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展示了强大实力的楚修会落败吗?大部分人自然不觉得会,但妮可等人却不同。关于阿彪的传说,妮可听说过很多,也见过很多,而从今天楚修不将子弹放在眼里的情形看,阿彪不畏惧子弹的说法也未必是假的,这样的话,他就跟楚修站在同一个层

    次了。

    那样的话,谁输谁赢还真说不准。要是之前,妮可肯定希望楚修输,但谁又能想到整出这么大动乱的竟然是亚尔维斯,更让妮可不能接受的是,明明这家伙才是最*oss,却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带进房间

    ,一句阻止的话都没有。

    想想之前她暗暗骂楚修的话,现在想起来,亚尔维斯才是最无耻最不要脸的那个,跟他比起来,楚修简直好上一千倍!

    妮可暗暗咬着牙,却担忧的看着楚修,希望他能再创奇迹,将阿彪也给干倒!

    听过妮可夸赞阿彪的艾薇儿和蜜露雅德同样有这样的担心。

    而且事情闹得越来越大、越来越乱,作为他们唯一的强心剂,谁也不希望楚修出什么问题。

    “呼!”

    人未到,风呼啸而来!

    阿彪庞大的身躯,紧接而至,斗大的拳头朝着楚修的头狠狠砸下。

    在众人提心吊胆的目光中,楚修不慌不忙的挥出了一拳。

    这一拳就像小孩子闹家家一样,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数十载的人一样无力,让那些原本对楚修有很多希望也大惊失色,恨不得跑过去将楚修胖揍一顿。

    这个时候还敢轻敌,是闹哪样?

    “完了……”有绝望的喊道。

    然而他的声音未落,整个大厅如同爆炸一般,瞬间被巨大的强大的风吞没。

    “轰!”

    以楚修为中心,四周的桌子和沙发猛然撕裂开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快速朝四周蔓延开去!

    阿彪的身体在空中停滞了一秒,而后如同出膛炮弹一般,轰然朝后飞了出去,直直的掠过亚尔维斯身边,砸到他面前的电梯上!

    “嗙当!”

    整个铁门都凹进去三分,巨大的响动盖过了大厅内的玻璃碎裂声。

    亚尔维斯脚步一顿,眉头缓缓皱了起来。

    阿彪的胸口上,多了一个碗大的洞口,洞口四周已经焦了,一股臭味散发出来。

    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亚尔维斯眼角抽搐,心中生出一股寒意。

    他没想到阿彪连阻挡楚修几秒的本事都没有!

    大厅内同样鸦雀无声,虽然觉得楚修有很大的可能胜出,但没人能想到他会赢得这么干脆利落,也没想到他那轻飘飘的一拳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将整个大厅都毁了!

    如果这风再强一些,他们能活下来吗?众人心有戚戚,再看向楚修的时候已经没了直视他目光的勇气了。

    “咕嘟——”有个还没扔下枪的蒙面人吞了口口水,慌忙将手里的枪扔到地上,再没了一丝反抗的心思!

    楚修缓缓走向亚尔维斯。

    “楚先生!”洛基斯开口道,“小儿无知……”

    “洛基斯先生。”一直看戏的亚特兰却在此时发话了,望向洛基斯的目光尽是阴沉。

    洛基斯脸色一变,神色中多了几分挣扎,但终究还是没敢再阻止楚修。

    亚尔维斯在这时候出手,而且目标还是回魂珠,这已经算是对骷髅会挑衅了,如果他保下亚尔维斯的话,除非做好了将自己和整个家族事业也搭进去的准备。

    可是……那样同样于事无补。

    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杀?洛基斯嘴唇都咬青了,额头汗珠密布。

    亚尔维斯转过身,看到是楚修冰冷的眼神。

    他又看向洛基斯,看到却是他满脸挣扎之色。

    “嘿嘿!嘿嘿嘿嘿!”亚尔维斯神经质的笑了起来,直到楚修走到他的面前,他才停下来,目光阴沉的道:“如果我说用钱买下这一切,你是不是不同意?”

    “那还用说吗?”楚修冷笑一声,一道刀芒瞬间飞出!

    “楚先生!”洛基斯终究还是没忍住,快步冲了过去。

    亚尔维斯的一条胳膊飞出,他的身体也被狠狠的撞了出去,跌落在阿彪身旁。

    “啊!”凄惨的叫声从亚尔维斯嘴里发出。

    洛基斯快步跑了过去,见亚尔维斯的右臂已经被连根斩断了,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伤势。

    他暗暗松了口气,至少命保住了。

    “你应该庆幸你父亲没参与进来。”楚修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往回走去。

    亚尔维斯依旧大吼大叫着,望向楚修的目光充满了怨恨。

    洛基斯叹了口气,神色复杂,他明白楚修的意思,如果今天的事情他也参与进去了,那他们父子没一个能活下来。而楚修之所以不杀亚尔维斯,固然有他的原因在,但更多的是不想被人利用吧?洛基斯惨淡一笑,这才明白楚修能够在这种年纪做到七星执事的位置,并非只有武力那么

    简单,而即便聪慧如亚尔维斯,如果想继续跟他斗下去,也只会将家族拖进无尽深渊。

    看来,有必要将他雪藏起来了。洛基斯看着亚尔维斯眼中的怨恨,暗道,而且这算是对在场的人有个交代。

    楚修重新走进大厅,目光横扫全场。

    落到福瑞斯等人身上时,几人浑身一颤,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胖子更是一屁股跌倒了地上,满脸恐惧之色。

    他们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当楚修的目光转移到泛亚身上时,泛亚不自然的扭过头,甚至连跟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楚修收回目光,对亚特兰说道:“侯爵,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楚修只切掉了亚尔维斯的胳膊而饶了他一条性命的时候,亚特兰看向楚修的目光就不一样了,此刻也略显恭敬的点头道:“我明白了,逍……楚先生可以先带人离开,我会

    为您打点好一切的。”

    楚修点点头,对洛洛薇儿和柳岩示意了一下,朝着电梯走去。

    索菲亚见他临走前也没看她一眼,眼中多了些失望。

    “索菲亚,你没事吧?”罗达快步走了过来。

    索菲亚轻轻摇头,目光却没从楚修身上移开。

    罗达同样看向楚修,暗暗摇了摇头。

    无论索菲亚之前是怎么看楚修的,现在只怕都是一种心思了。

    只是这种心思会有什么结果呢?罗达叹了口气,索菲亚和楚修之间的差距,根本不是他能弥补的。“我们怎么离开,下面爆炸了。”洛洛薇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