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尔维斯想怎么离开,我们就怎么离开。”

    洛洛薇儿恍然,楼顶肯定有直升机。

    “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我以为你会杀了那个闹事的小子呢。”柳岩美眸落在楚修身上,笑着说道。

    “一个小人物而已,杀与不杀有什么关系?”楚修无所谓的道。

    柳岩切了一声:“你真当我傻啊,猜不透你的真实想法?”

    楚修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他的确不在乎亚尔维斯的身份,也不在乎会不会得罪洛基斯和他背后的仲裁“圣母”,不过亚尔维斯所说的那个扎克却让楚修明白,这件事背后还有其他的大人物。

    这人物是谁不难猜。

    扎克是七星执事,应该就是复仇者和幽冥老人中的一个,他搞出这么一出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将圣母也扯进他们的恩怨之中。楚修得罪布鲁斯没什么,但更严重的是他还得罪了普拉修斯,虽然路易十七三个仲裁让普拉修斯颇为忌惮,不好明目张胆的对楚修下手,但要是再加入个仲裁的话,这种

    平衡就很容易被打破了,那时候楚修要应付将不止布鲁斯,还有普拉修斯的疯狂打击。

    这才是扎克的真正目的。

    楚修还没愚蠢到一头往他们陷阱里栽的地步。

    ……

    “怎么样?”酒店对面的一所大楼里,扎克见一人推门走进来,问道。

    那人摇了摇头:“失败了,楚修既没有受伤,也没有杀亚尔维斯。”

    扎克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扭头去看狼烟滚滚的酒店:“还真是小瞧他了!”

    “现在怎么办?要继续出手吗?”

    “不必。”扎克披起大衣,快步往外走去,“这次的事情本也是随手为之,既然没效果那就算了。我们去和布鲁斯大人会和吧。”

    “不过这次的事情应该会得罪洛基斯和圣母,会不会……”

    “放心吧,圣母即便不爽又如何,难道还能拿我们怎么着?”话虽这么说,但扎克的脸依然阴沉,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样下去的话,他们的形势就更加危急了。

    如果他们安然无恙的话,这些人自然无动于衷,如果他们再遇到什么麻烦的话,他们会不会落井下石就不好说了。

    而洛亚意国的事情,就是关键!扎克这样想着,脚步又快了几分。

    ……

    直升机直接在庄园里停下来,楚修将酒店的事情抛到脑后,回屋睡觉。

    但刚走到房间门口,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房门紧闭着,似乎没有任何的异常。

    楚修只是顿了一下便重新抬起脚步,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唰!”一道风直接朝着他的脑袋袭来。

    楚修微微侧头,躲开脚踢,同时伸手一捞直接将想要扯开的脚抓在手里,用力一扯!

    一声娇哼声响起,两片雪白色手掌同时拍了过来。

    楚修右手一带,直接将两只手夹在腋下,整个身体向来人压了过去,直接将她压在了墙上。

    “秦旭姐?”看清怀中人的相貌,楚修一愣,连忙将快要冲出体外的真气收回来。

    “臭小子,功夫这么厉害了。”秦旭轻哼一声,甩了甩胳膊,“松开我。”

    楚修连忙退开。

    秦旭伸手打开灯,见楚修正盯着自己的手看,想起他的左手刚才抓住的正是自己的大腿,脸色微红:“小色狼,占便宜的本事也大涨啊。”

    楚修笑了笑,将手放下:“秦旭姐怎么有空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们把我忘了呢。”

    “之前的确是忘了,不过您现在已经贵为骷髅会七星执事了,我们得赶紧过来巴结。”秦旭坐到桌子前,自顾自的倒水喝。

    “得了吧。”楚修笑道,“苏谷主又有什么吩咐?”

    “没有,只是过来交换一下信息。”秦旭环顾一周,“这庄园不错,怎么,这个七星执事当的很滋润吧?”

    “刚才还差点被人从楼上炸下来呢,你要是想来的话送给你也行。”

    秦旭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也没多大的事情。”楚修摆摆手,将之前的事情简单的讲了一遍,又将黑匣子放到秦旭面前:“那,这个就是骷髅会的秘密之一。”

    秦旭拿着回魂珠看了很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又放了回去:“我拿回去给谷主看看。”

    楚修点头,又道:“这次的会议虽然有很多的七星执事、仲裁楼面,但大多都是用的代号,具体的身份依然不清楚,大仲裁分别是普拉修斯和木菲特,仲裁有……”

    他将之前出现的人物代号、化妆的样子、性格等告诉秦旭,让他们进行排查。

    交换完信息后,秦旭沉闷了少许才道:“你可以回国了。”

    “哦?”楚修眉头一挑。

    “交给你的任务你已经完成了,神医堂发展的也不错,不仅龙牙,政府也有很多部门是支持你,想通过你来宣扬华夏文化,运作起来阻力减小了很多。”

    “王家呢?这可是绕不过去的坎。”

    “他们现在自顾不暇……”秦旭说完一顿。

    楚修诧异的看着她:“怎么了?”

    “白家出了点事。”秦旭不顾苏旭的命令,还是告诉了楚修,“不过我们在注意着,有什么问题会及时解决的。”

    楚修眉头微微皱起。

    “洛亚意国的事情还没解决,那里的形式已经刻不容缓了,谷主想先让你过去。”秦旭道,“不过如果你担心白家的话,可以先回去一趟。”

    “既然你说没有多大的问题,那我就先不回去了。”楚修笑着说道,“我相信你。”

    秦旭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谢谢。”

    “对了,谷主还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你。”

    “什么?”

    秦旭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来,放到楚修面前。楚修拿起来,见上面写着一行字:凡物之精,比则为生,下生五谷,上为列星;流于天地之间,谓之鬼神;藏于胸中,谓之圣人;是故名气。杲乎如登于天,杳乎如入于

    渊,淖乎如在于海,卒乎如在于屺。

    楚修不由愣然:“这是什么?”

    “我也不明白。”秦旭耸耸肩,“谷主只让我将它交给你,可没有让我给你解释的意思。”

    楚修微微凝眉,脸上多了些凝重。苏旭自然不会无聊的告诉自己什么人生道理,想起他当初随手引导自己如宗境时的场景,楚修低头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