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青色的光点,在楚修的掌心凝聚起来。

    沙托鲁体外同样冒出黑色的真气,朝着手臂间缓缓聚拢。

    青色的光点缓缓凝聚成真气,缭绕在手指间,但只是紧紧覆盖住手面而已,随后便无法再增长。

    反观沙托鲁,真气甚至遮住了半条胳膊。

    “嘿嘿!看来还是我的回复能力更强一些!”终于有了一个顺心的事情,即便深处绝境,沙托鲁也笑了起来。

    楚修不为所动,指间的真气缓缓旋转起来。

    稀疏的青色真气如同星系一般,外松内紧,在楚修的控制下缓慢的运转着。

    空气中,更多的星星点点聚拢了过来,汇聚在真气之中。

    沙托鲁和山口胜平盯着看了一会儿,脸色同时一变。

    真气只能在体内产生,而且还是凭借长久的修炼才成,但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沙托鲁脸皮抖动,楚修竟然能凝聚体外的真气?

    难道空气中也存在真气不成?

    而让山口胜平震惊的是,楚修凝聚真气的方式,竟然跟九堂薰子修炼的方式有些相似,甚至犹有过之。

    九堂薰子修炼的月盈之力,就是通过吸收月光精华来慢慢淬体的,然而再一点点的积攒真气,但没有数十年的经久不戳根本不可能练成,但楚修这又是怎么回事?

    还真是个怪胎!山口胜平盯着楚修,心中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九堂薰子嘱咐他千万不能动楚修,他真想将这小子绑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虽然不明白楚修是怎么做到的,但沙托鲁却明白,绝不能任由楚修这么下去了。

    他哼了一声,右手的真气猛然挥了出去,直接朝着楚修的左手砸去。

    “咔嚓!”

    楚修的左手直接骨折,像是掰断的树枝一样垂了下去。

    沙托鲁一愣,随即脸色大变,想也不想直接往后退去。

    大意了!他心中不可抑制的恐惧了起来。

    然而还是晚了,楚修左手的真气快速的蔓延到右手上,直接刺了过来。

    “噗嗤!”

    “呃——”沙托鲁后退的身子一僵,脸上多了些不可置信。

    他低头看了一眼,见青色的光芒穿透了他的胸口,直入末梢。

    “咕嘟——”鲜血不断的涌上喉咙,他拼命的忍着,但终究没忍多长时间,一口喷了出来。

    青色真气徐徐消散,他伸手捂住胸口,另一手想要再聚拢真气,但整个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缓缓朝地面栽了下去。

    一丝淡淡的悔恨在他心头缠绕开来。

    如果当初在伦敦杀掉楚修,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吧?

    他的脸上露出一股巨大的不甘,缓缓的倒了下去。

    “嘭!”

    尘土弥漫。

    楚修看着沙托鲁的尸体,暗暗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

    他抬起头,闭上眼睛,缓缓朝后仰去。

    一个臂弯将他接了下来,肩膀处传来柔软的感觉。

    楚修睁开眼,看见了瑟琳娜满脸泪痕的脸。

    “你来了。”他想在嘴角扯开一丝笑意,但终究还是没力气做到。

    瑟琳娜撇过脸,擦掉脸上的泪痕,重新转过来问道:“你怎么样?”

    “至少还没死。”楚修说完又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不过也快了。

    “对不起。”瑟琳娜看着沙托鲁的尸体轻声说道,如果她能早来一分钟,楚修也不会拼的这种地步。

    楚修已经没有回应的力气了,闭上眼想要沉沉的睡去,却又感觉瑟琳娜的身子一僵,又忍着疲惫睁开了眼。

    远处驶来了一行车队,浓烟滚滚。

    山口胜平同样皱起了眉头。

    那个方向,来的很有可能是布鲁斯的人。

    “我们走。”瑟琳娜扶着楚修说道。

    以楚修现在的状态,对方即便是个巅境的强者,也能轻松的制服他们。

    楚修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起身的意思,对方开着车,想要追上他们易如反掌。

    存活下来的几辆坦克也快速的动了起来,朝着远方逃离而去。

    “吱呀——”当头的越野直接停在楚修三人面前,屠夫和夜凌跳了下来,快速的跑了过来。

    “楚少!”

    楚修和瑟琳娜顿时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怕再来的还是布鲁斯的人。

    四周的车队很快围拢了过来,逍遥门和红胡子海盗团的人快速的围了过来。

    “楚修,您没事吧?”夜凌等人看见楚修的样子,脸上尽是担忧。

    “还没死。”楚修扫了一眼车队驶来的方向,问道,“布鲁斯呢?”

    “嘿嘿!”屠夫见惯了楚修重伤的样子,这时候见是沙托鲁死了,也不担忧楚修的身体,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楚少怎么知道我们去找布鲁斯的麻烦了?”

    “废话……咳咳——”楚修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嘴角又有血流了出来。

    “楚少。”艾米尔连忙走过来,直接将屠夫推到了一般,从怀里拿出一个药丸递给楚修,“这是苏秦小姐留给你的药。”

    屠夫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连忙道:“我们觉得在这里也帮不了您的忙,就去搜索布鲁斯了,没想到还真让我们碰到了。”

    说完朝后面招了招手:“将那家伙带上来。”

    一群人很快抬着轮椅跑了过来。

    轮椅上的布鲁斯鼻青脸肿,脸色难看至极,他大概一辈子也没受到这样的待遇吧?

    “嘭!”轮椅直接被扔到了地上,布鲁斯颠的一阵咬牙,但他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些,目光在沙托鲁的尸体扫过,又看向楚修,眼中尽是怒火。

    楚修瞥了布鲁斯一眼,重新收回目光:“你们身上都有伤,应该碰到其他高手了吧?”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布鲁斯身边还有幽冥老人和复仇者才对,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抓住布鲁斯的。

    布鲁斯见楚修没理会自己的意思,知道他已经不将现在的自己放在眼里了,冷冷的哼了一声,心中生出一股巨大的屈辱来。

    但即便再屈辱又如何?现在的他就是板上鱼肉,任人宰割而已!

    “碰到了扎克,不过他已经死了。”艾米尔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真的有一天能为那些死去的姐妹们报仇。

    “是吗?”楚修点点头,一手揽住瑟琳娜的腰肢,一手掏过艾米尔怀里的枪,缓缓朝着布鲁斯迈起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