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普拉修斯站起身,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即便布鲁斯不出手,他也不会放过楚修,不过不用他出手的话,倒也省了不少麻烦。

    毕竟作为大仲裁去欺负一个新进执事,说出去总不好听。

    “倒是便宜了这小子!”斯拉克轻哼一声,“如果落在我手里,他肯定会更惨!”

    “没关系,他不是还有些残余势力吗?全部毁掉就是了。”普拉修斯轻哼一声,“总得让某些人明白,得罪我们究竟是什么代价。”

    斯拉克神色一喜:“好的,大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一个!”

    “嗯,我们已经收敛太长时间了,长到某些人都忘记了我们的恐怖!”

    ……

    “看来没什么戏剧性变化了。”路易十七皱着眉头,“布鲁斯终究赌对了,楚修到底还是不如沙托鲁啊。”

    “真是可惜啊。难得走到这一步。”亚当摇头道。

    “成王败寇历来如此。”路易十七苦笑一声,“原本还以为他会对布鲁斯等人的势力造成一些冲击,但也只能到这种地步了。”

    “楚修若是死了,他手下那些势力肯定也没办法置身事外,我们要不要想办法收拢起来?”

    “不必,弊大于利。”路易十七对楚修和他的势力即将迎来的遭遇没有任何的同情,“有些人想要泄愤,有些人想要杀鸡儆猴,收服他们的代价太大,不值得。”

    “我明白了。”

    ……

    龙谷。

    房间内再次沉默了下来,苏旭眉头紧锁,盯着沙托鲁的目光阴沉如水。

    楚天河神色虽然依然算的上冷静,但从他紧攥的拳头就能看出他的紧张。

    “谷主……有什么办法能救楚修吗?”秦旭身心颤抖的道。

    “二十分钟,只要他能再坚持二十分钟就好。”苏旭拧眉道。

    “可是……”明眼人都懒得出来,不要说二十分钟,楚修连十分钟都未必撑得下去。

    苏旭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显然低估了沙托鲁,也没想到庄十三会用军队攻击。

    如果楚修的真气充足,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战场上

    真气依然快速的治疗着楚修的身体,真气也在大量消耗着。

    楚修只是让伤口恢复到能够活动就好,不愿多浪费真气,但即便如此,他体内的真气也更少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没在乎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冷冷的注视着走来的沙托鲁。

    “现在你还有什么方法逃脱吗?”沙托鲁同样冷目相视。

    “看来真是终究不足啊,还以为能继续战斗一段时间,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了。”楚修抬起手,视线落在掌心中。

    任何的招式在面对真气充沛的人时都会变得薄弱,沙托鲁也没有跟他对招展示谁的身手更胜一筹的意思。

    听见楚修的话,沙托鲁眉头皱了起来,难道这小子还有底牌?

    楚修抬起头,望向沙托鲁背后的天空,低声呢喃道:“既然没办法让真气恢复,那就让的真气也消耗一空吧。”

    “呼——”

    细小的风声传来。

    沙托鲁转过头,望向身后的无垠天际,眼神彻底阴沉了下来。

    那里,一道白色的光芒疾驰而来。

    迪卡内录斯附近附近的海域,一艘年代已久的驱逐舰上,红胡子扎克悠悠的望着海岸线,叹了口气:“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他们能逢凶化吉,闯过这一关。”

    “只是,如果事情不像楚修想的那样怎么办?”他旁边的副手愁眉不展的道,“这么多的火箭弹,说不定会波及到叶莲娜他们。老大难道您不担心?”

    “如果楚修错了,即便这些火箭弹波及不了叶莲娜,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扎克忧心忡忡的道,“反倒是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式,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副手沉闷了一下才道:“我们没办法过去支援吗?”

    扎克摇了摇头:“那样只会让我们也身陷囹圄,不仅布鲁斯等人,英伦的人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这么说,我们所有的希望都在楚修身上了?”

    扎克沉默不语,若非如此,他也没必要做到这一步。

    “火焰……是……是火箭弹!”天空中的密密麻麻的白色痕迹越来越明显,整个天空似乎都被火焰充斥满了一般,军队瞬间骚乱了起来。

    “天啊,为什么这东西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之前还存在着看热闹心思的众人彻底慌了,纷纷朝外涌去,这么多的火箭弹要是落下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怎么会这样?”王宫内地下室中,丁琳等人看见花火锦簇般的火箭弹,也吓得魂飞魄散,而更让他们觉得匪夷所思的是,这些火箭弹并非朝着城市飞来的,而是朝着楚修两人落去。

    难道对方想用这种方式杀掉楚修,可是不应该啊,现在占优势的是沙托鲁,这种行为反而会让他们的人折进去才对。

    瑟琳娜的眉头皱的更紧,而且她很清楚,洛亚意国应该无法拥有这种武器才对,英伦方面也不会不跟自己打声招呼就做这种事情,发射火箭弹的显然另有其人。

    究竟是谁?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瑟琳娜望着屏幕中的楚修,内心生出一股巨大的担忧来,以他现在的状态,还能够躲开吗?

    ……

    “路易*人?”亚当彻底愣住了,这时候发射这么多火箭炮,无异于将楚修和沙托鲁都推到了火海边缘,谁也跑不出去,究竟是谁在这么做?

    “难道是神秘人他们?”他又问道。

    路易十七同样眉头紧皱,他并没有回应亚当的话,直到思索了十几秒,才叹了口气,显得有些落寞的道:“我们都小看楚修了。”

    亚当一惊,不可置信的道:“怎么可能,难道这是楚修的人发射的?”

    “除了他,我想不起还有谁会这么做。”路易十七叹了口气,“我一直觉得楚修虽然敢打敢拼,但终究不够狠,过于将朋友亲人放在心上,而布鲁斯等人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屠戮王宫,引他出来,事实上他也上钩了——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看来,是我们都想错了。”

    “您是说……他发起狠来,连自己和众人的性命都不顾,一心要和沙托鲁同归于尽?”

    “表面上如此,但这些火箭炮的目标,是沙托鲁。”路易十七悠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