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震宇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输了。

    他想做天煞楼古往今来的第一人,他想让天煞楼成为华夏最强大的门派,所以他不择手段、六亲不认。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英雄,但现在想来,他不过就是个枭雄而已……

    罢了。

    “轰!”

    青色的狂风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天地陡然间安静了下来,只有微微的灰尘吹向远处,很快落定。

    楚修佝偻着身子站着,浑身是血,而他的前方,天震宇躺在地上,胸口处一个盆大的洞口,直穿胸膛。

    只一招,这个不可一世的天煞楼楼主,命陨当场。

    青色的雾气徐徐落下,夜风吹过,除了远处乒乒乓乓的交戈声,这个夜晚,似乎跟其他的日子一样平淡。

    一切尘埃落定。

    ……

    石壁上,廖富坤等人愣愣的看着古城内景象,沉默不语。

    很久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这样的结局,他们在一分钟之前或许有所预料,但当事实真正发生时,他们还是觉得不真切。

    天煞楼楼主、以宗境四层初阶杀死两个中阶强者的男人、让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西风烈也不敢招惹的人,就这么死在了楚修的手里。

    他不强吗?今晚在场的每个人都不会这么认为,反之,他们觉得天震宇很强,强的离谱,强的变态。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死了,死在了楚修这个新晋高手的手里。

    几人想想楚修这一战的表现,觉得有些梦幻。

    数次的命悬一线,数次的扭转乾坤,每当众人觉得他已经要完蛋的时候,这家伙总是能生龙活虎的站起来,重新将战斗继续下去。

    天震宇强,他更强!

    而且强的莫名其妙,强的匪夷所思。

    他本身不要命的打斗方式,控制蚁兽的手段,层出不穷的恢复方法,以及最惊艳的领悟,无一不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运气?

    他们想这么认为,但那只是自欺欺人,这场精彩绝伦的战斗,绝非单纯的运气能够逆转的。

    “如果说青云门、青帮、凌家、龙家的事情让楚修和逍遥门声名鹊起,那这一战之后,将每人再觉得楚修是靠运气才走到这一步的。”

    众人心有戚戚,哪怕是他们帮派的帮主,虽然也惊讶于楚修所做的事情,但大多也没太放在眼里吧?

    但今天过后,他们每个人都不得不正视楚修,将他当做同等级别的人来对待。

    因为事实证明,楚修比他们更强!

    “这天下高手的席位,怕是要易主了。”

    微风拂过,其中夹杂了一丝凉意,再没了之前的温热和混沌,似乎在告诉众人,今晚的战斗,真的结束了。

    ……

    森特嘴角微微抽搐,心里多了些后悔,这场战斗他表现的很不尽力,原因就在于他觉得楚修必输,却没想到最终的结局会是这样的。

    如果楚修真的输了也就罢了,他的行为算是自保,就连罗拉维亚也不会说什么,甚至会很认可他的行为。

    但偏偏楚修胜了!

    先不说楚修会怎么看待他,怕是连罗拉维亚也不会让他好过,毕竟他们被派过来是帮助楚修争取楚修好感的,如果事与愿违,他们怎么向仲裁们交代?

    更何况楚修表现的如此亮眼。

    那一波三折的打斗他们看的清清楚楚,多少次化险为夷,多少次绝境逆袭,楚修能每每出乎他们的预料,让人惊骇到无以复加,是他的实力使然。

    毫不夸张的说,楚修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过他们身后的几位仲裁了!

    这种情况下再得罪楚修,就先的更不明智了。森特瞥了正跟天穹打斗的雅洛伊,眼里多了些羡慕,这丫头除了在自身有危险的时候躲起来,其他时候要比他们积极多了,不仅成功的拦下了要逃走的天穹,还成功的让

    楚修度过了蜕变的时期,无疑是表现最好的。

    想想罗拉维亚派他们前来,最后得到楚修最多好感的竟然是拉拉这个七星执事,森特三人都有种灰头土脸的感觉。

    但这又能怪得了谁呢,要怪也怪他们有眼不识泰山,从头到尾都不相信楚修真的会胜利。

    楚修没有理会森特等人是什么心思,甚至没再去关注死掉的天震宇,扭头看向正与雅洛伊打斗的天穹。

    天穹感受到楚修的目光,浑身一颤,脸色瞬间煞白!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他心中只有这个念头,攻击招式更加猛烈,却也更加凌乱。

    楚修自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真气运转,准备一击了结了他。

    然而他体内的真气一窜,一股剧痛直接袭向脑海,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一头栽了下去。

    “嘭!”

    地面烟尘惊起,四周的人具是一惊。

    众人面面相觑,仔细的盯着楚修看了很久之后才确认他真的昏过去了,不由暗暗松口气。

    事实证明,楚修也不是真的无敌,之前那种强度的战斗下,他要是真的一点伤没受,众人只怕要怀疑人生了。

    其他人只是心理平衡了一下,天穹却是大喜,怒声吼道:“臭丫头,还不赶紧让开!”

    雅洛伊不知道他在吼什么,但也没有就此离开的意思,招式更见凌厉,她还有三个伙伴在,只要森特三人赶过来,天穹必死无疑。

    然而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三人有加入战斗的意思。

    扭头朝米菲三人看去,见三人真神色凝重的盯着昏倒的楚修,雅洛伊眉头微皱。

    “我们之前的表现楚修都看在眼里,你们觉得他会放过我们吗?”浮多连敬词都不用了。

    米菲和森特没有应话。“虽然我们是来帮他的,但看到我们这样子,他未必不会怀恨在心。”浮多继续说道,“如果是之前还好,他身为一个七星执事,不敢招惹仲裁的情况下即便心里不爽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但现在他的实力你们也看到了,先不说他还会不会将三位仲裁放在眼里,只要再给他几年的时间发展,他肯定会成为新的仲裁,到时候要收拾我们的话更

    简单。”米菲双眉微微下沉:“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