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赌,用他自己自己的性命在赌,赌沙托鲁有能耐拦截下这些火箭弹。『→お℃..”罗拉维亚掏出烟点上,深深了吸了一口,又缓缓的吐了起来,他的神色,愈发凝重起来。

    楚修的心性,第一次让他也有种胆寒的感觉。

    “赌沙托鲁?”粤特勒夫一头雾水,“难道沙托鲁会傻乎乎的一个人冲上去拦截?”

    “他想冲得冲,不想冲也得冲!”罗拉维亚道,“除非他想给楚修陪葬。”

    这么多的火箭弹落地,那里没有任何人能够生还,即便是宗境四层的沙托鲁。

    唯一活下来的方法就是在火箭弹未落地的时候爆破,但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而即便成功了,这些人能不能在爆炸的余波中生存下来也是很大的问题。

    粤特勒夫张了张嘴,半天才道:“楚修在赌沙托鲁为了自己性命一定会拦下来,也在赌自己能在之后的爆炸中生存下来……这……”

    他想了半点,也只能想到“疯子”二字。

    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也就罢了,那里可是还有城市,还有军队呢,这些人的生死,他都不在乎吗?

    那个开着神医堂,以治病救人为己任的楚修?竟然能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他凭什么觉得沙托鲁不会玉石俱焚跟他同归于尽,他凭什么觉得以这样的姿态能在爆炸中活下来?他凭什么觉得在爆炸后就能胜过沙托鲁?

    而只要这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那楚修的下场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相反,很有可能变得更加糟糕。

    这哪里是赌?分明是连环赌!

    除了疯子,粤特勒夫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他。

    而他也不觉得楚修有任何赌赢的可能!

    只是即便如此,对于楚修心狠以及心计的深沉,他依然觉得头皮发麻,以后若是与他为敌,一定不会给他任何的时间和机会!他这样想着,又不自觉的摇了摇头,除非他也疯了,否则绝不会跟楚修面对面的战斗!

    ……

    “疯子!还真他妈的是个疯子!”别墅内,女孩一跳三米高,指着火箭弹大声叫到,“楚修疯了,他真的以为沙托鲁能拦下这些火箭弹?”

    女子看到这一幕,心脏同样一揪,但惊愕过后,她反而对楚修佩服不已。

    若不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又怎么能在这种绝境下求生?

    而且,也只有这样的奇男子,才能有一丝机会对付那个人吧?即便情形危机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她的嘴角还是忍不住勾起一点笑意:“现在我突然想看看普拉修斯他们的表情,肯定会跟你一样精彩吧?”

    普拉修斯的神色说不上精彩,但阴沉至极。

    他本以为楚修死定了,已经往外走了,但走到了门口却被斯拉克叫了下来。

    然后就看到了屏幕中的一幕。

    他第一个感觉是神秘人三人在搅事,但很快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外,除非路易十七等人想公开宣战,否则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楚修在自救了。

    然而这个想法对普拉修斯的冲击性更大!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太小瞧楚修了。

    即便此时的事情怎么看都是他在寻死,但单是这份魄力,就让他这个站在世界之巅,历经沧海风云的人,也觉得压抑!

    此子,绝非池中之物!这个念头让普拉修斯的脸色更加难看!

    若非刚才楚修的话,沙托鲁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就是楚修在主导,而他也瞬间明白了楚修这么做的原因。

    既然没办法在真气上与自己相抗,那就让他的真气也消耗一空!

    哪怕冒着与这里所有人同归于尽的风险。

    沙托鲁神色阴沉如泥,心中怒火不可抑止的散发出来,这种被人胁迫的感觉,他很久没有感受到了,偏偏他还反抗不得。

    要是不将这些火箭弹全部拦截在空中,他和楚修都要死!

    跟着这些人陪葬?他可不想!他才四十多岁,他是宗境四层,他还有机会往这个世界最巅峰的区域前进,要是折在楚修这么矛头小子手上,他死也不甘心!

    既然不想死,那就要顺着楚修的意思,将这些火箭弹拦截下来。

    但这让他更加难受!明明前一秒还将楚修玩弄于股掌之间,随时能决定他的生死,但这一秒已经被他拿到了主动权,不得不按照他的意志行动,沙托鲁又怎么能好受的起来?

    而且他现在连先杀掉楚修来泄愤的时间都没有,因为每晚一分,就代表他离死亡更进一步!

    “轰!”

    磅礴的真气从他体内狂涌而出,不要命的朝着头顶聚去,快速的形成一把利剑。

    这利剑高数十米,宽五六米,而且越来越漆黑,越来越亮,散发的气息让远处的士兵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惊骇莫名。

    然而沙托鲁还在不要命的往里面灌输着真气。

    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没有成功拦截的话,他一定会死!

    黑色利剑越发凝实,似乎变成了实质,连周围缭绕的气体都消失一空,整个剑体看上去如同黑曜石,散发着幽深的光芒。

    沙托鲁的真气还在凝聚着,他额头和脖子上青筋爆出,鬓角豆大的汗珠流下来,嘴角流出一丝血液。

    显然,强大的真气输出,让他的身体承载着巨大的负荷。

    然而他不得不将尽最大的努力,因为利剑每强大的一份,就意味着他活下来的几率更大一份。

    而一想到自己被搞得这么狼狈就是背后那个小子干的好事,沙托鲁就怒火冲天,恨不得将他死成八块!

    自从他晋升到宗境四层以后,什么时候遭受过如此危险的情景?

    “呼——”火箭弹离众人越来越近,整个样子也清晰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远处传来士兵们惊恐的叫声和炮弹的声音。

    嗡嗡直叫的直升机也快速的撤离,画面中全是火箭弹的样子。

    “啊!”沙托鲁怒吼一声,撑开所有的力气,猛地将利剑推了出去!

    “咻——”

    利剑陡然化成细小的犹如巴掌的碎片,朝着天空缓缓迎了上去。在经历过缓慢的初始速度以后,快速的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