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他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凌断海父子面面相觑,不明白在这种楚修晋升四层的情况下,山口远山怎么还笑的出来。难道宫本助藏的这一招很强大?两人也渐渐放松下来,或许情况根本没他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宫本助藏怎么说也是入四层之境很久的人,跟楚修这样的刚晋升四层的人打

    斗,又怎么会输?

    两人这样想着,也不自觉的随着山口远山笑了起来。

    看来是他们多虑了,楚修,必死无疑!

    “喝!”宫本助藏脚下一点,猛然朝楚修冲了过去。

    “这一招,就叫苍龙出海吧。”楚修拳头猛地一握,绿色光芒大炙,耀人眼球,而他同时朝着宫本助藏冲了过去,拳头直接朝着鬼泣的刀尖砸去!

    “噗!”

    细小如同玻璃龟裂的声音响起,鬼泣刺破了楚修的手指,鬼无两的招式猛然爆发。

    “轰!”真气爆破的光圈陡然横扫出去,将两人左右百米外的墙壁直接切开了一道恐怖的口子,而第一圈的光晕散开之后,数十道白色如同弹簧一样衔接的光圈则各自反向朝楚修

    和宫本助藏掠去。

    “嘭!”

    楚修和宫本助藏似乎只在原地停留了一秒,随后猛然倒飞出去。

    如同极速弹射的子弹,如同坠地的流星!

    “砰砰砰砰砰!”

    强大的风流涌进大堂,直接将室内的一切扫碎,而在呼啸的风声之中,倒飞回来的宫本助藏直接撞破了四堵墙壁,朝着房间后侧飞去。

    “嗙!”

    鬼泣从空中飞来,扎在三井远山面前,刀柄兀自颤抖不已。

    数十秒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三井远山安然无恙,而凌天父子则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又过了将近半分钟,两人才敢站起身,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房间内没有一样家具是完好的,墙壁也被刮出一道道痕迹,像是野兽翻腾过一样,两人往左侧看,见左侧的房间前后各被撞出一个大窟窿,却不见宫本助藏的身影。

    两人又往院子里看,见整个院子像是被龙卷风扫过一样,大半的地板都被掀起来了,花草树木散落一地。

    再往远处,前方的房间也被砸出一串的洞口来,显然是楚修的杰作。

    人的力量,竟然能如此恐怖?凌家父子心中骇然。

    但这样的心思并没有在心里存在多久,两人很快就担心起宫本助藏的安慰来:“三井先生……”

    只是当凌断海看向三井远山的时候,却见他神情呆滞,眼中尽是惊骇和茫然。

    难道他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凌断海眉头皱了一下,连忙推了他一下:“三井先生,我们助藏大师怎么样了?”

    三井远山无动于衷。

    凌断海咬咬牙,低声骂了一句,转身准备往后院走去,却见浑身是血的宫本助藏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

    他衣服上到处都是灼烧的痕迹,肋下、脖子上有三道伤口,深不见底,红的发黑的血一点点的往外浸。

    “助藏大师?”凌断海没想到宫本助藏竟然如此凄惨,一时有些发愣。

    宫本助藏神色低迷,右手不断的打着摆子,咬着牙关忍着全身巨大的痛意。

    他目光阴沉如水,下沉的眉头彰显着怒火。

    “幸……幸好楚修被打败了,助藏大师虽然受了一点小伤,但只要在我凌家好好休养一下就能痊愈,放心吧,我们一定让助藏大师感受到我们的诚意!”凌天迎了过去。

    宫本助藏没有理会他,拿起地上的鬼泣,继续往前走去。

    “助藏大师……”凌天正要叫住他,却看见对面楚修也换换走了过来,瞬间呆滞下来。

    竟然还没有结束……

    不仅没有结束,凌断海还看得出来,楚修身上的伤,比宫本助藏轻得多。

    他的右手已经成了紫黑色,肿的老高,但除此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任何的伤口。

    “怎么会这样!”凌断海心中翻起惊涛骇浪,牙关都颤抖了起来。

    难道宫本助藏这个晋升四层十几年的人,竟然打不过楚修?

    “砰砰砰砰砰!”

    楚修的左臂上,数十道圆圈凝聚而出。

    他的掌心再次冒出一个绿色小球,一条条细小的绿龙快速的从体内钻出,汇入绿球之中。

    绿球快速的膨胀起来,直如气球那么大,又陡然缩小成乒乓球大小。

    “吼!”浑厚的龙鸣声响起。

    “鬼无两!”宫本助藏的真气也疯狂的涌出来,朝着鬼泣流去。

    三井远山缓缓退了一步。

    “三井先生?”凌断海觉得三井远山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然而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外面,楚修和宫本助藏再次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轰!”

    比之前更加耀眼的光芒亮起,更多的冲击波朝四周横扫而去。

    ……

    后院,秋山看到楚修两人再次交手,轻轻摇头道:“第一意味着荣耀,也意味着再无进取的必要,宫本助藏早已不复往昔。”

    “这一战,他输了。”

    无尘眉头轻轻皱起,踏脚往前走出。

    一道白色的光芒扫过,在屋檐上斩出一道裂痕。

    “你还要拦我吗?”无尘说道,“宫本助藏一死就没人能阻止楚修了。”

    “冤有头债有主,凌家竟然能杀白正宇,为什么不能被人杀?”

    无尘唉声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我虽是出家人,但向来看不破红尘,我只想让自己的老友走的安心些。”

    “楚修呢?要是他动手杀了凌家父子,以后只会陷入无尽的麻烦之中。”

    “这是他选的路,就像你我一样。”

    无尘眉头紧皱:“如果我非要去呢?”

    “那就先打败我再说。”

    ……

    强大的能量直接将凌家父子扫倒在地。

    数十秒之后,一切再次归于平静,两人慌忙站起身来:“助藏大师?”

    然而刚刚站起身,两人就彻底愣住了。

    跟之前不同的是,楚修并没有飞出去,而是还站在院子里,冰冷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一股凉意直窜后脑勺,凌断海愣愣的转过头朝后方看去:“助藏大师?”

    没有人回应他。

    “爸……三井……三井远山……”凌天声音中尽是颤抖。

    凌断海扭头朝三井远山所在的方向看去,却见那里空空如也,哪还有半个身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