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耳曼。

    一座静谧的庄园内,坐着骷髅会的三大巨头。

    轮值大仲裁,普拉修斯;大仲裁,木菲特;骷髅会最至高无上的存在米修斯·奥斯汀。

    木菲特是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金黄色的头发显得高贵而儒雅,神色平静,狭长的目光有些透露着凌厉。

    而米修斯·奥斯汀则显得有些猥琐,脊背佝偻,形象老迈,如果不是跟普拉修斯两人坐在一起,谁也看不出他竟然是执掌骷髅会的存在。

    这三人,于整个世界而言,都是巅峰的存在。

    “事情都办妥了吗?”米修斯·奥斯汀笑着问道。

    “所有的人都响应召集了,一个星期后在演武场集合。”普拉修斯恭敬的道。

    “那就好。”米修斯·奥斯汀脸上的笑意更胜,转悠着手里的两颗回魂珠,悠悠的说道,“等这次的事情结束,我就会退下大仲裁之位,到时候你们两个也能更进一步了。”

    普拉修斯和木菲特具是一惊,眼中的喜色一闪而逝,随即冷静下来,恭敬的道:“一切听奥斯汀大人差遣。”

    随后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多了些杀意。

    米修斯·奥斯汀让位,两人的对手只有一个。

    米修斯·奥斯汀将两人的眼神看在眼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英伦的事情怎么样了?”

    “正在着手办理,应该没有问题。”

    “那就好,等将两位夫人请过来,那位小朋友……”米修斯·奥斯汀的话没说完,眼中的笑意便渐渐消失,缓缓站了起来。

    木菲特两人连忙跟着站起:“奥斯汀大人,怎么了?”

    “有趣有趣,竟然有人晋升道境。”他低头看了一眼,见右手掌心的魂印消失,微微眯起了眼睛,笑意更胜,“啧啧,真没想到,竟然是这位小朋友。”

    这个世界上很多有机会晋升道境的人,都被他下了印记,因为某些原因,楚修也不例外。

    “道境?”普拉修斯和木菲特都是一惊,随即羡慕的道,“大人,是谁?”

    “我们的老朋友,楚修。”

    哗啦!

    普拉修斯身子一晃,将桌上的茶杯撞翻在地。

    米修斯·奥斯汀看过去,见他脸色煞白,浑身打怵,不由笑着摇摇头。

    普拉修斯很清楚楚修晋升到道境后他的下场,虽然之前有示好的意思,但他自己都明白自己有多少诚意,他之前不过是想先稳住楚修,而后徐徐图之而已,却没想到楚修竟然如此恐怖,在这个时候晋升道境!

    一旦楚修成功了,普拉修斯明白他根本没有活着的可能。

    木菲特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忒勒蜜斯的情况他很清楚,也清楚以忒勒蜜斯的容貌,根本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得住,说不定两人早就勾搭上了,这种情况下,楚修会饶得了他才怪。

    “放心吧,那小子必死无疑。”米修斯·奥斯汀笑着说道。

    “哦?”普拉修斯两人同时抬起头来。

    “这个世界真气稀薄,根本没有晋升道境的条件,而我的魂印既然有反应就说明楚修并没有在洞天福地之中,那必然也不会有什么奇遇,这个时候选择晋升道境,跟找死没什么区别。”米修斯·奥斯汀笑着说道,“之前还担心他捣乱,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通知伦敦的人,不用将那两人带回来了,直接杀了吧。”

    “奥斯汀大人,您确定吗?”普拉修斯大喜,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米修斯·奥斯汀闻言微微皱眉。

    普拉修斯心中叫遭,慌忙矮下身子:“属下该死,竟然质疑大人。”

    “好了。”米修斯·奥斯汀摆摆手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任何意外。”

    ……

    楚修同样意识到了自己情况的糟糕,但他现在就像是局外人,除了咬牙忍着身体的疼痛外,根本做不了什么。

    体内的真气开始疯狂的乱窜起来,不断的破坏着血肉组织,体外的风力更加强大,让方圆百米的气流都凌乱了起来,如同飓风过境一般,花草树木直接被搅飞了起来。

    他尽量吸收着其中的真气,但那一丝丝连颜色都不显现的真气根本杯水车薪,于他的身体没有半分益处。

    还真是惨淡。楚修苦笑。

    劳么子的命运之子,费尽千辛万苦的走到这一步,没想到死的这么憋屈。

    楚修很干脆的躺在了地上,不再做无用功。

    大难不死的喜悦被苏旭那群人赶走了,看到楚家情形的愉悦心情也被眼前的困境淹没了,楚修当真觉得老天在捉弄他。

    “刺啦——”

    狂风将衣服尽数撕烂,在他周身转了几圈后飞远。

    一个木盒子和一本书掉落在地上,楚修发现是在楼兰洞天内得到的阴阳混沌诀和另一个没打开东西,也没在意,继续躺着。

    哗啦啦——

    阴阳混沌决被风卷走,木盒也随着破碎,从中滚出三个葱绿的珠子来。

    珠子如台球般大小,掌心可握,在夜色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异常漂亮。

    但楚修此时并没有欣赏的心情。

    咔嚓!

    一个珠子破碎。

    另外两个珠子在被吹向远处。

    浓密的真气从破碎的珠子中疯狂的涌了出来,瞬间将楚修笼罩住。

    四周的风,戛然而止。

    像是被水包围了一样,一股凉意侵遍楚修全身,他体内的撕扯感烟消云散,如饥似渴的吸收着周围的真气,被破坏的血肉快速的复原着。

    楚修愕然了半天,嘴角咧开一道夸张的弧度,哈哈大笑了起来。

    “贼老天,算你狠!”

    他也懒得多骂几句,快速的坐起身,盘膝开始吸收真气。

    绿色珠子碎裂后涌出的真气并不多,只覆盖楚修方圆几米的距离而已,但这股真气极其浓郁,比他体内的真气还要密上几分,楚修想要吸收完并不容易。

    其实仔细想来也不奇怪,上一个开启楼兰洞天的人既然是想阻止有人打开传送阵,一般的东西又怎能让人止步,天元丹能洗髓,但没有磅礴的真气又岂能助人入道境?很显然,这珠子也是一环,有了天元丹和珠子,步入道境的可能大大增加,过去的人也就没必要再开传送阵了。

    可惜那人没料到刘伯然志不在道境,而刘伯然也没料到打开传送阵竟然会是那种结果。

    没想到到头来都便宜了他。楚修这时候也不由感概命运的奇妙,被刘伯然胁迫的时候他可是恼的不行,却没想到因祸得福,一举达到了道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