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说这也是不错的结果,一方面是因为你有了自己爱的人,一方面则是楚修心中对你再没有了戒备,也不会有杀意。”岳如华抱着她说道,“小岩,不如尝试着让楚修喜欢上你,从心理上来控制他如何?”

    “嗯!”柳岩重重了嗯了一声,只有那样,她才能有活下去的动力吧。

    ……

    西北,荒漠。

    罗布泊区域,狂沙肆虐,气候干燥。

    血老怪、庞敬堂、庄白生六人立在沙漠之中,任凭风吹沙打,岿然不动。

    柳人的真气形成六道气柱,冲天而起,却在数十米高的地方消失不见,仿佛那里有无形的洞口一样。

    而那名叫伯然的男子站在六人中间,散发出来的磅礴真气比六人加在一起还要恐怖。

    十分钟过后,血老怪等人额头都见了汗渍,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原本毫无异样的半空才发生一点点变化。

    如同水纹涟漪般,无色的气波从六人的头顶荡漾开去。

    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口露了出来,一丝黄色的光芒从中透出来,与周围的沙漠如出一辙。

    血老怪六人面露喜色,慌忙增加真气。

    洞口越来越大,从拇指变成了手掌,随后又从手掌变成头颅大小……

    一座黄色的山脉映入眼帘。

    那山脉如同倒悬在空中,随着洞口的慢慢变大展现在众人眼前,仿佛随时会倒塌一般。

    “哈哈,有戏!”血老怪叫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洞口急速收缩了起来。

    “啊啊啊啊,血老怪你个乌鸦嘴!”婴婆大怒,慌忙加大真气输出!

    其他人不敢再大意,同样增加真气,但任凭他们将无数真气灌进去,洞口还是快速收缩着,很快消失不见。

    空中再次变得波澜不惊。

    “草!”庄白生骂了一句。

    其他人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也只有中间的男子神色不变,脸上没有半点失落。

    “真是可惜,就差一点点,缺一个人果然不行!”龙宇明叹了口气。

    “要是凌知北在,我们肯定能进去!”血老怪咬牙,“楚修那小子,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他!”

    “七星缺位,看来还得找个人来。”中间的男子说道,“几位还认识四层巅峰的高手吗?”

    “我倒是认识几个,不过也只是普通的四层巅峰,应该满足不了要求。”庞敬堂说道。

    “那就劳烦你去请一下吧。”男子说道,“不管有没有用,试一下总无妨。”

    庞敬堂点点头:“好。”

    “那我也去找找乌鸦那个老头子。”婴婆说道。

    男子点点头:“既然如此,大家就先散了,只要愿意来的都可以叫来,一个星期后再在这里集合。”

    说完径直往外走去。

    ……

    三天后,楚修和苏醒过来的灵儿以及雪妩辞别。

    灵儿依依不舍,雪妩却咬牙切齿的瞪着楚修,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

    楚修并不在意她的神色,反而朝她呲牙笑了笑。

    两天前,灵儿的体内的毒处理就清醒过来了,楚修想让她帮助雪妩除毒,但灵儿以身体还未康复、感知有偏差为由拒绝了,反而怂恿楚修治疗,还让雪妩脱干净让楚修摸骨以防出错。

    雪妩自然是宁死也不愿意,却直接被灵儿点燃了舍皮,彻底引发了体内的毒。

    形势危急,楚修也不能跟灵儿发火,只能赶快救人,而他也记得雪妩冤枉他却不道歉的事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拉着灵儿将雪妩那一套似乎穿了一万年的皮衣拨了下来,隔着一套白内衣帮她摸起骨来。

    只是他对雪妩就不像灵儿那么客气了,再说雪妩的身材也很好,就算忍也忍不住,期间占了不少便宜,就差没将她剥光就地正法了,所以她才这幅模样。

    占了别人的便宜还能不让人骂两句,楚修自然不在意雪妩吃人般的目光,还饶有兴趣的扫了扫她的身材,回味着两天前的感觉。

    雪妩冷哼一声,转身往车上走去。

    灵儿走到楚修面前,张开手踮起脚抱了抱楚修的脖子:“楚修哥哥,我真的走了。”

    楚修将她想要亲过来的脸推开,笑着说道:“赶紧回去吧,跟师伯解释一下九灯的事情,别让他记恨我。”

    “放心吧,你救了我和师姐,师父怎么会恨你呢,说不定到时候一高兴,还会将师姐许配给你呢。”灵儿咯咯的笑了起来。

    “算了吧,我可消受不起。”

    “师姐其实很温柔呢,你就得了便宜还卖乖吧。”灵儿噘嘴不满的道。

    “好了好了,赶紧走啊。”楚修推着灵儿进车,还没关上车门,雪妩猛地一踩油门,车子陡然窜了出去。

    楚修轻松的让开,听着灵儿不满的大叫声越来越远,笑着摇了摇头。

    目送车子远去后,楚修脸上的笑意消失,转过身,目光落在远处的山脉中。

    接下来,该回去拿宝藏了。

    ……

    半个月后,楚修赶回了楚家。

    苏雨柔已经开始将倾城国际的业务重心转移到京都,也在楚家住了下来,楚修一回来,她第一时间迎了出来,见楚修浑身上下并没有受伤的样子才松了口气。

    “怎么,担心我,我不是让灵儿给你打电话了吗?只是在山里办点事情而已。”楚修笑着拉住她的手。

    “话是这么说,不过即便有危险你也不会跟我说。”苏雨柔无奈的说道,“只有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会觉得安心。”

    “那你现在安心了?”楚修笑着说道。

    苏雨柔脸色微醺,但还是坚定的点点头。

    “哦,对了,有一个人等了你好几天了。”苏雨柔突然间想起什么,对楚修说道。

    “等我,谁?”

    “叫刘伯然,我不认识。”

    “刘伯然?”楚修想了一会儿,也没想起在那见过,“在哪?”

    “在大厅内跟老爷子说话。”苏雨柔笑着说道,“他似乎跟老爷子很聊得来。”

    能跟老爷子聊得来的,年纪也不小吧?楚修点点头,不再多问,径直往大堂走去。

    刚刚迈进大堂,他的脚步一顿,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小文回来了。”楚云看见楚修,笑着说道,“伯然已经等你好几天了,也联系不上你,再不回来的话他就要走了。”

    坐在楚云对面的,正是当初出现在凌家的神秘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