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个最致命的错误!

    火山等人既然加入了逍遥门,要说跟逍遥门的管理层一个都不熟悉也不可能,这时候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上的漫不经心彻底消失了,眼中多了股骇然。

    但他们心中依然存着一丝侥幸:或许他们猜错了,或许这是另外一个大人物也说不定。

    然而这点侥幸很快被屠夫和叶玄道打破了。

    逍遥门楚修一下头号强者,叶玄道的样子无人不识,更何况他还有很明显的标志,那只空荡荡的袖子!

    叶玄道目不斜视,径直走到了楚修身边站好。

    屠夫则哈哈大笑着:“怎么了,楚少,这么急着叫我们过来,难不成有大事发生不成?”

    “哐当!”罗成浩身边的胖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的惊恐和不可置信,像是死了亲爹一样。

    罗成浩眼角抽搐,感觉一股冷汗冒了出来,眼中扫过一股惊恐之色。

    楚修!坐在他对面的,竟然就是那个杀魔楚修!一股凉意从心底里冒出来,直窜罗成浩的脑海,他想尽了楚修的身份:世家公子、警局大佬、帮会帮主、甚至是星耀会的头目,但他就是没想过,楚修竟然是楚修,逍遥

    门的门主!他的顶头上司!没有人敢招惹逍遥门?今天让他哪来的滚回哪去?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罗成浩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出的话是多么的讽刺,他竟然在威胁自己帮会的门主,威胁

    那个地下世界的无冕王者!他现在的一切春风得意是谁给的?逍遥门的威名是谁早就的?就是面前那个年轻人!而他现在竟然一头撞到了最坚定的枪头上,就算是一枪捅死,也觉得没有一个人会为

    他鸣不平!罗成浩现在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子,怎么就嚣张成这样,怎么就不能好好问清对方的姓名、身份之后再做打算,但是现在,局面已经被他整的根本没有退路,他又该怎

    么挽回?面前那个目光冰冷的年轻人,可是个真正杀人不眨眼的人物,想想凌家、龙家、天煞楼这些之前只能让他仰望的势力的下场,罗成浩根本不怀疑,如果处理不好,他的下

    场未必比那些人好到哪去!

    他冰冷的目光落在火山身上。

    火山在猜到楚修身份的那一刻,无边的绝望就在心头弥漫开来。逍遥门禁止贩毒,这不是什么秘闻,而这也是在外来帮会加入时一再申明的,他却顶风作案,分明是不将逍遥门的门规和楚修的话放在眼里,如果不被发现还好,被发现

    肯定会被严惩。

    反如果只是这样还好,最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他刚才做的事情,以及说的话。

    杀警察,劫囚车,甚至出言调戏楚修身边的女人。

    无论哪一个,都能将他推往死亡的深渊。

    而此时罗成浩望过来的眼神,无疑证明了这一点!

    罗成浩要放弃他!火山嘴角颤抖,目光中没有哀求,反而有些茫然。

    触犯楚修逆鳞的人都有什么下场,他一清二楚,但偏偏他都犯了个遍,实在难找出活命的理由。两人都这副模样,其他几人更不遑多说,除了胖子跌倒在地浑身打起摆子外,其他人慌忙退到一边,生动的说明了什么叫跟罗成浩没有半点关系,而几人脸上也尽是讪讪

    之色,似乎并没有忘记刚才挤兑楚修的画面。

    “这是怎么了?”屠夫却还没意识到情况有多麻烦,笑着说道,“老罗,你下面聚集一堆人干什么,难道要对付楚修不成?”

    说完又走到罗成浩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对楚修说道:“楚少,这是老罗罗成浩,我刚进帮会混的时候就是他带我的,是我的好兄弟。”

    “是吗?”楚修面露冷笑,“这么说现在的逍遥门是你当家做主了?那我以后就不能叫你屠夫,该叫你屠门主了吧?”

    这话一出,不仅罗成浩等人,月舞几人也是大惊。

    屠夫愣了愣,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狐疑的看了罗成浩一眼,又问道:“怎么了,楚少,难道我哪里做错了?”“是我的错,是我的错!”罗成浩连忙说道,随后又快步走到楚修身边,勾着脊背,脸上尽是谄笑,“是我没认出楚少的身份,还以为是谁过来找我们逍遥门的麻烦呢,所以

    说话重了些,冲撞了楚少,希望楚少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一道墨绿色的真气直接从楚修体内涌了出去。

    轰!

    罗成浩话还没说完,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将地上的胖子撞爬在地,又撞在沙发上,口吐鲜血。

    火山等人顿时一惊,慌忙往后撤了几分。

    “老子教育自己的手下,你有什么资格揽责任!”楚修冰冷的目光落在罗成浩身上。

    罗成浩从沙发上爬起来,眼中的怨恨一闪而过,随后低下头,不敢再有半点动作。

    他这时候才明白,怎么处理他完全要看楚修的心情,他根本没有半点讨价还价的资格,火山已经彻底完了,想拿他当资本让楚修饶了自己?门都没有。

    楚修要是连这点傲气都没有,凭什么因为一两个人就让凌家、龙家这样的大家族付出那么惨重的代价?屠夫没有理会受伤吐血的罗成浩,罗成浩虽然是他刚入行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但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再说这次他加入逍遥门,屠夫不仅没在乎他之前干的那些坏到

    流脓的事情,还让他坐了总部大楼的经理,也算对得起他了,如果他因此目中无人得罪了楚修,那受伤吐血只是轻的!

    他更在意的是罗成浩怎么得罪了楚修。

    虽然知道楚修的性格,并不会因为别人而迁怒他,但不代表屠夫自己就能为所欲为。

    屠夫求助的看向其他人,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叶玄道正想要帮屠夫说几句话,却感受到一旁张珂对他轻轻摇了摇头,识趣的闭上了嘴,张珂作为情报部门的一把手,应该很清楚楚修为什么生气,她既然警告他这时候不要多劝,显然楚修的怒火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平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