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还真是悲哀啊,叶甜甜闭上眼,不想看见自己右手鲜血飞溅的样子。

    “嘿嘿!”婴婆得意的笑了起来,叶甜甜遭殃正是她乐于看到的,而且事情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即便刘伯然问责起来,她也不用担心自己有任何问题。

    其他人则是一脸冷漠,一个小人物的生死,他们并不放在心上。

    嗡——

    一道尖锐的长鸣声陡然从远处响起,却刹时间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地上的黄沙都卷了起来,但在远处刚起之际,叶甜甜手中的剑已经落在了地上。

    “嗙!”

    一个巴掌大的圆环之刃从断人离和叶甜甜手下飞过,这圆刃中间镂空,两端未连,连个握手的地方都没有,实在诡异,但精黑的色泽中泛着青芒,一个就不是凡物。

    嗡!

    弹掉叶甜甜手中的剑后,圆刃在两人数米完陡然停止,而后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

    断人离脸色一变,慌忙松开叶甜甜的手腕往后退去。

    然而为时已晚。

    唰!

    一道血痕在空中洒出。

    “啊!”断人离惨叫一声,捂着手快步往后退去,低头看了一眼,见自己的小拇指已经被连根截断了,不由又是大怒又是大惊。

    其他人也被这陡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纷纷停下打斗,朝着圆刃飞来的方向看去。

    那里,两道黄沙雾尘弥漫,而在黄沙之中,一个人影缓缓走了过来。

    待看清来人,婴婆等人脸色顿时大变:“楚修!”

    叶甜甜一愣,随即委屈的撅起嘴来,轻轻的哼了一声。

    她自然能猜出刘伯然绑架自己的原因,所以倒也不奇怪楚修会来这里,只是他偏要在这最后关头才赶到吗,要是再晚来半分钟,她的手臂已经没有了。

    “他就是楚修?”丘墟道长几人没见过楚修,这时候倒是有些意外,“跟传闻中的不一样啊。”

    他所说的传闻,自然并不是指江湖弄出来的高手排名,而是指婴婆等人嘴里所说的消息。

    现在的楚修,并非宗境四层高阶,而是巅峰之境。

    而且真气之凝练,气势之恢宏,比起他们来也没有丝毫不弱。

    婴婆几人自然都发现了这情况,脸色更加难堪,他们之前还觉得若是没有叶星辰的力量,楚修根本不配与他们交手,但谁能想到,短短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他竟然从高阶一跃到了巅峰,成了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这些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不世出的天才绝冠般的人物,但跟楚修比起来,他们突然觉得自己可笑。

    他们耗尽一生才拥有的修为,楚修不过二十多岁就做到了,他们视如天壑一般的境界壁垒,在楚修面前像是不存在一样。

    楚修没有去看众人一眼,径直走到叶甜甜面前,见她只是袖子破了,身上并没有其他伤势,暗暗松了口气。

    “你就是楚修!”断人离怨恨的目光盯着楚修的后背,眼中尽是杀意。

    松口气,却并不意味着楚修心中的怒火就能放下,他听过断人离的名头,也见过断人离的照片,更明白这一群高手究竟是什么心态,才能放着这样一个高手来对付叶甜甜。

    一群威名赫赫的超级高手,却来联手欺负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楚修心中又如何不怒。

    他左手成爪,真气一放一收,地上的剑已经被他攥到了手中,随后猛然一甩,长剑发出一道轻锐的龙鸣声,画出一道白浪,直接朝着断人离刺去。

    嗡!

    断人离冷哼一声,两指并拢在身前划出一道圆环,一道真气之柱朝着长剑迎去。

    然而让他吃惊的是,长剑竟然轻易的刺穿了他的防御,朝着他身上招呼了过来。

    断人离脸色微变,他终于意识到:楚修的修为,并不比他稍弱。

    他不敢再有丝毫大意,抽身后退,同时侧身躲开。

    “吼!”

    脚下黄沙滚动,一道土黄色的真气之龙陡然钻了出来,朝着他扑了过来。

    断人离双手直接朝前拍去,真气鼓动,将飞来的龙拍散。

    黄沙弥漫,烟尘滚滚。

    楚修破尘而出,一拳朝着断人离砸了够来。

    吼!

    虎啸龙吟。

    他的神色如千载寒冰,眼中杀意泛滥无边,让人望而生畏。

    断人离退势猛止,脸上闪过一丝暴虐,磅礴的真气从体内升起,同样一拳朝着楚修迎了过去:“雷霆万钧!”

    嘭!

    沉闷的声音响起。

    轰!

    以两人的拳头为中心,爆破声响起,地上的黄沙朝着四周滚滚而去。

    断人离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划过一道弧线,狠狠的砸在远处的沙坡上,整个人都砸了进去。

    血老怪等人都没想到这种结果,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

    虽然看出了楚修是宗境四层巅峰的修为,但满打满算他晋级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竟然一招让断人离败北?

    婴婆等人面面相觑,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凝重。

    断人离的实力纵然不如他们,但好歹也算是巅峰的实力,楚修既然能轻而易举的击败他,就不再是他们能够小觑的了。

    “这家伙!”婴婆的脸色难看至极。

    原本以为没了叶星辰的力量,收拾楚修不过是砍瓜切菜一样容易,但现在看来,她太天真了。

    要是再等一段时间,她还没有能力报仇都说不准。

    “不错不错。后生可畏。”丘墟道长呵呵的笑着,脸上尽是欣赏。

    叶甜甜同样喜不自禁,以她的实力根本看不透楚修现在的境界,还以为他依然是四层高阶呢,纵然觉得他能打败断人离,也至少也会费一番功夫才对,却没想到半个月没见而已,他竟然到达了这种程度。

    她的嘴角多了些笑意,脸上多了些自傲。

    嘭!

    断人离猛然从沙堆中翻身而起,面露骇然:“怎么可能!”

    楚修的修为竟然比他还要高深。

    他这次倒不会将原因归在大意上,那只是自欺欺人,但正是因为如此他的脸色才更加难看,也多了些惧意。

    他是狂,但不傻,既然打不过楚修,那继续打下去根本没有好果子吃。

    然而楚修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衣服无风自动,全身的真气都涌动起来,一股狂暴冷冽的气势蔓延而去。

    如果他再晚上几秒,叶甜甜的胳膊已经不见了,如果再晚几分钟,发生什么事情实在难知——断人离,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