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浩辰身体顿时一僵,他差点忘了,没有凌知北的支援,他们哪还是叶家的对手。

    ……

    “叶星辰……”龙浩庭看着叶家那里传来的最新消息,缓缓闭上了眼,对旁边的人说道,“将这消息送给我母亲吧?”

    没过多久,龙浩庭听见后院传来哗啦啦的瓷器坠地声,轻轻叹了口气。

    龙浩辰,怕是回不来了。

    ……

    这一天,整个京城都躁动了起来。

    捂着胳膊满身是血的凌知北一路往凌家庄园逃,惹得路人惊叫连连,有警察过来拦则直接被他拍飞,更是招惹了更多的人围观。

    而在不远处,*着上身的楚修提着剑一步步的往前走着,一滴滴血液顺着剑尖落在地上。

    路边不断有人指指点点,显然猜到了楚修和凌知北的关系。

    同样有警察掏枪想要围过来,但很快被一群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拦了下来,黑衣人手里的徽章一闪而逝,随后快步往前追去。

    然而这群黑衣人却没办法阻拦路上的行人,也没办法阻碍闻讯而来的媒体。

    数架直升机跟在两人头顶,不断的汇报着两人的情况。

    楚修无动于衷,目光中依然没有半点焦点,静静的往前走着。

    ……

    “轰!”

    一辆警车停在凌知北面前,直接被他一掌拍飞,爆炸的火光冲天。

    直升机上的记者看的目瞪口呆,一时忘了说话。

    “这是什么?”半晌之后,田小蕾才嘟囔着说道,“拍电视剧吗?”

    没有回应她,摄影师也瞠目结舌的探出头,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嗡嗡嗡——

    几架直升机同时掉头往回飞。

    “怎么了?”田小蕾连忙问道,“是后面那个人发生什么了吗?”

    “不是,是他们的台长让他们回去。”助手将手机递给她,“我们台长也来了电话,让我们不要跟拍了,将之前拍的视频毁掉,掉头回去。”

    田小蕾眉头一皱,接过电话直接挂了,对驾驶员说道:“继续跟着。”

    助理和摄影师同时苦笑起来:“小蕾,能让几家电视台同时撤走,这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继续跟下去的话我们估计连饭碗都保不住。”

    “那就别吃饭!”田小蕾霸气的道,又对驾驶员说道,“陈老哥,你要是敢掉头,老娘直接跳下去。”

    “好好,我知道了大小姐。”驾驶员无奈的往前跟,他倒不怕田小蕾跳机,但得罪了这姑奶奶比丢了饭碗还要倒霉。

    “后面的情况怎么样?”田小蕾怕几人又罗嗦,连忙问道。

    “还在往这边走。”助理摇了摇头,“不过跟前面的人离得越来越远了,根本不想追人的。”

    “大概是知道他逃不了吧?”田小蕾并不在乎这些问题,只是很好奇,前面这个满脸惊恐,掉了一条胳膊的人展示的力量太恐怖了,她可是看见几个警察开枪,但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但即便如此恐怖的人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那后面的人又该如何强大?她好奇不已!

    而她一旦好奇起来,无论是谁都没办法阻止她追寻答案,哪怕是死神!

    “继续追!”

    ……

    凌家大院。

    凌家的宅子因为前一段时间凌知北和安落恒符素素的战斗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虽然在重建,但依然不适合住人,凌云是特意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

    他走到最后面的大堂,来到依然受着烈火煎熬的叶无缺面前,冷冷的注视着他。

    叶无缺身上若有若有的真气时隐时现,抵抗着烈火的灼烧。

    “老祖冲到你们叶家去了,你应该知道吧?”凌云冷笑道,“说起来,我小的时候可没少听到你的名字,什么少年天才啊,年少老成啊,还真是让人羡慕啊,但现在又如何?你还不是成了我的阶下囚?就连你们叶家也覆灭在即!”

    叶无缺一动不动。

    “安落恒死了,嘿嘿,符素素也死了。”

    叶无缺身体一僵,外放的真气突然凌乱了起来。

    “嘿嘿嘿,你怕是不知道吧,你那个保镖知道赢不了我祖爷爷,竟然把力量全给了楚修。”见叶无缺有了动静,凌云更加兴奋,“还真是慌不择路啊,竟然选择了这种方法,但楚修又如何?还不是被我祖爷爷给杀了?”

    叶无缺抬起头,冰冷的眸子落在凌云身上。

    “呜呜呜,还真是恐怖啊。”凌云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眼中却尽是笑意,“叶家大少啊,宗境四层的强者,你这是要吃了我啊!嘿嘿!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差点掉出来,指着叶无缺说道:“臭小子,别在老子面前摆出这幅面孔,你们叶家完了,彻底完了!祖爷爷原本还想留下你和叶甜甜的命,但谁让那个丫头这么不识相呢,竟然用她的命不断威胁祖爷爷,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嘿嘿,现在她怕是早已下去陪你们那两个保镖了吧?哈哈——”

    叶无缺眼中杀意凌然。

    “放心,你也很快了!”凌云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冷冷的笑了起来,“等祖爷爷回来,我会让求他把杀你的机会让给我的,嘿嘿!能亲手解决同一代中最优秀的人,这感觉还真是爽啊。”

    “呸!”

    叶无缺一口痰吐了过来,只是刚出口就被烈火融化了。

    凌云冷哼一声:“傲!再傲!我看你还能傲到什么时候,等老子将你妹妹的尸体拉过来,扒光了展示在你面前,我看你还能不能傲起来!”

    “你……你敢!”

    “哈哈哈哈!”凌云张开双手狂妄的笑着,“我敢不敢,你很快就知道了!”

    叶无缺眼中的杀意更胜!

    凌云摆摆手转身离开:“臭小子,你就在这里一个人哭吧……”

    “砰!”

    房门陡然被撞开。

    “谁!”凌云心中一惊,待看清闯进来的人时,顿时愣住了,“祖爷爷……”

    凌知北浑身是血,右臂已经被连根砍掉了,身上的气息凌乱,脸色苍白惊恐,哪还有平时半点的高山仰止的样子?

    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凌云满腔的惊恐和茫然只变成了这一句话。

    那可是在他眼中无敌的凌知北,这可是从来没遇到过对手的凌知北,这可是让安落恒和符素素两大高手也含恨而终的凌知北……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能将他打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