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楚修笑着说道,“来旅游。”

    “哦,我们也是的。”陈秋萍嬉笑道,“不过我们可没你这么狼狈,我男朋友是蒙罕维和部队里的医生,所以我们出来玩还有车呢。”马谨言脸上多了些得意的笑容,不屑的瞥了楚修一眼:“幸好你遇到了我们,要不然到天黑也走不到迪卡内录斯,要我说啊,穷游还得在国内才方便些,出来跟找死有什么

    区别?”

    听他明嘲暗讽的,楚修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在意。

    他倒是明白马谨言的心思,正跟两个美女单独相处呢,突然多了个电灯泡,是个男人都会不爽吧?不过只要不太过分,楚修自然不会去跟他一般见识。

    “瞎说什么呢!”陈秋萍拍了马谨言一巴掌,笑着对楚修说道,“你别在意,他开了一天车了,心情有些糟糕。”马谨言似乎对突然冒出来的楚修相当不爽,丝毫没有谨言慎行的意思,继续说道:“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他这样子难道不是穷游?再说谁没事会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

    方游玩?肯定是没钱!”

    楚修眉头微蹙。

    “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陈秋萍明显生气了,瞪着马谨言说道,“大家都是一个国家的,坐坐你的车怎么了?”

    “我又不是让他下车,只不过说两句实话而已。”马谨言朝楚修示意了一下,“你看,人家都没在意,你急什么?”

    “你!”

    “你是学生?”丁琳忍着痛呢,原本不想说话,但看前面的两人这样子皱了皱眉,主动跟楚修攀谈起来,“听说北边的斯坦尼亚正在打仗呢,你可别过去。”马谨言的行为虽然令人不爽,但两个女孩却都善良,楚修也懒得因为他一个人破坏了两个女孩的心情,笑着说道:“我不去斯坦尼亚,不过这里也不太平,你们还是尽早离

    开吧。”

    马谨言听见这句话乐了起来:“这话还是第一次听说,我这个维和部队的人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了?”

    丁琳瞪了他一眼,脸上多了些担忧:“你听谁说这里不安定的?”

    四周有很多战乱国,如果楚修说的是真的,那他们还真不敢在这里呆。“你别听他胡说八道!”马谨言见了丁琳的反应,顿时急了,“我在这里两年了也没见这里发生过动乱。你放心吧,等到了迪卡内录斯找个医院就能治好你的病,我保证你们

    不虚此行。”

    对他来说,这次旅行可是享尽齐人之福的大好机会,他怎么会放任两个女孩离开。

    说完又狠狠的瞪了楚修一眼:“你再乱说别怪我将你赶下去!”

    陈秋萍眉头紧紧锁了起来。

    楚修暗暗冷笑,突然改了个话题:“你不是医生吗,怎么治不好她的病?”

    马谨言一愣,随即冷哼道:“站着说话不腰疼,这里半点设备都没有,我连她什么病都不知道,怎么治?”

    楚修摇了摇头,指着正前方说道:“到了,把我放下来就好。”

    “吱呀——”马谨言没有任何挽留的心思,直接刹住了车。

    楚修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瓶子来,递给丁琳:“你得的是暹罗硬虫急病,沙漠里很常见的病情,吃了这个药丸就好了。”

    说完不待马谨言说话,又凑到陈秋萍耳边说了句话,之后便推开车门跳下,头也不回的往城内走去。

    “丁琳,你别听这小子胡说八道,他懂个屁,等会我带你去医院。”说完又问陈秋萍,“他跟你说了什么?”

    陈秋萍脸色微红,摇摇头道:“没什么,赶紧开车吧。”

    马谨言却不信:“这小子肯定说不了好话,嘿,这种人就不该带他,让他一步步走过来!”

    “好了好了,赶紧走吧。人家坐个车而已,看把你招惹的。”陈秋萍觉得心里有些堵得慌,连忙催促道。

    楚修走了,马谨言心里的不爽也就散了,见陈秋萍真要生气也不敢还嘴,连忙发动车子。

    丁琳看了看手中的药丸,终究还是不敢随意尝试,放进了包里。

    进了医院做了一通检测之后,医生终于给出了病因:“这是暹罗硬虫急病,没来过沙漠的人都容易得,没关系,输两天液,吃半个月的药就好了。”

    马谨言三人顿时愣住了。

    “医生,您说她是什么病?”

    “暹罗硬虫急症啊?怎么,没听说过?放心吧,不是什么大病……”

    没有听医生的唠叨,丁琳和陈秋萍面面相觑,眼中多了些惊骇。

    马谨言则脸色铁青。

    “医生,这个病能直接看出来吗?”丁琳狐疑的问道。

    “一般的医生嘛,通过查看病人的体征倒是能推出来,有些经验非常丰富的说不定看几眼就知道了,不过我让你们做这么多的检查可不是坑你们,而是对你们负责……”

    丁琳和陈秋萍更是愕然,这么说,楚修就是那个经验非常丰富的医生了?

    马谨言脸色更加难看,恨不得一脚踹飞面前的医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连一半的医术都不如?

    “医生,我们休息一下,明天过来。”丁琳起身拉着陈秋萍往外走。

    “哦,也好也好,记住,一定要过来,这病虽然不重,但老拖着也不好。”医生连忙道。

    三人往外走,陈秋萍说道:“你想试试楚修给的药?”

    丁琳点点头:“住院太耽搁时间了。”

    “不行不行!一个陌生人给的药怎么能吃!”马谨言顿时急了,“谁知道这药丸有没有毒?”

    陈秋萍没好气的道:“同样是华夏人,而且我们跟他又没仇,他害我们干什么。再说了,要是你能早看出这病,又有办法治疗,琳琳又何必受这么多的苦?”

    马谨言神色一噎,脸上尽是尴尬。

    “还有,这两天我照顾琳琳,就跟她一起睡了,你自己睡吧。”说完拉着丁琳往车上走去。

    马谨言愣了愣,脸色阴沉至极:妈的,两个没吃着也就罢了,一个也没戏了?

    “那个叫楚修的跟你说了什么?”丁琳觉得陈秋萍有些异常,诧异的问道。

    陈秋萍犹豫了一下,脸色微红的道:“他说这里气候干燥,尽量少做剧烈运动,要不然容易衰老。”“噗嗤!”丁琳再也忍不住了,捂嘴轻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