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修终于明白自己刚才觉得悟到却又觉得不明所以的东西是什么了。

    顺应……

    他的力量有来自于月舞的,有来自于梅兰·凯瑟琳的,也有自身修炼的结果,但最多的却是来自这天地之间的。

    并非天地赐予——而是他在抢夺。

    苏旭的话应该也是这个意思吧?

    他体内的仅剩的一丝的真气开始疯狂的运转起来,尝试着从大地上进行抢夺。

    你既然不给,那我就自己拿!

    什么是道境?

    楚修不知道,但这一刻他已经明白了过来,想到达到真正的道境,绝不是于天地进行融合,也不是让自己的顺从天地,来求那方圆之境,来求得对周身环境的影响。

    真正的修者,是要争夺一切!

    所谓的道境,是与天争、与地争、与万物争!

    “嗡——”

    楚修身边的泥土,微微颤抖着,而后缓缓漂浮起来。

    天穹缓缓站起身,嘿嘿的笑了起来。

    “楚修啊楚修,你最终还是落到了这个下场!”他一步步朝楚修走了过去,掌心真气凝聚,脸上尽是阴沉,“你杀了我天煞楼这么多人,老子一定要让你受尽折磨和屈辱之后再杀你!”

    天震宇无动于衷,淡淡的看着天穹朝楚修走去。

    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楚修再翻不起任何的浪花来。

    而今天过后,他天震宇的威名将响彻整个华夏,天煞楼损失惨重又如何?只要他在,无数的英雄好汉会过来投靠,稍微充足一下,他们依然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天煞楼。

    而楚修,不过就是璀璨的流星而已,固然夺目,却也短暂。

    他往昔的那些荣光,今后都将移驾到他的头上!

    而只要他继续在这个地方修炼下去,四层高阶、四层巅峰都不过囊中之物而已,哪怕是那虚无飘荡的道境,他也未必一点机会没有。

    即便,他已经摸到了门槛不是吗?

    天震宇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天穹同样心情舒畅,大敌已败,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只有辉煌的成果。

    “放心吧,老子会给你留个全尸的,毕竟还要将你送回逍遥门,不知道你手下那些人看到你的尸体时会是什么表情,嘿嘿,想想就让人觉得愉快。”天穹笑了一会儿,冷哼一声,“什么狗屁逍遥门门主,什么天下年轻一辈最厉害的人,还不是死在了这里!即便过去再辉煌又如何?以后所有人记得的,只是你死在了天煞楼楼主的手里!哈哈哈哈!”

    他面带冷笑的走到楚修面前,掌心真气涌动,凝成一把长剑,准备朝楚修刺去。

    “呼——”

    一层细小的风吹过。

    天穹身子一僵,愕然的看着楚修周围的缓缓浮起来的尘土。

    “哗啦啦!”

    更大的土块飘了起来。

    伴随着土块的,还有绿色的真气,以及慢慢加强的风。

    天穹脸色微变,毫不犹豫的将剑朝楚修的心脏刺去。

    不管发生了什么,总之肯定不会对他们有利就是了,天穹哪还有折磨楚修的心思,只想赶快了解他。

    “轰!”

    然而还没等他的剑刺过去,一道绿色的光柱从楚修身上冲天而起,如同火焰伙伴,发着呼呼的声音。

    天穹刺过去的剑直接被碾碎。

    而光柱只升起一刹那的时间,随后如同莲花盛开一样,猛然朝着四周扩散去。

    “啊!”天穹惊叫了一声,想也不想的就往后跑去。

    “嗡!”真气直接掠过了他的身体,朝四周蔓延开去,很快消失不见。

    天穹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才发现根本没有受半点的伤,他暗暗松了口气,随后想起刚才落荒而逃的样子,脸色羞得通红。

    他好歹也是宗境四层的强者,却被一道光给吓成这样。

    虽说接着天震宇的实力耀武扬威了一番,到说到底他还是畏惧楚修如虎,明白了这个事实,天穹的脸色更加难堪。

    不过现在也没空管这些,他扭头看了一眼天震宇,见他神色阴沉,拳头重新攥了起来,慌忙转过身去。

    楚修这家伙,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

    山顶上,正准备离开的西风烈停下了脚步。

    他转身朝古城看去,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石子浮起过后,楚修腰也慢慢撑了起来,整个身体形成一道弓形,而后头部缓缓抬起,站直在地。

    他的眼睛还闭着,他的身体依然血肉模糊,但他周围一米处蒸腾着一道道真气,如同灯光一样刺入楚修的体内。

    “这是什么?”石壁上的几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原本已经落下帷幕的战斗再次掀起了波澜。

    “真气。”

    众人自然知道,不过他们真正惊讶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从地上冒出来的真气,难道说……”

    “楚修也摸到了道境的门槛?”说话的那人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觉得不太现实。

    道境的门槛又岂是那么好触碰的?先不说楚修刚才的状态,即便他没有一点伤没受,也不可能这么随意领悟那么深奥的东西。

    但若说不是,现在的情况又怎么解释?

    “有谁明白吗?”又有人问道。

    “不管怎么说,至少情况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廖富坤明白大家为什么不可承认眼前的一切,毕竟楚修才多大,达到宗境四层中阶已经让人匪夷所思了,如果再领悟了道境才能领悟的东西,那也太恐怖了。

    即便做到这一点的天震宇,他们也不会太震惊,毕竟天震宇的威望和年纪摆在那,即便有所突破,大家顶多也就觉得他厉害,而不会太荒唐。

    但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人,年纪轻轻就达到宗境四层中阶也就罢了,竟然还领悟了无数人一辈子也无法接触的东西,众人又怎么不怀疑人生?

    他们也算的上天才,经常被人赞叹有加,但跟楚修比起来,他们觉得自己简直跟白痴没什么两样。

    这才是他们这般模样的原因。

    廖富坤脸上多了些笑意:“看来断定楚少必死无疑这样的话,有些为时尚早了。”

    他倒是有些好奇秦岚到底从那里挖出这个宝贝的。

    楚修睁开眼,熟悉的夜景映入眼帘,虽然只有短短几十秒的时间,他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地上的真气依然往外冒着,而且越来越多,他体内原本消耗完的真气也开始丰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