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门、天煞楼、洪门、剑门,还有他们嘴里的那些青帮、青云门。”姜晶晶继续道,“这些不就是平时小说里出现的东西吗,而天煞楼的阴狠你们也看见了,人命对他们

    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们敢杀董承承,也敢杀了我们所有人,而且没有半点的心理负担,天煞楼都是如此,你们觉得楚修是什么样的?”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姜晶晶。“夏冬说的没错,楚修的确不是好人,但他说的并不全对,因为楚修不仅不是好人,而且还是杀人不眨眼、没有丝毫人性的坏人!”姜晶晶指着远处的火焰,“你们也看到了,那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呢,但现在全死了,而这都是楚修干的!你们还记不记得三天前那些人说的话,楚修是逍遥门的人,而逍遥门再次之前已经灭掉了青帮、青云门

    ,假如这两个都是天煞楼一样的存在,假如他之前杀了两倍这样的人,那他手上到底沾了多少人的血?”

    众人更是纳闷,姜晶晶究竟想说什么?“你们以为刚才他出手是为了救你们?”姜晶晶哼了一声,“他不过是在救我而已,因为三天前你们刁难他的时候我说了几句好话,所以刚才你们能活下来完全是捎带的?所以说,他根本就不在乎你们的性命,你们想报警?好啊,那就祈祷楚修不会找你们算账。天煞楼什么德行你们也看到了,如天煞楼更强的逍遥门会不会在乎法律,会不会

    在乎杀了你们有什么麻烦,你们可以试一试!”

    说完直接拉着潇潇往村子的方向走去,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潇潇见姜晶晶泪水往下掉着,摇摇头:“何苦呢,你威胁几句他们就不敢怎么样了,何必将楚修说的那么不堪?”

    “但只有这样,他们事后才不会再整什么幺蛾子。”姜晶晶抹掉泪水,“况且夏冬太不要脸了,总要让他受点苦头。”

    潇潇点点头,姜晶晶的那些话一出,应该没有再敢跟不识好歹的夏冬靠近了。其实她也能理解夏冬为什么这样一副模样,他是天之骄子,不仅家境优越,而且从来没有人拂逆过他。一个之前被他当成了乞丐看不起的人,突然之间被发现完全跟他不

    是一个世界的,不仅比他强大、帅气,还在最危险的时候顺手救了他,嫉妒和扭曲心理作祟之下,做出之前的行为也不奇怪。

    不过这样的行为只会让他更加窘迫而已。

    他这四年来的努力,怕是要毁于一旦了吧?潇潇这样想着。

    “你觉得楚修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吗?”

    “怎么会,他可是救了我们。”

    “可是他杀了很多人。”

    “你不觉得他杀的都是该杀的人吗?”

    “那倒也是。”

    ……楚修背后的几人,是从拉拉、罗拉维亚这群人手里借的高手,逍遥门没有宗境三层的高手,四层的更是少,但天煞楼不一样,天煞楼的天字辈杀手和大长老,都是四层初

    阶的人物。

    而火箭弹这种东西,对四层以下的人有着致命的伤害,但对四层以上的人来说,并不算致命。这一点楚修深有体会。

    楚修站在废墟之上,远望整个古城。

    如同地狱一般的惨重。

    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火焰灼烧着一切,一具具干焦的尸体随处可见,到处都是黑色的血迹,坑坑洼洼的弹痕触目惊心。

    没有哀嚎,因为能哀嚎的早已经死透了。

    但在古城的中央,五道颜色各异的真气罩支撑着,证明还有人活着。

    楚修的目光落在最中间的那个男子身上。

    那男子身下的椅子都没坏,台阶变的更高了,像是一座孤岛一般。

    楚修踏步往前走,身后的四人紧随其后。

    “逍遥大人,我们真的只要将其他人缠住就行了?”

    “嗯。”

    “那倒是容易,那些人的真气连一半都不剩。”

    这么强大的威力,这些人能活下来已是万幸,还能有多少实力留存?

    “楚修!”活下来的五个人除了天震宇和大长老天穹外,就是三个天字辈的杀手,看见楚修走过来,天穹浑身颤抖着, 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该死!”

    “轰!”他脚下一踩,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陡然袭了过来。

    今晚!他们拥有的一切!就这么在眼前活生生的消失了!这可是他们努力了一辈子才得到的,这可是他们天煞楼的根基!

    然而就因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这些东西全部变成了灰烬!

    天穹望着四周的火海,看着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成为了废墟,自己认识的人连个全尸都没留下,心中的愤怒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杀了楚修!现在唯有杀了楚修!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啊!”天穹状若疯癫。

    “你的对手是我!”楚修背后一个男子冲了出去,将天穹拦了下来。

    其他三个天字辈杀手只是冷漠的扫了周围一眼,快速的恢复着自己的状态,并没有冲上来。

    他们不来,楚修后面的三人也没有动手的意思,笑着看着场中形式。

    天震宇缓缓从石椅上站了起来,他的神色平静,似乎眼前的如同地狱的场景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死掉的数百人不是他的手下一样。“是我小瞧了你。”他平静的声音在夜色中传了过来,冰冷充满杀意的眼神落在楚修的身上,“我以为夜凌才是我最应该除掉的人,但现在看来,你才是我一开始就应该不惜

    一切杀掉的!凌家、龙家、青云门、青帮,如今就连我天煞楼也变成了这个模样,楚修,你很不错,武林数十年没有变动的格局,被你一手颠覆了!”“你真正小瞧的是夜凌和月舞。”楚修冷漠的声音响起,“因为你根本没有弄清他们两人在我心中分量,青云门、青帮包括你天煞楼又如何,即便是整个天下所有的帮会,只

    要敢对他们两个出手,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全部干掉!”“哈哈——原来如此。我的确小瞧了他们,以为他们两个本事不高,所以只派了二长老过去,以为只要杀掉他们以后你也就死心了,所以才会让天煞楼变成这样模样。”天震宇轻轻笑了起来,“不过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