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温柔如水

    看着苏雨柔震惊的样子,楚修其实有些心虚,白牡丹是谁他根本不认识,更不要说邀请他去担任校医了,不过这名片却是聂天龙留给他的,说是到了津南,代他去替这个女人治病。

    “你是学医的?”足足过了好一会儿,苏雨柔才从这事中回过神来。

    “恩!”楚修点了点头,这三年来,他可是一直跟随聂天龙学医,不过看苏雨柔的样子,明显不知道自己姐夫是位医学圣手。

    “那你能帮我看看吗?”倒不是苏雨柔不相信楚修,实在是楚修太过的年轻。

    哪怕他脸上留有胡渣,穿着也很老气,可是怎么看也不到二十五,医术是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一般的医科大学哪一个不是五年以上,而想要成为津南学院的校医,没有一个十来年的行医经验怎可能进入。

    他这样年轻,怎么可能被邀请去担任津南学院的校医?

    “当然,把你的手给我!”楚修点了点头,这可是和苏大美女拉近关系的好机会。

    苏雨柔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伸出了自己白嫩的右手。

    一把握住苏雨柔的手腕,楚修才知道苏雨柔的皮肤到底有多嫩,简直就和婴儿的肌肤差不多,握在手中,又滑又嫩,竟舍不得放开。

    “好了吗?”足足过了好一会儿,眼见楚修还没有放手的意思,苏雨柔才忍不住开口道。

    “恩,好了!”楚修恍然大悟,赶紧放开了苏雨柔的手腕,实际上以他的医术,在刚才就已经判断出苏雨柔的病症,之所以握住这么久,完全是想要多感受一下她手腕的滑嫩,当然,我们正直的楚修先生可不会承认这一点,他只会告诉你,这是为了确保万一。

    苏雨柔并没有在意楚修的这些小心思,而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楚修,她很想知道这个年轻男子是否真的有些本事。

    “苏姐,你身体没什么毛病啊!”楚修开口道。

    一开口,苏雨柔眼中就露出一缕失望,实际上她最近经常失眠,也经常头痛,任何一点学过中医的人应该都能诊断出这些毛病,可是他却说自己没什么毛病。

    就要准备说几句场面话,楚修已经继续开口道:“不过你最近应该经常失眠,而且时常头痛,这算不得什么毛病,只是因为你操心过度,引起肝气郁结,有些堵塞只需要疏通便好!”

    “怎么疏通?”苏雨柔诧异地看向了楚修,他还真能看出自己身体的毛病。

    “针灸的效果最好!”

    “针灸?你还会针灸?”苏雨柔再一次震惊地看向楚修。

    “当然,不过我身上也没带银针,只能通过其他的办法帮你疏通了!”楚修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身为一名中医传承者,连针灸都不会,他还怎么好意思说自己会医术。

    “什么办法?”看着楚修那清澈的眸子,苏雨柔不知不觉已经相信了他的话。

    “按摩,足底按摩,足五里,行间穴都在足底,通过按摩可以疏通肝经的气节,以你的情况,最多按摩三次,应该就能彻底治愈!”楚修信誓旦旦说道。

    “只需要三次就能彻底治愈?”苏雨柔震惊的看着楚修,她这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看过医生,吃过中药,服过西药,却一直没办法痊愈,如今楚修告诉她只需要三天就能治愈,这让她如何不惊?

    如果楚修不是吹牛的话,那么只能说明他的医术真的了得。

    “恩,苏姐,你坐这里,我帮你治疗一次,看看效果再说!”楚修点了点头,邀请苏雨柔坐在床上。

    苏雨柔也没多想,径直坐在了床上,一方面这失眠的症状一直困扰着她,这些日子也一直睡不好,二也是想要看看楚修是否真的如他所说那般有本事。

    屋里没有其他的小凳子,楚修直接蹲在了地上,握住了苏雨柔的右脚。

    人们都说,美不美,看大腿,实际上真正有品位的男人欣赏一个女人是从脚到头,特别是古代,对女人来说,脚比贞洁还要重要,只是给真正爱的人看,对脚的保护也是极其到位,不然也不会有三寸金莲之说。

    只不过三寸金莲太过的畸形,以现代人的目光来看很是难看,不过苏雨柔的脚却极其好看,纤细,白嫩,当真犹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楚修没有恋足癖,但也被这样一只脚深深地吸引。

    “苏姐,一会儿可能有点疼,你要忍住一点!”不过楚修终究没有忘记自己医生的身份,抬头朝着苏雨柔叮嘱了一句。

    却不料这一抬头,立马看到了一双白花花的大腿。

    苏雨柔身上的睡裙并非长款,裙角垂到了膝盖,站着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当她坐下之后,白嫩的大腿露了出来,若是她的双腿再分开一点的话,楚修还能够看到里面的风光。

    “恩!”苏雨柔并没有注意到楚修的异色,轻轻点了点头,最好了准备。

    楚修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大腿移到了脚上,开始轻轻的按摩起来。

    足底按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是一来就用力,而是先通过轻微的按摩让人放松。

    只是苏雨柔连男人的手都没有碰过,更不要说被人握住脚,感受到楚修指间传来的力度,她整个脖子都红了,身体也是轻微地颤抖着,也不直到是痒还是害羞。

    眼见差不多了,楚修大拇指来到了脚底的穴位,猛地一阵用力。

    “啊……”脚底吃痛,苏雨柔轻呼了一声,右腿更是本能地朝上一抬,若非楚修捏住她的脚,怕是已经一脚踹向了楚修。

    可是这样一来,她的裙底也张开,楚修正要观察苏雨柔的脸色,却一眼看到了裙下的风光。

    红色!

