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自己是在做梦,楚修仔细的感受了一下,才确认体内如同海洋一般的真气显然既不是虚妄的,也不是暂时的。

    “宗境四层,墨绿色,看来一会儿得好好问问苏秦了。”

    “嗙!”楚修正想着,房门陡然被撞开,一个娇小的身影直接朝他砸了过来。

    娇柔的身影贴在他的身上,一阵异样的的感觉传了过来,再加上熟悉的香气,楚修很快意识到来人是谁:“小月?”

    扑倒在他的怀里的,正是聂小月。

    楚修扶起聂小月的脸袋,见她满脸泪痕,娇躯也在不断颤抖着,心里流过一股暖流,擦着她的泪水安慰道:“没事了,我这不是都好了吗?别哭了。”

    聂小月依然抿着嘴,泪水不断的往下流着,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她将楚修的手拽开,重新抱住他的胸膛,将脸贴在他的身上。

    楚修无奈的摇摇头,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房门口阴影一晃而过,又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依然是一袭旗袍,身材妙曼,高贵圣洁。

    “牡丹姐。”

    白牡丹站在门边,看着楚修,神色中的担忧消散,脸上添了些淡淡的笑意。

    楚修能看出她眼神中的疲惫,内心更是柔软了三分。

    再见白牡丹之际,这个女子身上少了些傲视而立的高贵和触不可及,多了些柔弱和亲切,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妻子看见了自己的丈夫一般,脸上带着宠溺又幸福的笑容。

    聂小月知道自己不能一直霸占着楚修,手指他怀里轻轻的掐了一下,让开了位置。

    楚修摸了摸他的头,朝着白牡丹走去。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楚修没有回应她,而是张开了怀抱。

    白牡丹愣了愣,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可不像聂小月那么孩子气,但还不等她说话,楚修直接拉住她的手,将她抱进了怀里。

    “唔——”白牡丹惊讶的叫了一声,随即被楚修紧紧的搂住了。

    楚修略大的力道甚至让她感觉到几分痛意,她挣扎了一下。

    楚修松了几分力气,但依然紧紧抱着她。

    似乎有些无奈,白牡丹叹了口气,反手抱住楚修的后背,用力的将身子压在他的怀里。

    她的脸上,两行泪水无声的落了下来。

    这一个月来的绝望和担心,在这一刻终于放了下来。

    “对不起。”楚修的声音传了过来。

    白牡丹知道他并不是因为自己受伤而道歉,而是因为白老爷子的事情,轻轻摇摇头说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

    如果她不是对楚修心怀责备,也不会躲着不见,也不会放任他为自己的父亲报仇而做那么危险的事情,楚修命垂一线,最彷徨无助、自责后悔的,无疑就是她。

    所以楚修醒来的这一刻,她内心的激动,比别人更胜一筹,只是她依然有着几分矜持,所以才没想聂小月那样扑到楚修的怀里。

    但当楚修将她拉进怀里的那一刻,她所有的矜持和羞涩,都烟消云散了。

    白牡丹捧住楚修的脸,吻了过去。

    这个世界上,唯有这个男人,她不想再失去了——哪怕他只是转身离开也不可以。

    楚修愣住了。他跟白牡丹之前的关系的确有些暧昧,但在与白牡丹的相处中,白牡丹一直处于主导的地位,无论是开玩笑还是某种程度上的调戏,楚修爱慕白牡丹,但又怕挑破关系后

    让两人的关系尴尬起来。

    白牡丹是受过情伤的人。

    然而现在,她同样感受到了白牡丹身上传来的炙热的爱意。

    香唇,轻柔而甘甜。

    拥吻的感觉,就像是分别了很久的恋人,两人彼此想对方传递着自己内心最殷切的想法。

    聂小月在旁边看着,撅起了小嘴:“太狡猾了!”

    过了很久,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楚修摸着白牡丹的脸,将手轻轻放在她的香.唇上。

    白牡丹脸色有一瞬间的韵红,但很快恢复了正常,眼眸中是化不开的温柔和爱恋,嘴角微微上扬。

    当与楚修的关系拨开的时候,她心中的甜蜜抑制不住的发酵起来,让她明白自己对楚修的爱意不止亲情,更有男女之间的彼此吸引。

    明白了这种心情,她很快转变了自己的态度。

    “走吧,老爷子听说你醒了,还在大堂里等着,别让他等久了。”她拉住楚修的手,又对聂小月说道,“小月也来吧?”

    聂小月嘟着嘴,不满的看了白牡丹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

    三人走到大堂外,白牡丹松开楚修的手,示意他进去。

    楚云坐在大唐中间,瞥了楚修一眼,随即收回了目光,眼观鼻鼻观心。

    楚修从小害怕这个老人,这种畏惧并不会随着实力的提升而有半分减少,他深吸了口气,走进大堂,跪下磕了三个头,叫道:“爷爷。”

    “醒了,身体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了。”

    “没问题就好,这些日子你给不少人添了麻烦。日后都要好好拜访。”楚云一如既往的不苟言笑。

    “我明白了。”

    “凌家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你也不要太咄咄逼人,差不多就算了。”

    楚修眉头微皱,难道凌家还没彻底倒下?

    “好的,我听爷爷的。”楚修也没有反驳,紧接着道。

    楚云点了点头,朝外面的白牡丹招手说道:“白家的小丫头,过来吧。”

    白牡丹有些诧异,但还是走了进来。

    “跪下。”楚云倒是毫不客气,指着楚修的身边说道。

    白牡丹更是惊讶,不过楚云身为楚修的长辈,即便给他跪下也没什么,她乖乖的跪在楚修身边。

    楚云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通红的玉佩来,放到白牡丹手里:“这是仁文奶奶的嫁妆,也算是楚家的传家宝,你日后就佩戴起来吧。”

    白牡丹瞬间明白了楚云的意思,脸色有些发红。

    “爷爷……”毕竟才刚跟白牡丹确定关系,楚修觉得楚云太着急了,但话还没说完,楚云凌厉的眼神便瞪了过来。“白丫头这些天来的表现,我看在眼里,你好好珍惜她,要是敢辜负她,就不要进楚家的家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