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境二层。”叶甜甜和楚修相视一眼,眼里都多了些笑意,“果然有猫腻。”

    “这是怎么回事?”楚修诧异的问道。

    沙人对付他的时候是四层巅峰,对付叶甜甜却变成了宗境二层,很显然,他是根据对手来变化实力的,而且绝不会比对手强太多就是了。

    “应该也是意志的关系。”叶甜甜猜想到,“意志本来就是虚妄的,能强能弱,这沙人能改变实力也不奇怪。”

    “可是如果单纯来对敌的话,不应该是越强越好吗?”楚修问着,眼里渐渐多了些明悟,“还是说他们只能这样?”

    叶甜甜瞥了他一眼:“你有方法了?”

    “可以试试,你先退开。”楚修说道。

    叶甜甜点头往后退去,却发现楚修立在沙人马下,竟然不再反击,任由长枪捅向他的胸口,不由大惊失色:“楚修!”

    “嘭!”

    长枪却直接变成了散沙,而沙人和战马也随风消散,再无一丝痕迹。

    叶甜甜赶到楚修身边,见他没事,暗暗松了口气,随后一脚踢在楚修的腿肚上,抿嘴瞪着他。

    楚修轻笑,解释道:“我刚才尝试着将所有的真气和意志掩藏起来,让自己成为普通人,果然,这沙子也就是恢复成真正的沙子了,看来我们推断的没错。”

    叶甜甜依旧不满的看着他:“万一错了你!”

    “即便错了也只是受伤而已,对我来说也没什么。”话虽这么说,但楚修还是很享受叶甜甜担心他的样子,伸手将她的手攥在手心,继续朝城池内走去,“走吧。”

    叶甜甜轻哼一声,反手扣住楚修的无指,紧紧的攥着。

    刚才那一刻,真的吓得她心都要碎了,她实在不敢想象楚修死在她面前的话,她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幸好我们两个走在一起才发现蹊跷,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办法处理。”“他们实力都差不多,即便没分开要应付的沙人骑兵实力也差不多,不注意的话根本察觉不出来。”叶甜甜想到其他人被沙人折磨的焦头烂额的样子,脸上终于多了些笑意

    ,“最好死两三个才好。”

    楚修轻笑,如果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这沙人的确难对付,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长时间拿不下来,纵然是强大如刘伯然,一时间怕也过不了这一关吧?

    再者说,即便他们能察觉出一丝不对劲,又有谁敢像他一样不要命的收回所有的真气硬挨一枪,他们可没有他这么强大的恢复力。

    两人沿着城池往里走,倒是没再遇见别的东西,一路到了宫殿前。

    宫殿里似乎经历了更多的战斗,被毁的更严重,而这里除了残破的建筑外再没有其他的东西,实在看不出有宝藏的样子。

    “看那里。”叶甜甜指着宫殿背后的山脉说道。

    山脉上有一个巨大的洞口,足有三层楼那么高,悠悠不知通往何处。

    两人走过去,见洞口的一侧写着四个大字:楼兰洞天!

    “难道刘伯然找的东西在里面?”

    “走吧。”楚修说道,“如果事不可为的话我们就退回来,不要贪恋。”

    “嗯。”

    两人比其他人更早一步,有机会获得最大好处的同时,也意味着要冒最大的危险。

    两人迈入山洞之中,见偌大的山洞两侧石壁上镶满了夜明珠,将山洞照耀的恍恍惚惚。

    黑暗的角落里,一团黑影悉悉率率的爬了起来,形成一个黑色的人影,手里拿着一把大刀。

    随即更多的人影冒了出来。

    与之前的沙人并无二样。楚修冲过去试了一下,依然是巅境的境界,他尝试着不放任何真气和意志为被砍了一刀,见黑色的刀影砍进自己的皮肤,知道这些小兵跟沙人骑兵的原理不同,也不再试

    探。

    将小兵解决以后,果然出现了一个骑着黑马的骷髅将军,楚修两人稍作试探后像解决沙人骑兵一样解决了他。

    继续往里走,不再见任何的变故,但两人走出数千米后,却见山洞尽头大亮,竟然已经到了山体的另一侧。

    楚修带着叶甜甜走到洞口处,往前眼前一马平川的沙漠,愕然震惊。

    整个大地像是被一剑削平了一样,平坦的没有半点崎岖,地面上也没有任何的坑洼,纵然是沙丘也被隔绝在千米以外,无法再往近处移动分毫。

    而在两人不远处的大地上,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圆形巨阵刻画在地上,褐色的纹路清晰可见,繁琐奥妙。

    巨阵中间,有一个三五米长的石台。

    两人走向石台,见石台上还有三个小石台,上面各自摆着一本书、一个木盒和一个巴掌大的方鼎。

    “看后面。”叶甜甜突然说道。

    楚修收回目光,扭头往后看去,才注意到整个山壁也像是被一剑削开一样,一半山脉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平坦的山壁,上面写着篆体大字。“万年前,天地间大修者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吾等心向往之;千年之前,吾等漫漫求索,始终不得大道,方知灵气之凋落、天宝之没,非人力可逆;吾望百年以后,灵力

    耗竭一空,将再无生存之所,故聚天下英豪于此,舍殁一战,踏破虚空,以辟前辈之行径……”“万年以前,世上有修仙者,可上天下地,可移山填海,可万古不朽。”刘伯然从山洞中缓缓走过来,笑着说道,“千年以前,世上有修真者,可御剑飞行,可瞬息万里,可

    踏破虚空。而现在,满世界剩下的只有凡人了。”

    说完又笑眯眯的看着楚修两人说道:“你们果然是第一个看破两仪相境的。”

    两仪相境应该就是之前的沙人和骷髅兵,楚修没在意,而是问道:“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关于古人上天入地一说,难道不只是神话?”“现在看来的确是神话,但在以前可不是。一个星球的资源毕竟是有限的,当修仙者的资源耗尽,那就只适合修真者生存,当修真者的资源耗尽,那就只剩下武林了,当武林也无法存在,这个世界上连武功都只会成为传说。”刘伯然笑着说道,“就像现在,凡人和热武器彻底统治了世界,但千百年以后,资源耗尽,地球上甚至连凡人都无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