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灵儿的意识已经有些涣散,没有时间再让他确认了,他将柳岩和九灯身上的药草和药丸搜尽,将能用的都给灵儿用上,随后去山谷内采药。

    之所以敢放纵九灯将最后一味药用出来,这满山谷的珍贵草药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神农药典》中详细记载着这些药的作用,而且效果比一般的药更好,虽然断脉散的解药有些复杂,但在其中找到替代品并不困难。

    刚才一路走过,楚修已经确定了大部分可以使用的药。

    而现在,就赌一把吧。

    半个小时候,柳岩悠悠的醒了过来,睁眼的那一刻,她陡然做了起来,慌忙去看自己的身子,见胸口的衣服被撕碎,她差点哭出来,直到确认其他衣服没事后,她才彻底松了口气。

    难道九灯放过她了?柳岩目光四下扫过,很快发现了九灯的尸体,微微一愣。

    “楚修?”她脸上多了些喜色,缓慢站起身朝四周看去,看到屋中盘膝而坐的楚修后暗暗松了口气。

    这家伙,难道刚才昏迷只是他伪装的?柳岩暗暗哼了一声,心中有些不愉快,但这点不愉快很快被宝物失而复得,而她自己也没事给冲散了。

    她走向木屋,目光在*的灵儿身上转悠了一会儿,随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问道:“她怎么样?”

    “基本上稳定了。”解毒的过程很顺利,楚修也暗暗松了口气,要不然他就得马不停蹄的带着灵儿离开这里了。

    柳岩见楚修身边摆着几个木盒,脸色未必,连忙去翻自己的兜子,随后冷哼一声:“你就这么对待昏迷的人?”

    “除了给灵儿止毒的,其他的都没动。”

    “还算你有良心。”柳岩这才转忧为喜,将地上的盒子尽数收起来,又问道:“道境心得呢?”

    楚修指了指远处的草地。

    “你没看?”柳岩有些诧异,道境心得,即便对楚修来说也是宝贝吧?

    “你看看就知道了。”

    柳岩有些疑惑,但还是走出去将心得捡了起来,随手翻了几张,脸色有些难堪:“什么都没有!”

    “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楚修说道,“青云子应该是在告诉我们道境根本没有固定的规律可循,每个人踏入道境的方法不同,遵从本心就好。”

    “那不还是相当于什么都没说?”柳岩轻哼一声,想要将书扔了,又怕书中还藏着什么秘密,随后收进怀里,准备以后再研究研究。

    她走到楚修身边,将一个木盒递给楚修:“这是地元丹,不仅能让我们快速吸收周身的真气,还能将真气留在体内,化为己用。”

    楚修诧异的接过盒子:“你哪来的这么神奇的东西。”

    “你以为我凭什么敢说让你提升一个小境界?”见楚修也没见过这东西,柳岩脸上多了些得意,“青柳门的炼丹术是青云子传承下来的,其中很多匪夷所思的丹药,怕是你听都没听过。”

    不过这丹药虽然厉害,药材也同样难找,柳岩也是加入十老会,搜尽整个世界才攒齐的。

    楚修点点头,单是这地元丹他就没听过,《神农药典》一直视炼丹为小道,并没有太多的描写。

    不过柳岩竟然将这样的宝贝分享给他,倒是让他有了不少好感。

    柳岩又道:“这山谷有这么多传说中的药材,等以后我炼了更好的丹药再送给你。”

    “多谢。”

    “客气,不过你也需要付出相等的代价。”

    楚修瞥了她一眼,见柳岩脸上露出一丝狭促的笑容,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将盒子的丹药取出来吞进嘴里,开始运转体内的真气。

    呼!

    四周的空气猛然流动了过来,一丝丝真气化成青色钻入他体内。

    看着猛然扭动的空气,柳岩暗暗咂舌,瞪了楚修一眼:“还真是变态。”

    怕真气全被楚修吸收了,她赶紧吞一口地元丹,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楚修能调动天地真气为己用,吸收的速度自然很快,而地元丹的效果也不差,能将他流进他体内的一般真气留下来,融入肌肤和真气之中。

    他的修为,快速的提升着。

    柳岩在楚修身边呆了一会儿,感觉周边的真气都被他掠夺走了,有些无奈的站起身,在他身边放了两个木盒之后,转身往湖水的对面走去。

    离开木屋数百米后,再回头看木屋的情况,柳岩更是目瞪口呆,整个天空都聚拢着一道道青色的雾气,湖中的涟漪一*朝着木屋的方向荡去,四周树木花草也朝楚修倾斜着,仿佛那里是个黑洞一般。

    柳岩突然有些明悟,青云子所说的道境,难道就是让他们吸收这福地的真气,然后再晋升?

    这也就能解释心得为什么是空白的了,因为进入道境的方法根本不在那本书上,而是早就藏在青云门的传承中。

    进入这里的各种传承宝物,地元丹都只是钥匙而已,真正的关键却是这里浓郁的真气,之所以不将心得写出来,也是怕青云门外的人物得到这一切吧。

    只是千妨万妨,家贼难防,青云子又怎么能猜得到,柳岩作为青云门的传人,费劲心思的到了这里之后,竟然给楚修做了嫁衣。

    柳岩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委屈,明明是她的宝藏,明明她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反而楚修得到的最多。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竟然没有半点的愤怒,只是另一个念头更重:一定要得到楚修,然后彻底控制他。

    想到这一点,她的嘴角荡开一丝丝得意的笑意。

    轰!

    体内的真气陡然爆炸,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修不为所动,继续吸收真气。

    斗转星移,天空夜色降临之际,楚修体内的真气彻底化成了水流,从每一寸肌肤、血肉中流出,汇入丹田。

    宗境四层巅峰之境!

    他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踏入了。

    楚修睁开眼,长长的吞了口浊气,脸上却尽是笑容。

    还真是捡了个大便宜,原本只是想着应付一下柳岩,却没想到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

    单是他刚才吸收的真气,就抵得上几年的修炼了。

    地元丹的效果已经没有了,楚修却有些意犹未尽,空中的真气还很浓郁呢,继续吸收下去会达到什么境界,他很好奇。

    楚修往旁边看去,见地面上放着两个木盒,微微有些意外。

    自己是不是看错柳岩了,这丫头虽然性格毒辣、没有人性,但对盟友还是不错的嘛。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对于师兄杀父的人,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感,他也能猜出,柳岩肯定是想将幽灵红功法的效果应用在自己身上,才会不介意他不断强大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