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丽伸手将男子推开:“卢登,你干什么!”

    “怎么了!我跟你一样,在和国际友人打好关系啊,你们说是不是!”卢登对周围的人说道。

    一群男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有人对苏丽道:“怎么,你看上这个小白脸了,嘿嘿,小心你们家卢登吃醋!”

    “这地方可比之前更偏,要是卢登将人赶下去,那这小子就彻底绝望了!”

    “哈哈,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倒是想见识一下。”

    “我跟卢登有什么关系!”苏丽白了众人一眼,又对楚修说道,“你放心吧,他们要是敢将你赶下去,我也下去陪你!”

    卢登脸色更加难看,瞪着楚修道:“小子,你倒是说句话啊,还是说你们华夏人都是一群怂货,只会让女人帮着出头?”

    楚修眉头微皱,他自然清楚卢登不过是想挑起自己怒火,从而找机会将自己赶下车而已。

    不过他懒得跟这种人计较,所以才不想理会,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识抬举。

    “卢登,你太过分了!”苏丽站起身,拉住卢登怒声说道,“人家不过搭个顺风车而已,你何必这样咄咄逼人?”

    “滚蛋!”卢登一撑胳膊,直接将苏丽拉了个踉跄,摔倒在旁边的座位上。

    “卢登,你干什么!”跟苏丽坐在一起的女子连忙过去扶她,同时愤怒的瞪着卢登。

    楚修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卢登脸色微变,但随即冷哼了一声,指着苏丽说道:“古德尔不在,这里一切听我的!你也是,索菲亚,不要以为古德尔喜欢你我就怕你!真把我惹急了将你们一块扔到这

    !”

    “你敢!”索菲亚银牙紧咬,恨恨的瞪着他。

    似乎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车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你很想见识一下华夏功夫?”正在这时,楚修平静的声音传了出来。

    卢登皱眉,扭头看向楚修,却见楚修绕过他走到苏丽身边,朝苏丽伸出了手。

    苏丽和索菲亚都是一怔。

    不过苏丽还是下意识的伸出了手,任由楚修将她拉了起来。

    卢登脸色一沉,二话不说一脚朝着楚修踹了过去。

    “啊!小心!”索菲亚惊呼道。

    四周的人也是大惊,纷纷叫出声来。

    然而还没等卢登的脚落在楚修身上,他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后排的座位上!

    “啊!”一阵惨叫声从他嘴里发了出来。

    索菲亚和苏丽看的目瞪口呆,愕然的看着楚修。

    因为楚修从来没动过,手还在牵着苏丽的手,甚至没转过身。

    然而卢登却莫名其妙的飞了出去。

    苏丽眼冒精光,惊喜的看着楚修,像是见到了外星人一样。

    索菲亚也捂着嘴,眼波荡漾。

    “都他妈站着干什么,给我打!”卢登爬起来,朝着四周的男子怒吼道。

    说完一脚踹了过来:“操你……”

    楚修转过身,伸手轻轻一甩,卢登再次飞了出去。

    其他几个男子面面相觑,终究还是不敢看着卢登一个人倒霉,纷纷叫着冲了上来。

    楚修手臂快速的挥舞起来,在几个人身上连点,冲来的几人直接一头栽倒下去,躺在地上打起滚来,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苏丽等人不明所以,低头看去才发现这群男子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扭曲,全身都在抽搐着,显然并不是高兴的原因。

    卢登看的心头直跳,惊恐的看了楚修一眼:“你这是什么妖法?”

    楚修屈指一弹,一道银针直接刺入卢登的体内!

    “啊!”卢登惨叫了一声,随即躺在座位上大笑了起来。

    五官同样扭曲,眼睛瞪得如同铜铃。

    楚修懒得再理会他们,重新回到座位上。

    “他们没事吧?”苏丽走过来担忧的问道,“其实我没关系的,要是……”“没事,只是点中了笑穴而已。”楚修伸手指着苏丽腋下京门穴和至室穴之间,笑着说道,“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而且这种方式对他们的身体有好处,能够挥发体内的压抑。

    ”

    “真的?”苏丽松了口气,既然确认卢登等人没事,她也就不再在意了,也觉得该让这些人受些惩罚才对。

    不过她更好奇楚修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也不管索菲亚了,快步走到楚修身边道:“你坐里边。”

    见楚修往里面挪了,苏丽在他身边坐下来,连忙问道:“刚才的事情,你怎么做到的?那个不用动就能让卢登飞出去的,还有让他们这样大笑的。”

    “姑奶奶,你倒是求求他放过我们啊!”地上的几人欲哭无泪,依然哈哈大笑着。

    “你真要学?”

    苏丽一愣:“我没说要学啊……能学吗?”

    “可以啊。当然,你说的第一个没办法。”楚修笑着伸手点在苏丽的腋下,“这里就行。”

    被楚修指着的地方有些发痒,苏丽脸色微红,但还是好奇的问道:“按住这里就可以了。”

    “你试试。”楚修牵起苏丽的手,将她的食指和中指按压在穴位上,轻轻的按了按。

    苏丽不由自主的大笑了起来,连忙挣开手:“好痛!”

    “认准这个学位,以后有那个男人招惹你的话,不用对他们客气。”话是这样说,但楚修并没有松开苏丽的手,又掰着她的手指在她身上的其他部位摸索了起来。

    索菲亚初时还有些好奇,但很快意识到楚修在占苏丽的便宜,冷冷的哼了一声,走回自己的座位。

    卢登更是恼火,索菲亚已经被古德尔内定了,这里的女孩中也只有苏丽合他的胃口,本想着今晚好好玩一下,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看着楚修把弄苏丽的手,而苏丽一脸娇羞却没有挣脱的意思,他气得浑身发抖!

    “咳咳——”一口气岔开,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差点没咳出血来!

    “到地方了。”大巴缓缓停了下来,索菲亚瞪了楚修一眼,拉起苏丽说道,“可以放了他们了吧?”

    苏丽瞥了卢登几人一眼,见他们脸色铁青,五官已经扭到了一起,虽然还在大笑着,但笑容比哭还要难看,不由面露同情,同样看向楚修。

    楚修点点头,走到几人身边,将几人体内的银针取出来。

    车内的大笑声戛然而止。恢复正常的几人慌忙往后爬去,看着楚修的目光就像是看魔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