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楚修有些头疼,可是还有苏雨柔呢,如果让她知道这件事……

    “聂丫头也进来吧。”

    聂小月正有些发愣,听见楚云的话脸色一喜,慌忙跑了进来,跪在楚修另一边,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爷爷。”

    “这玉如意也是楚家的传家宝,送给你了。”楚云递给聂小月一个白玉如意,似乎没看到聂小月脸上惊喜的表情,接着说道,“你帮我转送给苏家的那个丫头。”

    “啊?”聂小月的脸顿时鼓了起来。

    “两天后是你乾坤爷爷的八十三岁大寿,我就不去了,你替我去拜访一下吧。”楚云摆摆手,“好了,你也刚苏醒,去休息吧。”

    说完径直往后院去了。“好嘛,你爷爷倒是怕我跟雨柔闹别捏,先帮你处理了。”白牡丹对楚云的心思很清楚,这个老爷子怕是对她跟苏雨柔都很满意,又怕楚修夹在两人中间不好做人,最后不

    得不放弃某一个,很干脆的帮楚修做了决定。

    两个人都送礼物,不就是两个人都要留下来嘛,白牡丹有些哭笑不得,凑到楚修耳边轻轻的咬了一下他的耳垂:“真是便宜你了。”

    楚修也有些尴尬,老爷子也太着急了。

    不过楚云认同了白牡丹和苏雨柔,也就意味着他不再逼迫自己和叶甜甜的婚事,倒也证明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得到了他的认可。

    聂小月哼了一声,将玉如意塞到楚修手里:“你自己给小姨吧。”

    说完腾腾的往外跑去。

    “连这么大的小女孩都不放过。”白牡丹看着楚修的目光中尽是鄙夷。

    “我没有。”楚修连忙解释。

    “我可不信。”白牡丹将手里的玉佩递给楚修,“帮我戴上。”

    楚修以前听奶奶说过,这玉佩原本是绿色的,一直由楚家女性佩戴,暖成了通红色,寓意非凡。

    他接过玉佩,看了一眼白牡丹洁白玉颈,吞了口口水。

    将玉佩给白牡丹戴上,玉佩正好落在她的胸口上,楚修见白牡丹依然无动于衷,伸出手拿起玉佩,揪开她的领子,将玉佩放进她的胸口。

    “挺老实的嘛。”白牡丹笑道。

    楚修有些后悔,随即咬咬牙,捧住白牡丹的脖颈,吻了过去。

    白牡丹轻轻挡住他的嘴,将他的身子扳过去,推着他的后背说道:“真会作怪,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接着又道:“你昏迷了一个月,很多事情等着要处理呢,我可不想一直霸占着你。”虽然有些失望,但楚修也明白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幽冥老人的死还好些,但他杀了斯拉克,普拉修斯必然大发雷霆,这从吴凌烟在他昏迷第二天就离开就能看的出

    来。

    他拿出手机联系吴凌烟,但打了五六次也没人接,又拨通了月舞的手机。

    “楚修?你醒了。”月舞明显松了口气。

    “嗯,情况怎么样?”

    “逍遥门已经在西蜀稳定下来了,总部暂时设在津南,我跟夜凌现在整个西单这边,准备将即将开售的云裳大厦盘下来,当做逍遥门在京城的据点。”

    “哦?那我也过去。”

    “你的身体?”

    “没事,已经痊愈了。”

    “嗯,那我等你。”

    挂了电话,楚修也没叫人,自己开车往西单驶去。

    ……

    “楚哥。”楚修赶到月舞两人所在的咖啡厅时,夜凌欣喜的道。

    楚修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些天辛苦了。”

    “楚哥说的什么话。”夜凌摇头道,“我倒是挺恨自己无能的,要不然也不会让你受这么重的伤。”

    “已经没事了,说说这些天发生的情况。”楚修没顾忌夜凌,挨着月舞坐了下来。

    “还是让我姐姐跟你说吧。”夜凌起身说道,“我原本就有一大堆事情,她非拉着我过来,既然楚哥来了,那我先回去忙了。”

    “这么急?”楚修见夜凌瞥着月舞,才明白他是不想打扰自己和月舞,摇头笑道,“门里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吧……”

    “京城鱼龙混杂,交给其他人我不放心。”说完径直往外走去,根本不给楚修多说的机会。

    楚修失笑之余也不由暗暗松了口气,夜凌这般姿态,至少证明逍遥门并没有发生太让人担心的事情。

    他又扭头看向月舞,诧异的问道:“他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了?”

    “嗯。”月舞平淡的回道,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怪不得。”楚修见月舞关心的看着自己,想起在机场身受重伤的时候,她扑向自己时眼中绝望的神色,拉住她的手笑道,“放心吧,我已经痊愈了。”

    “嗯。”月舞依然盯着他不放。

    楚修莞尔,又问道:“英伦的事情怎么样,我联系不上凌烟。”“没有太大的问题。布鲁斯死了之后,骷髅会对英伦的影响力减少了很多,虽然普拉修斯的确有动手的迹象,却并没有取得实际性的效果。”月舞说道,“这个时候英伦还是

    晚上,吴小姐应该已经睡着了。”

    “那就好。”楚修笑着说道,“是我太着急了,没考虑到这一点。”

    想想也是,神医堂有里根和梅兰·凯瑟琳罩着,能出什么事?

    想起梅兰·凯瑟琳,楚修的眉头皱了一下,心中有些恍惚。

    “怎么了?”月舞问道。

    “没事。”楚修很快回过神,看向咖啡厅对面崭新的大厦,“那个就是云裳大厦?”

    “嗯,一个月前我们就开始跟负责人洽谈,基本上已经敲定了。”月舞说道,“一会儿云裳集团的负责人裴晓龙会过来,商量一下合同的事情。”

    楚修点点头。

    逍遥门以后的发展还是以国内为中心,虽然将总部设在了津南,但也只是暂时的而已,如果想要有长久且更强势的发展,必须在京城有自己的地盘。

    而且自从加入骷髅会以后,他也获得了不少有关经济、矿物、土地等各个方面的资源,也需要有一个统合整理、作为枢纽的地方。

    月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接听了一会儿,眉头缓缓皱了起来。

    “怎么了?”

    “裴晓龙说突然有事,来不了了。”月舞放下手机,“但他说话支支吾吾的,我想是事情出了岔子。”“有人针对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