骇所取代!

    无论是幽冥老人和复仇者,还是其他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拉拉,觉得她实在是疯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打算追究楚修杀人的事情,难道她要站在梅兰·凯瑟琳一边?难道他要无视骷髅会的规定……

    “拉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幽冥老人的脸也变了,愤怒的盯着拉拉。

    拉拉瞥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关于另一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提一下,就是刚才我所说的仲裁之间发生的事情。”

    “嘭!”幽冥老人一拍椅子,豁然起身:“你敢!”

    其他执事微惊,不明白幽冥老人为什么这么愤怒!他们看看复仇者,再看看与他们分道扬镳的梅兰·凯瑟琳,心中突然有股不妙的感觉。

    拉拉无视幽冥老人的举动,继续说道:“其实国王的真正身份,就是英伦帝国的第一侯爵——布鲁斯!”

    “啪!”幽冥老人背后的石椅,轰然破碎。

    几个执事身子一颤,如遭雷劈般定在原地。

    布鲁斯,就是十三仲裁之一?

    怎么会这样?众人缓缓将目光移到楚修身上,眼中尽是惊骇。

    无论是回鹘的死亡,还是拉拉的倒戈,在这时都显得不值一提,他们觉得这几年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全发生在了今天,而且一次比一次狠历!他们突然有了一丝:怪不得楚修这么张狂!

    连身为十三仲裁的布鲁斯都在他打的生死不知,狼狈逃窜,他又怎么会将他们这些执事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