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道境掠夺天地真气的能力,婴婆暗暗羡慕,但也没想太多。

    但当她的目光落在楚修身上是,脸上多了些嫉妒。

    楚修造成的声势同样不小,他的头顶有一个小型的龙卷风,空气的真气尽数化成了青色,随着龙卷风往他体内灌入。

    再看一眼其他人,周边也只是一点点微风而已。

    婴婆眼里多了些阴霾,这样下去,他们跟楚修的差距更大了。

    只是人家年纪轻轻的就悟透了道境的真谛,他们一大把年纪了还是这样,有什么可比的?婴婆越想越气,很干脆的吞了两个地元丹,继续修炼。

    可不能让楚修那小子专美于前,要是楚修晋升到了道境而他们没有,他们必死无疑。

    楚修体内的筋骨被天元丹一点点改造着,原本已经盛不下真气的身体重新开始容纳天地间的真气。

    有了上一次在青云福地的经验,他这次一点都不急。

    而他更在意叶甜甜。

    在地元丹的作用下,叶甜甜的修为稳步上升中,很快就冲破了宗境三层。

    “尝试着调动真气的属性。”楚修提醒到。

    叶甜甜睁开眼,瞥了楚修一眼,蹙眉捂着鼻子:“好臭。”

    楚修低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身体竟然被黑色的杂质覆盖着,一股恶臭传了出来。

    这是天元丹的作用?楚修站起身,将杂质甩掉,但衣服上依然到处都是。

    好歹臭味消散了一些,楚修也不再多管,对叶甜甜说道:“你先尝试着晋升到三层巅峰,等会用一颗天元丹,看看能不能晋升到四层。”

    叶甜甜面露犹豫,她倒不怕扩充经脉打通穴位的痛苦,只是怕想楚修一样臭不可闻。

    楚修却没多想,认真的说道:“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叶甜甜白了他一眼,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楚修不再多说,取出五颗地元丹和一颗天元丹,吞下去继续修炼起来。

    一天之后,楚修体内不再有杂质冒出,而他的修为也更近了一步,达到了当初吞噬叶星辰杀意所达到的境界——次道境。

    地元丹和天元丹都不再发挥作用,楚修知道需要达到道境还需要其他的机缘,也不再强求,专心给叶甜甜护法。

    叶甜甜吞了一颗天元丹,正在冲击宗境四层。

    天元丹是洗髓用的,叶甜甜虽然只是宗境三层,但服下天元丹后依旧是洗髓,她的身上同样冒出一层薄薄的黑色杂质,但杂质过后,一股浓郁的香气散发开了。

    楚修小心翼翼的将她脸上的灰尘擦掉,闻着这股幽香,忍不住想在她脸上亲一口。

    但他终究还是忍了下来,仔细的查看着叶甜甜的情况。

    天元丹能降低扩充经脉的痛苦,但也不能完全消除,体内的刺痛很快让叶甜甜蹙起了眉头。

    楚修握住她的手,将真气输入她的体内,帮她修复体内受伤的组织。

    叶甜甜的眉头很快舒缓,继续吸收外界的真气。

    而在古城之中,不断往地下渗的真气终于停止了下来,而在古城的最中央,地面开始缓缓下陷,露出一口拇指大的洞口来……

    轰!

    巨阵中,丘墟道长周身猛然凝聚了一股龙卷风,狂暴、血腥的气息以他为中心散布开去。

    婴婆等人睁开眼,骇然的看着他。

    刘伯然也睁开了眼,望了过去。

    “这是……”庄白生面露喜色,“丘墟道长领悟天地真气的应用了!”

    丘墟道长快速的翻开容纳袋,将里面的地元丹尽数吞进口中。

    “他要冲击道境!”其他人很快意识到了丘墟道长这是要一鼓作气冲击道境,大惊失色。

    楚修也皱眉看了过去。

    气流更加疯狂的涌进丘墟道长的体内,他衣服呼呼作响,面皮时不时的鼓起一块。

    他大喝一声,咬紧牙关,继续强纳着四周的真气。

    婴婆等人神色变化,目光复杂。

    他们自然不喜欢有人比自己更早踏入道境,但如果丘墟道长成功就意味着他们也有可能进入道境,这却是他们让你希望看到的。

    毕竟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而且是传说中的境界,如果能踏入,意味着他们就能够彻底无视世间的一切规则了。

    “来!”丘墟道长大喝一声,四周的真气化成一股血红色的风,陡然凝聚过去。

    刹那之间,这股风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丘墟道长猛地睁眼,一股精光亮起,他翻身而起,哈哈大笑起来。

    “恭喜丘墟道长踏入至高无上的道境。”众人纷纷起身道喜,即便再嫉妒,这时候他们脸上也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悦。

    “哈哈哈!”丘墟道长笑声更显张狂。

    “多谢刘先生,多谢各位。”丘墟道长再没了之前半点的沉稳和收敛,如同三十出头的莽撞大汉,四下拱手说道。

    楚修倒不觉得奇怪,多年夙愿一朝实现,纵然是丘墟道长这样的人物也难以免俗。

    他看向刘伯然,刘伯然既然将天元丹全部交给了他,就说明他不希望有其他人晋升到道境,不知道这时候对丘墟道长晋升到道境有什么想法。

    刘伯然嘴角露出一丝嘲弄,重新闭上了眼睛。

    楚修微愣。

    “呃——”丘墟道长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庄白生连忙问道:“道长,怎么了?”

    不用他解释,众人很快发现了异常。

    丘墟道长的气势开始外泄,他的脸部重新鼓了起来,眼中布满了血丝。

    “道长?”庄白生大惊,正要走过去却被庞敬堂拉了下来。

    “怎么可能!”丘墟道长面露愤怒,双手按在丹田处想要压制体内的真气。

    然而更狂暴的气势从他体内窜出来,血红色的真气开始不断外泄。

    “轰!”

    下一秒,他的身体陡然爆炸,血水漫天散开。

    楚修撑起防护罩将血水挡在外面,眉头轻皱。

    全场寂然。

    “怎么会这样?”庄白生茫然的道。

    “踏入道境靠的可不止是真气。”刘伯然淡淡的声音响起,“以骨为根,以意志为体,领悟真正的规则才能真正的踏入道境。丘墟只是摸到了门槛而已,就忍不住诱惑想要一蹴而就,有此下场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