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抬头仰望着天花板,继续说道:“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呢,雪儿生命垂危、骷髅会动作频频,就连我哥哥,说不定也会顾忌逍遥门的壮大而选择对你们出手,要是你觉得哪怕是自己死了也没关系的话,那就永远不要醒来了……”

    沉默了很久,她才颓然的道:“我不是恨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哪怕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一想到素姨和安叔的死,我就难受的想哭。楚修,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终究还是没掉下来:“但那其实是我自大的结果,我以为能将一切掌握在手心中,我以为自己能保护所有人,却没想到害得自己最亲最近的人离开。我有时候总忍不住想,我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真的是对的吗?或者说,如果我还想要跟你在一起的话,会不会承受更大的伤害……”

    “所以说,我太自私了。”

    “对不起,楚修,我从来没想过,在我们这场追逐中,最先选择退却的,竟然是我。”

    “不过逃避是女人的权利,却不是你的。楚修,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我叶甜甜最喜欢最喜欢的人……”她的泪水终究还是落了下来,但嘴角却带着迷人的笑意,“你还有很长的路要坐下去,你还有很多人需要保护,雨柔姐、白牡丹、凌烟,还有在英伦的梅兰·凯瑟琳,听凌烟说,她已经怀了你的骨肉……”

    “楚修,我的确想让你离开这些女人,但并不是以这种方式……而我也从来没想过你会离开我,所以说,请醒过来吧,不要让你身边的人担心,也不要让我再伤心下去,如果是你的话,无论我跌进什么样的深渊,你都能拯救我吧。”

    苏雨柔端着热茶走进来的时候,叶甜甜已经离开了。

    她四下望了望,没看见叶甜甜的身影,便放下茶水,将楚修身上的被子掖好,转身朝雪儿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楚修醒了过来。

    像是只经历了平静的一夜睡眠一样。

    他往旁边看了看,见白牡丹趴在床边睡着了,俏脸风华绝代。

    楚修伸手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发。

    白牡丹身子动了动,抬起头来,与楚修四目相对,愣了几秒之后才笑了起来:“你醒了。”

    就像平常的日子看见丈夫起床一般。

    “嗯。”楚修牵住她的手,将她拉着坐在床边,然后抱在怀里,感觉着白牡丹温热的娇躯,他才真切的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家里怎么样?”

    “雪儿还昏迷着,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事情了。”白牡丹依偎在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后背,像是怕他会再一次消失一样。

    “叶家呢?”

    “也没什么事情。”

    楚修点点头,笑着说道:“去看看雪儿吧。”

    “好。”白牡丹给楚修准备拖鞋和衣服,又盯着他简单的洗漱之后,才带着他往雪儿的房间走去。

    “雨柔呢?”

    “去给雪儿请医生了,我已经给她发了消息,正赶回来。”白牡丹看了他一眼,“雨柔这些天的心情很不好,雪儿变成这样子,她一直当成自己的错。”

    楚修见过苏雨柔从房道:“没事的。”

    两人来到雪儿的房间,见有很多医生正忙碌着,楚修也没将人赶走,把脉查看雪儿的病情。

    雪儿体内的真气很凌乱,分成一股股到处乱窜着,根本没办法集合在一处,而因为年纪太小的原因,雪儿的经脉根本无法承受,如果不是她体内还有很强一部分稳固的真气,只怕早就撑不下去了。

    但楚修拥有了吸收天地真气的能力之后,对这种状态也并非一点招没有,将手按在雪儿的肚子上,尝试着将雪儿体内乱窜的真气吸收过来。

    雪儿的真气不带意志,但依然显得有些狂暴,再加上属性不同的原因,楚修也没办法吸收,只能将她的真气抵消掉。

    将她体内的乱流吸收后,楚修却没敢动她丹田里还未解封的真气,以免让她的情况雪上加霜。

    “好了。”楚修对白牡丹说,“只要好好休息,能内伤养好了就能醒过来了。”

    “这就好了?”白牡丹有些愕然,这些医生可是折腾了将近一个月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

    “当时阻止的及时,情况还没到最危险的时候。”楚修笑了笑,话没说尽。

    虽然暂时治好了,但留给雪儿的时间更短了,必须尽快找个道境的强者或者尽快升到道境才好。

    经过之前的战斗,楚修对道境的认知多了一点,也就更明白自己离道境有多远,也不想将雪儿的安危绑在自己一个人身上,想着等她醒过来后去苏旭那里看看。

    凌家大院中,那个陌生的男子给楚修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但他在苏旭面前,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凌知北被杀死,至少证明苏旭并不比他弱。

    虽然不确定苏旭是不是传说中的道境高手,但为了雪儿,总要尝试一下。

    苏雨柔没多久就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楚修苏醒的消息也传了出去,一大群人过来问候,楚修将人打发了,又将楚云送回房间,才拉着苏雨柔往房间走去。

    白牡丹知道苏雨柔需要开导,拽住想要跟进去的聂小月离开。

    楚修将苏雨柔带进房间,并没有急着解释雪儿的事情,而是捧着她的脸看了好久,随后将面带娇羞的她抱在怀里。

    苏雨柔瘦了很多,眼眶红肿,黑眼圈也很严重,嘴唇干裂的厉害,显然这些日子为他们一大一小操碎了心,也不知道她哭了多少次,埋怨了自己多少次。

    楚修心疼之余,心中也尽是自责。

    “我没事的。”苏雨柔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摸着他的胡子范青的下巴,脸袋在他怀里轻轻摩挲着,脸上尽是甜蜜的笑容,“只要你醒过来就好。”

    “对不起……”楚修昏迷之中意识一直混混沌沌的,时而清醒时而迷失,他知道自己是过不了符素素那道坎,自己不愿醒来而已,却没想到害得苏雨柔受了这么多的折磨。

    他将苏雨柔抱的更紧了些,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我们是爱人,彼此操心也是应该的,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苏雨柔抱紧他,主动问道,“雪儿的情况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