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见过楚修与别人战斗的场面,每次遇到他的时候,他总是一身的伤,奄奄一息却吊着一口气,如果不是他本身惊人的回复能力,他早就死一百遍了。ω δwww..

    然而现在,她终于明白楚修所处的世界了。

    有些神奇,也很残忍!

    那些各种颜色的气体,那些强大的力量和惊人的对决,她只在电影中见过,但现在都真真切切的发生在她面前,而且伴随着生死!

    楚修以前一直在这样战斗吗,每一次都遇到强大的对手,又不得不去面对?

    苏秦不知道,甚至不知道楚修这次的结果会怎么样,她感觉自己的心第一次揪的这么厉害,即便面对那些束手无策的病人也没有这样的情况。

    她轻蹙眉头,缓缓将手摊开,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只希望楚修能平安的活下来,无论比赛输赢,但即便这一条,她也不清楚是否能实现……

    “结束了。”神秘人再次踏出脚步往外走去,接下来是单方面的虐杀,已经没有看的必要了。

    斯拉克的嘴角也不由露出一丝笑意。“你应该感谢布鲁斯大人的仁慈,他不让我杀你。”米特缓缓走向楚修,脸上带着嘲弄,“不过与你接下来将要受到的折磨相比,你更应该担心的是以后会受到布鲁斯大人什

    么样的惩罚,那才是最恐怖的!

    或许有一天,你会痛恨我今天没有杀掉你!”

    “我会不会后悔不知道,但相信你很快就会后悔了。”楚修咳出一口血,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缓缓站起身,周身的气势开始暴涨!

    瞬间,宗境三层高阶!

    米特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看向楚修的左手:“怎么,终于要用自己的底牌了?”

    之前楚修杀掉浮多比亚的那一招让米特也很心惊,楚修似乎有储存真气的方法,将大量的真气聚于一点,然后强势的爆发出来,达到惊人的伤害效果。

    现在,米特觉得他终于要用这一招了。

    “虽然威力确实很强,但你真的觉得凭这招就能打败我?”米特周身的真气也开始凝聚,“等这招过后,你就彻底成了废人了!”

    “底牌的运用方式也有很多种,你真的觉得我会这么无谋?”三层高阶之后,楚修的真气还在暴涨着,朝着三层的巅峰冲击。

    米特的脸上终于多了些凝重。

    楚修凝聚真气的方式,就是死僵蛊母蛊!

    利用两次死僵蛊之后,他的身体已经对死僵蛊产生了抗性,想要再次大幅度提升实力根本不可能,而为了应付突发的状况,他只能将主意打在母蛊的身上。

    死僵蛊的母蛊千金难求,即便是楚修也只有两只,而这次的战斗之后,没有两三年的时间,他根本培育不出母蛊来。

    但这次加入骷髅会的机会是他花数月的时间和多次生死才换来的,他绝不会放弃。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选择牺牲母蛊。

    而母蛊与普通的死僵蛊唯一的不同就是,它能储存真气,而且是大量的真气。

    死僵蛊靠真气为生,能吞噬真气的同时也能释放真气,母蛊在这方面更胜一筹。

    每一个母蛊,能储存楚修体内真气三倍的数量,这些真气凝聚在母蛊小小的身体内,如果一次性爆发出来,威力可想而知。这就是浮多比亚被楚修一拳轰杀的原因。

    但同样的招式对米特是没用的,因为楚修没把握一击必杀,如果没给米特造成致命的伤害,那么死的就是他了。

    所有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将母蛊内储存的真气输入他的体内。

    但这种方式同样危险至极!

    “轰!”

    楚修的实力,已经攀升到了三层巅峰!

    他的周身慢慢变得通红,连空气都氤氲了起来,这是高温造成的效果。

    正往外走的神秘人脚步一顿,低头朝下看去。“还真是疯狂啊。”路易十七呵呵的笑了起来,“每个人的实力都是循序渐进的,这不仅与真气有关,也与个人的身体强度有关,如果他的身体无法容纳三层巅峰的真气,很

    可能爆体而亡。”“不过为了对付四层的高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见楚修的实力还在提升着,但周身的皮肤已经开始裂开,罗拉维亚皱眉道,“他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了,继续增加真气

    的话不用米特出手,他就会完蛋。”

    米特也发现了这种情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然而楚修并没有就此罢手的打算!

    气势依然在暴涨着,一条条深深的伤痕在他全身密布,殷红的血肉让人触目惊心。

    他的真气已经完全变成了绿色,在周身之外也弥漫开来,如同溢出的水流一般。

    “啪!”

    在某一刻,一个大拇指大小的虫子掉在地上,缓缓化成粉末消失。

    楚修身上的气势戛然而止,停在三层巅峰。

    米特眼睛眯了眯,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三层巅峰?呵呵,与刚才有什么区别?”

    “等会你就知道了!”楚修拳头一握,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一股战斗欲充斥心头,身体微微一侧,轰然冲了出去!

    霸王拳!

    “嘭!”米特依然是轻飘飘的一掌拍来,但整个身体瞬间被锤飞,双脚贴着地面飞了出去。

    他眉头一皱,真气在身后喷出,强行停下身子,诧异的看向楚修。

    楚修也不说话,双臂见绿龙咆哮而出,再次横冲而起。

    他所过之处,热浪侵袭,火焰腾空。

    与米特相比,他对真气的控制简直能用“败家”来形容,随处倾斜而出的真气不断的消耗这他体内的存量,但他无动于衷,依然狂暴的挥洒着真气!

    米特冷笑一声:“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他双手在身前一扫,一道橙色的系带在周身形成,而后朝着楚修冲了过去。

    “还真是浪费啊。”亚当笑道。

    “他的身体控制不住这些真气,浪费也是正常的。”波塞冬道,“而且这些真气也不属于本身的力量,留着也提升不了实力。”

    “至少能在米特手下多撑一些时间。”“多撑一些时间又如何?”复仇者冷哼一声,“最后的下场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