    她里面竟然穿着红色的……

    而且似乎还是蕾丝的!

    红色代表火热,真没有想到外表如此温柔如水的苏雨柔会穿戴这等性`感的衣物,难道她的内心其实极为火`热?

    楚修暗暗吞了吞口水,却不敢多看,实际上也看不到什么,苏雨柔的腿已经放了下来。

    “苏姐,还还行吗?”楚修抬头朝着苏雨柔看了一眼,只见苏雨柔面色红润,眉头微皱,一对饱`满的酥xng一起一伏,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恩,没事,我能承受!”苏雨柔摇了摇头。

    “那我继续了!”楚修收回了看向那对凶器的目光,再一次专注了为苏雨柔捏拿起来。

    足足按摩了好一会儿,楚修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从地上站了起来。

    “现在应该舒服一点了吧?”一边朝着苏雨柔说道,一边看向了苏雨柔。

    苏雨柔还坐在床上,睡衣的领口虽然不算太低,可是她的凶器实在太大,再加上此刻身子有些微弓,从楚修的角度望去,正好可以透过领口看到两片白`嫩在内`衣的包`裹下,挤压出了一条深邃的沟壑。

    看着那足以夹住一张银行卡的缝隙,楚修隐隐有一种鼻血狂喷地冲动。

    “恩,还真的好多了,楚修,真没有想到你医术这等了得,怪不得连白校长都要亲自邀请你!”虽然只捏拿了十多分钟,但苏雨柔却感觉整个身体都轻松了不少,这让她彻底相信了楚修的话。

    “呵呵,我也只是略知皮毛而已!”一提到白校长,楚修就有些心虚,看苏雨柔的样子,是彻底相信了自己的话,要是最后没能成为津南学院的校医,那该怎么办?

    “你太谦虚了,我这毛病吃了很多药都没好过,对了,时间也不早了,明天你还要去津南学院报道呢,就早点休息吧!”苏雨柔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

    还别说,被楚修这么一捏,现在整个人都有些犯困。

    “恩,苏姐早点休息,今晚你应该不会失眠了!”

    “恩,晚安!”苏雨柔朝着楚修挥了挥手,转身朝外走去。

    “晚安!”朝着苏雨柔挥了挥手,楚修一直目送着她走出房间。

    她不仅凶器极大,tun部也是极为挺`拔,真丝睡裙垂下,tun部凸现出来,勾`勒出了一个巨大的弧形,甚至能够看到内`内的痕迹,想到了她里面穿得是红色的蕾`丝,楚修的心间就是一阵火热。

    只是一想到跟苏雨柔承诺的话,这一团火热又迅速的熄灭。

    聂天龙那家伙只是让自己去帮白牡丹治病,可没有说让自己去担任校医,要是到时候没有成为津南学院的校医该怎么办?

    也不知道若是自己为白牡丹治好了病,能不能跟她提个要求。

    算了,不管了,大不了到时候就说校医的工作太乏味,被自己拒绝了!

    夜,已深!

    一轮银色的月牙高挂天空!

    津南江山多娇别墅群,一栋三层楼的独栋小别墅三楼的阳台上,吴凌烟静静地站在那里。

    此刻的她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吊带蕾丝睡裙,白嫩的双肩露出,在月光的照耀下是那样的唯美,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天空中的那轮月牙,脑海中却回忆着下午被楚修亲吻的一幕,不知道为何,每每想起,她的脸上就会不自觉地浮现出一缕红晕。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喂!”吴凌烟冷漠地接起了电话。

    “凌烟姐,已经查清楚了,那小子来自牛背山,跟着一个医生学医,根本不是什么聂小月父亲的同事……”电话那头传来了林飞的声音。

    “牛背山?”吴凌烟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一个车技如此了得的人竟然是来自牛背山?

    “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任何背景,凌烟姐,要不要……”

    “暂时不要,这事我亲自处理!”想到了那霸道一吻,吴凌烟冷冷道。

    “好吧……”

    “牛背山?学医?楚修,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呢?”挂断了电话,吴凌烟喃喃叨念着。

    而此刻,津南最著名的翡翠湾夜总会的一个豪华包厢内,李达,林飞等之前跟随吴凌烟的几名公子哥全部聚集在此,除此之外,还有一名脸上有道疤的男子静静地坐在角落。

    “凌烟姐怎么说?”看到林飞挂断了电话,李达赶紧问道。

    “还是之前的,她说暂时不要,她要亲自处理!”

    “暂时不要?”李达一脸的难以置信,以吴凌烟的性格,被人占去了那么大便宜,竟然还不找回场子?这太不可思议了一点。

    “凌烟姐不会是真的看上那小子了吧?”另一个家伙说道。

    现场顿时一片沉默!

    “李达,你怎么看?”林飞看向了李达,吴凌烟不在的时候,他们隐隐以李达为首。

    “哼,那混蛋占了凌烟姐那么大便宜,怎能让他好过,阿虎,这事你去处理,他不是车技了得么,那就废掉他一双手,我看他怎么开车!”李达冷哼了一声,朝着坐在角落的那名刀疤脸说道。

    “好!”男子干脆地点了点头。

    一听到李达竟然将这事交给了阿虎处理,其他人心里暗暗惊诧,看来李达是真的怒了,阿虎,可是津南第一大地下势力天青帮帮主林峰的头号战将,手底下可是有好几条人命在,让他去处理此事,那小子是凶多吉少了。

    “这事就这么定了,谁也不要告诉凌烟姐!”

    “明白!”众人点了点头。

    “叫人进来吧!”李达不再多说什么,径直坐在了沙发上。

    片刻之后,一群穿着性感,姿色都还算不错的美女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