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助藏紧接着攻击了过来。

    “唰唰唰!”

    一秒之中,数十道刀光在楚修周身落尽,楚修一边用真气抵挡,一边快速的躲避着。

    但宫本助藏的修为本来就很高深,再加上刀法以速度著称,凌厉的攻击之下楚修又如何脱身?

    不过数秒之间,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成了褴褛,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血痕让人触目惊心。

    凌天父子大喜,他们原本以为宫本助藏能压制住楚修就算不错了,却没想到他能将楚修伤成这样,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能杀掉楚修!

    楚修周身的气息,达到宗境三层高阶。

    三井远山轻哼了一声。

    “嗙嗙嗙磅嗙!”

    刀光所至,磅礴的真气快速的冲撞着,楚修几乎被单方面压制,不要说伤到宫本助藏,连自保都捉衿见肘。

    交手的次数越多,他越是明白宫本助藏的强大。

    天下武功,无招不破,唯快不破!

    宫本助藏的强大,全部体现在一个快字上。

    抽刀!蓄意!用招!刺!斩!挑……

    每一个招式,当楚修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猜出他的出招方式时,他的招式已经落在自己身上了。

    “嘭!”

    楚修快速的凝聚出“潜龙勿用”招式迎向宫本助藏的刀刃,却被直接轰飞了出去。

    而除了凌厉骇人的招式之外,宫本助藏的真气更是恐怖,即便楚修之前交手的最强者沙托鲁,也稍逊他一筹!

    他稳住身子,压下右手的颤抖,再次逆转血液。

    真气,重新达到了宗境三层巅峰!

    “哼!”三井远山脸上冷意更胜。

    凌断海连忙问道:“三井先生,怎么了?”

    “他的实力恢复了。”

    凌断海眉头一皱,但随即就笑了起来:“那又如何?助藏大师这么强大,即便楚修实力恢复,也必然成为他的刀下亡魂。”

    “是啊,三井先生,您不必担心。”凌天也一脸写意。

    三井远山暗恨一声,果然是两个无能之辈,怪不得被楚修逼到这份上,今天要不是他赶过来,现在这两人已经变成尸体了!

    楚修曾经越级杀掉米特、沙托鲁,要是简单的将他看成普通的宗境三层高手,那就太幼稚了。

    不过他对宫本助藏的能力也很自信,要不然也不会带着他过来,即便是米特、沙托鲁这样的高手,也跟他有很大的差距。

    事情不过就是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他这样想着,心里的担忧也渐渐消散。

    即便是宗境三层巅峰又如何?楚修根本不可能胜过宫本助藏。

    “呼!”

    刀光扫过楚修的胸口,宫本助藏见此时的楚修已经渐渐应付了自己的攻击速度,冷哼一声,身子下沉,膝盖屈蹲,而后猛地冲了出去。

    “嘭!”肩膀顶在楚修的腹部,直接将他撞飞,宫本助藏手中的鬼泣再次挑起,纵向朝楚修刺去。

    “刺海!”

    “刺啦!”

    无数尖刺陡然钻出!

    宫本助藏心下一惊,右手持刀在空中轮过一拳,将尖刺绞碎,身体快速的撤开。

    落在尖刺无法到达的地方,宫本助藏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眼中多了些凝重。

    楚修刺出体外的尖刃,并非普通的真气那么简单,而是将血液和真气在一瞬间凝聚,具有很强的坚韧度和攻击性。

    华夏的功夫,果然高深。宫本助藏捉摸不透楚修功法的原理,双手握刀,身体微弓,谨慎了起来。

    然而当他的目光重新落在楚修身上是,瞳孔猛地一缩,脸上多了些惊骇和不可置信!

    楚修的真气在达到三层巅峰之后,却没有停止的意思,还在不断的攀升着。

    真气如同发酵一般,在楚修体内不断的衍生、膨胀!

    他感觉自己的皮肤不断的鼓动着,脑仁都在颤抖,而真气还在不断壮大着,直到达到一个临界值。

    血管开始扩张,穴位像是遭受海浪冲击一样,淤塞的地方传出一阵阵剧痛。

    原本如同清流的真气,变得粘稠起来,但还是有很多无处安放的真气在他体内不断乱窜着,让他的脸色憋得通红,浑身不断颤抖起来。

    “嗙!”三井远山豁然起身,连忙叫道:“大师,杀了他!”

    “怎么了?”凌天父子也发现了楚修的不对劲,两人还以为楚修被重伤了,却没想到首先受到惊吓的竟然是三井远山。

    宫本助藏同样明白,楚修在朝四层晋级!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能看得出来,楚修并非自然晋级,因为他的身体强度没办法承受庞大的真气,所以才会出现现在的异状。

    但谁知道再耽搁下去,他会不会成功晋级?

    宫本助藏将体内的真气凝聚在鬼泣之上,双脚横开成马步状,低声吼了起来。

    凝聚在刀上的真气渐重,形成了紫色,又从紫色变成了黑色。

    如同完全成了液体一般,刀上的真气泛着气泡,不断蠕动着。

    “鬼杀!”

    宫本助藏高举鬼泣,猛然斩了下来。

    “吱——”

    一道尖锐刺耳的长啸响起,漆黑的刀弧从鬼泣中飞出,见风就涨,等到了楚修面前时,已经高达数米。

    “嘭!嘭!嘭!”

    楚修的手臂之间,五六道圆圈快速凝聚、压缩,双拳猛然惯出!

    “轰!”

    爆炸声响起,楚修双臂袖子直接被撕碎,但双手的强大破坏力也直接将数米刀芒轰碎!

    宫本助藏眉头一锁,轻哼一声。

    “呼!”

    楚修从爆炸的烟雾中窜出,快速的朝着宫本助藏袭来。

    “砰砰砰!”右腿上十几道圆圈凝聚、压缩,而后快速踢出。

    “嗙!”

    宫本助藏持刀迎向,随后被一脚踢出数十米远。

    楚修落地,再次冲了过去。

    见刚才还被宫本助藏压制的狼狈不堪的楚修此时像是吃了春药一样揪着宫本助藏攻击,虽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势力却颇为吓人。凌断海父子目瞪口呆,脸上的多了些慌张:“三井先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呢!”三井远山咬牙切齿的问道,“你们究竟给楚修撒的什么毒药,竟然让他的实力突破宗境三层了?”

    “啊!怎么可能?”凌天一脸茫然,“灭神散是让消耗真气的,不可能给人增添真气,我们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