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听见楚修的声音,米特的内心猛然一沉,不可置信的道,“为什么你没死!”

    然而让布克莫德等人更加绝望的是,米特说这话的时候,是背对着楚修的。

    “你以为我那几根银针刺入你体内只是为了送杀生盅?”楚修冷笑道,“从你带着玩弄的心思上台的那一瞬间,就代表着你已经输了!”

    螟灵虫,能伤害人的神经,让人产生幻觉,意识瘫痪。

    这才是楚修的真正底牌!

    如果不是米特大意,楚修怎么可能轻易的将这种虫子送到他体内?而杀生盅,不过是转移他注意力的东西而已。

    而这种蛊盅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受人控制,只能由它们自己慢慢的钻进人的大脑,吞噬人的脑髓。

    要是它们再晚一点发挥作用,那现在死的就是楚修了。

    只是,到底还是他赢了。

    “不可能!”米特在全身的抓了起来,但他找遍全身也没找到任何虫子的存在,不由大怒,瞪着楚修吼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哈哈,太天真了!老子照样能杀了你!”

    说完双手猛然舞动起来,一道道真气朝四面八方挥去。

    “哈哈,看不到你又如何?老子照样能将你杀死!”

    楚修站着不动,脸上笑意不减,任由一个个刀刃在自己身边飞过。

    整个看台一片沉寂,半天之后,米特手中已经没有刀刃外放了,然而他的手臂还在胡乱的挥舞着。

    “米特先生……”布克莫德惊得头皮发麻!

    “怎么,难道他还没死吗?”米特咬牙切齿道,“那这一招又如何!”

    他双臂夹在胸侧,朝天怒吼,似乎要将全身的真气都外放出去一样。

    然而周围没有任何的波动!

    楚修缓缓朝着米特走了过去!

    似乎听见了脚步声,米特慌乱了起来,双手再次胡乱舞动起来:“滚蛋!楚修,有本事就堂堂正正就大战一场,使用这些玩意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跟我正面打!”

    楚修停在他的面前,微微摇摇头,眼中渐渐被冷意取代:“想要对罗莉说的那些话,还是你下去自己说吧,不过你放心,布鲁斯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们。”

    “认输!我们认输!”布克莫德脸色大变,慌忙举手说道。

    米特怒吼着:“楚修!”

    “噗嗤!”楚修的手直接穿透了米特的胸口,抓住他的心脏,狠狠的一握!

    “楚修!你敢!”布克莫德怒吼着。

    “呃——”米特神色一僵,张着嘴无声的叫了起来,他伸手似乎想要抓住楚修,但刚举到半空,身子就直直的栽了下去。

    “噗通!”

    众人心头齐齐一颤!

    任谁也想不到,死的不是楚修,竟然是米特,然而更让他们觉得压抑和胆寒的是米特死的方式,一个堂堂四层高手,死的不明不白、如此诡异!

    楚修的手段,是何等的恐怖?众人再看向楚修的时候,眼中已经多了些畏惧!

    “不愧是将布鲁斯整的狼狈不堪的人!”波塞冬嘿嘿的笑了起来,看向暗杀者和幽冥老人,“两位觉得呢!”

    暗杀者已经彻底愣住了,眼中尽是愤怒和惊恐,这一局输了没什么,关键是米特死了!这可是宗境四层的高手!

    他们怎么向布鲁斯交代?暗杀者牙关紧咬,手指轻轻颤抖了起来。

    幽冥老人脸色同样难堪,谁又能想得到,刚才还是一片大好的形式,转眼间就斗转急下,最后反而米特被人捏爆了心脏!

    她不担心怎么向布鲁斯交代,而更担心楚修这个人!

    布鲁斯一心想要自己动手报复楚修,但要是再给楚修一段时间,他们还能杀掉他吗?谁又能保证以后不是楚修反过来虐杀他们?

    幽冥老人目光波动,面色如水。这才是他们最该考虑的问题!

    梅兰·凯瑟琳惊愕了好一会儿,微微闭上眼,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果然,这个小男人又创造了一次奇迹!”她缓缓往后退开,重新坐到椅子上。

    揪心过后的喜悦,更让她食髓知味!

    “普拉修斯大人?”斯拉克看向普拉修斯,见他眉头紧皱,担忧的问了一声。

    普拉修斯没有回应他 ,目光落在下方的楚修身上,透露着一股杀意。

    神秘人和罗拉维亚转过身,缓缓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路易十七呵呵的笑了起来:“倒是没折了我的面子。”

    “看出他用了什么方法吗?”神秘人问道。

    “不清楚,应该是一种能让人神经混乱的蛊盅。”罗拉维亚说道,“不过从米特到现在才爆发开来,这种蛊盅的限制性很大。”

    “但他还是杀了米特。也就是他也有杀掉我们的实力。”路易十七嘿嘿的笑着,“有这样一个麻烦在,该够布鲁斯麻烦了吧?”

    “那也未必,还有一个人呢。”神秘人看着布克莫德身后的雪儿说道,“楚修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了,未必能在第三局中活下来!”

    “能不能活下来,还要看两位怎么抉择。”路易十七笑道。

    “怎么,你不出手?”

    “有两位在,又何须我出手?”

    “哼!”

    “楚修!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布克莫德浑身颤抖,眼睛猩红,一想起布鲁斯的愤怒他就不寒而栗,恨不得将楚修撕了!

    “雪伦姬!杀了他!”他转头看向雪儿,咬牙切齿的道。

    雪儿从头至尾都在看着楚修,脸上没有半点的波动,但眼里却有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担忧,听见布克莫德的话,她怔了半天才断断续续的道:“我……不杀……哥……哥。”

    布克莫德一愣,脸色更加阴沉,快步只走到雪儿身边,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朝楚修扔了过去。

    楚修眉头轻皱,正要接下雪儿,却见她周身泛起一道无色光波,缓缓落在了圆台上。

    他停下脚步,对雪儿笑了笑:“呦,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雪儿盯着楚修身上的血,张了半天嘴才说道:“受……伤了……”

    “雪伦姬!杀了他!”布克莫德大怒,“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怎么是个小孩,这才多大,也就六七岁吧,怎么能比赛?”看台上有人不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