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不知道是什么制作的,烟雾是分梅毒。”暂时安全以后,楚修并没有在意周身的毒气,注意力被忒勒蜜斯吸引了过去。

    想起她那张完美到让仙女也嫉妒的脸,楚修根本不舍得离开。

    “起来!”忒勒蜜斯低声叫了一句,撑开一道真气罩,想要将雾气阻隔在外。

    嘭!

    一颗子弹射来,穿过防护罩的时候直接炸裂,烟雾弥漫,直接钻进了忒勒蜜斯的嘴里。

    忒勒蜜斯连忙捂住嘴,但不过瞬间的功夫,她的意识就扭曲了起来。

    楚修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将真气灌进她的穴位。

    “哈!”忒勒蜜斯连忙松开嘴,一口蓝雾哈了出来。

    也不管忒勒蜜斯杀人般的眼神,楚修从怀里摸出一个药丸,吞进嘴里,瞬间用真气融化,一把将忒勒蜜斯脸上的面纱揭开,直接吻了过去。

    “呜——”忒勒蜜斯瞳孔猛然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楚修。

    楚修用舌头将忒勒蜜斯的牙关顶开,将药度了过去。

    “咳咳!”一股辛辣的味道袭来,忒勒蜜斯一把推开楚修,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你干什么!”她眼中蒙上了一层雾水,不知道是被辣的还是被楚修气得。

    “当然是救你,这药丸能解毒。”楚修笑着说道。

    那也不用直接用嘴吧!

    忒勒蜜斯杀他的心都有了。

    “哗啦!”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又是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从窗外跳了进来,落在室内。

    “呼!”

    楚修一挥,满房的烟雾直接被扇到了窗外,露出窗户边上的一个带着防毒面具的男子来。

    男子大概没想到房间的人竟然没昏迷,愣在了原地。

    忒勒蜜斯见楚修再次展示了方圆的力量,并没有对这力量有多么渴求了,恨恨的瞪着他:早这样不就好了!

    “一时忘了。”楚修也想到了这一茬,嘿嘿的笑了起来。

    不过他也难说就算记得用这一招他就一定会用,毕竟忒勒蜜斯这种女人的诱惑,并不是谁都能抵挡得住的。

    楚修想起刚才忒勒蜜斯嘴里的甘甜,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木菲特大人果然猜的没错,忒勒蜜斯,你竟然跑到了华夏偷男人!”窗户边的男子冷哼道。

    “看来不需要逼宫了。”见对方直接说出来意,楚修笑道。

    忒勒蜜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神色渐渐凝重下来。

    “等我杀了这小子,再带着你回去受罚!”男子冷哼一声,一掌朝着楚修拍了过去。

    “需要留活口吗?”

    忒勒蜜斯咬牙道:“不用!”

    “那我就不客气了。”幻海龙漾在胳膊见凝聚,楚修一掌拍了过去,漫天的气流同时涌动。

    男子脸色陡然大变:“四层高阶!你是楚修!”

    他想也不想,转身就往外跑。

    “想走?”楚修冷哼一声,脚下一闪,整个人倏然消失,来到了男子的背后。

    男子在背后撑起一道护罩,直接朝着几十层高的楼下跃去。

    轰!

    真气瞬间将防护罩击碎,打在男子的身上,直接轰飞了出去。

    几十层的高度,男子想要借力减缓下降的速度都没办法,发出一道凄惨的叫声。

    唰!

    又一记子弹射来过来,楚修侧身躲开,一股真气涌出窗外,陡然间形成针芒,朝着远处急射而去。

    追芒!

    “怎么样?”忒勒蜜斯意识到周围残余的蓝色毒气对自己没用了,才慌忙跑过来。

    “跳楼的死了,狙击手逃了。”楚修淡淡的说道。

    忒勒蜜斯点点头,快速往外走去。

    楚修知道她担心萝莉两人,快步跟了上来。

    旁边的房子里,蓝色的烟雾同样到处都是,而萝莉和雅洛伊则倒在地上。

    忒勒蜜斯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求助的看向楚修。

    楚修走到两人身边,用银针扎入两人的左胸,又掏出两颗药丸,用真气碾碎,滴上血之后塞进两人嘴里:“拿水。”

    等将药末灌进去,楚修才对忒勒蜜斯说道:“这药丸是特指的,还需要用我的血和真气掺进去,基本上能解百毒。”

    说完才想起忒勒蜜斯喝的不是自己的血,而是口水,楚修连忙闭上了嘴。

    忒勒蜜斯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看他的目光如同寒冰。

    不过她心中的怒火也少了一点,之前楚修的确是单纯的救她,而不是为了占便宜,不管怎么说,她今天没有昏迷被带走或者被杀,全是楚修的功劳。

    不过她可不会将这种态度表现出来,要是让楚修误会她对刚才的事情不在意,那说不定这家伙以后会变本加厉。

    更何况她的确很在意之前的事情!

    将罗莉两人挪到另一个屋子,两人很快就醒了过来,听忒勒蜜斯介绍了刚才的经过,两人也是一阵后怕。

    只是萝莉似乎从忒勒蜜斯脸上瞧出一些东西来,看向楚修的时候也时不时的皱起眉头来。

    “我的势力和地盘被别人接受了,大部分资金也被冻结了。”忒勒蜜斯放下手机,脸色有些阴沉。

    “木菲特下手还真是快啊。”萝莉凝眉道,“只是一点苗头而已,他竟然就做到了这种地步。”

    楚修倒是不奇怪,木菲特既然选择动手了,又怎么会给忒勒蜜斯反击的机会,但要说他就此放过忒勒蜜斯也不对,以他的力量,既然有能力让忒勒蜜斯屈服一次,自然有办法让屈服第二次。

    “你准备怎么办?向他投降?还是说暂时呆在华夏,等我过去收拾他?”楚修并不在乎忒勒蜜斯会损失多少力量,他想要的只是忒勒蜜斯脑袋中骷髅会的情报。

    “呆在华夏,楚少愿意保护我们?”雅洛伊狐疑的问道。

    “当然,我们可是盟友。”

    “你觉得我们呆在这里就安全?”萝莉冷笑道。

    “华夏高手如云,木菲特根本不会只身犯险,也只敢派这些没有用的杀手过来。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以后小心些就是了。”楚修说道,“以你们的实力自保完全有余,不过如果你们愿意呆在楚家的话,我也可以保护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