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津南虎哥

    第二天一大早,楚修早早的起床,准备晨练,这是他自小养成的习惯,只是一走出房间,却发现不是在牛背山,好在客厅的前面还有一个阳台,径直走到了阳台上打起了太极拳。

    刚刚打完一套太极拳,就听到开门的声音,转头一看,就看到苏雨柔自她的房间走了出来。

    她还是穿着昨晚的那条睡裙,只不过睡觉的时候明显脱掉了里面的束缚,此刻一对伟`大不仅没有下垂,反而极其挺·拔,甚至还能够看到tu起的点,只看得楚修肝火上涌。

    赶紧将目光移到了苏雨柔的脸上:“苏姐,早!”

    “早,你这是在晨练?”苏雨柔脸上有些吃惊,这年头,能够这么早起的年轻人可不多见。

    “恩!苏姐,昨晚睡得怎样?”楚修点了点头,又忍不住朝着她看了一眼。

    “挺好的,谢谢你楚修,这是我最近睡得最好的一晚!”想到昨晚被楚修按摩之后,自己果真没有再失眠,苏雨柔也彻底相信了楚修的医术。

    “没事,再治疗两次就能痊愈!”楚修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可是目光却依旧落在苏雨柔的身上,这可不怪他好色,实在是她那里太好看了。

    “恩,那你先练,我去做早餐!”苏雨柔这才意识到自己里面什么都没有穿,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说是做早餐,却赶紧转身折回了自己的屋子,换衣服去了。

    这让楚修很是遗憾,如此美景,竟然不能多看几眼。

    不一会儿的时间,苏雨柔已经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职业短裙走了出来,眼见楚修还在阳台上晨练,微微松了一口气,径直走进了厨房。

    当楚修练完三套拳法的时候,苏雨柔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早餐。

    “楚修,我今天公司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要赶去公司一趟,正好你也要去津南学院,一会儿就麻烦你帮我送下小月!”苏雨柔简单的用过了早餐,朝着正好从洗浴间走出来的楚修说道。

    “放心吧,苏姐,这事交在我身上!”楚修点了点头,目光再次看向了苏雨柔,她的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饱`满的凶器几乎要破衣而出,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职业短裙,还套着黑色的丝`袜,比起昨日的柔情来,还多了一份干练。

    再看看餐桌上那香喷喷的早餐,这样的女人若是能够娶回家还真是一种福气,自己是不是该考虑下小月的建议?

    “麻烦你了!”苏雨柔客气道。

    “不麻烦的,对了,苏姐,听小月说你公司出了一些状况,急需资金,这钱你拿去用吧!”看到苏雨柔就要出门,却没有提那两百万现金,楚修赶紧开口道。

    “这怎么行,而且这……”

    “苏姐,你可能不知道,这钱可是小月为了你和人赛车赢回来的,昨日她……”楚修简单的将聂小月做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到聂小月竟然为了帮助自己和人赌博,苏雨柔心里又是难过又是心疼。

    “至于那多出的一百万,你也不用担心,周林虎那边,我会解决的!”看到苏雨柔心动,楚修再次开口道。

    “那好吧,我就先拿去周转一下,等熬过了这段时间,我再还给你!”苏雨柔轻叹了一声,因为公司周转的问题,连聂小月都如此操心,自己若是不用,怕是他们都会难过的吧。

    “恩!”楚修点了点头,很想来一句实在不行肉偿也行,不过这话却怎么也不敢说出口。

    苏雨柔又朝楚修道了一声谢,拿着箱子出了家门,不过她却暗暗决定,一定要想办法还上楚修的这笔钱。

    目送着苏雨柔离开,楚修看了看时间,都快八点了,聂小月那丫头竟然都还没起来,赶紧走到门口敲了敲门道:“小月,时间不早了,该起床了!”

    可是房间里毫无反应,楚修连续敲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半点反应,楚修只好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楚修整个人都呆了呆,更有两条血龙隐隐自鼻孔喷出的迹象……

    聂小月还在睡,她就这么人字形地趴在大床上。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体恤,下面并没有穿裤子,两腿—张—开,直接将t恤拉到了腰部,不仅两条大—腿彻底暴露出来,连粉色的棉质小—内—内也是清晰可见。

    骤然见到这等春—景,饶是楚修心智颇为坚定,也不免血气一阵翻滚。

    “小月,起床吃饭了!”楚修又叫了一声,聂小月依然没有醒来地迹象,气急的楚修直接走到跟前,狠狠一掌拍下。

    “啪!”得一声脆响,楚修只觉得手感一阵柔—软。

    睡梦中的聂小月却是一个翻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是楚修之后,才一脸委屈地说道:

    “唔,楚修叔叔,你打我干嘛……”

    “都几点了,还不起床!”楚修努力将自己的目光从那白花花的大腿上移到聂小月的脸上,冷哼道。

    “人家想再睡会儿嘛……” 聂小月撒娇道。

    “不行,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楚修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可是他的目光却忍不住又瞟了一眼……两眼……

    这一刻,聂小月是躺在床上,双腿依旧张开,棉质的小—内—内很薄,隐隐能够看到一些痕迹。

    罪过,罪过!

    她可是老聂的女儿,自己怎么能占她的便宜。

    心中暗暗骂了一句畜生,楚修又偷偷看了一眼,这才恋恋不舍的移开了目光。

    “那你抱我起来!”聂小月继续撒娇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光。

    “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抱……”

    “人家就想抱抱嘛……”

    楚修无奈,只好上前抱起了聂小月,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t恤,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抱起来的时候,那对起码d以上的xng脯紧紧贴在楚修的心口,直让楚修好不容易降下的火焰又是一阵升腾。

    “好了,快去洗刷!”生怕自己做出什么更禽—兽的事情,楚修赶紧后退了一步,和聂小月拉开了距离。

    只是这样一来,那对挺—拔的山—峰和峰—峦上的两—点就这么清晰的暴露在楚修的眼前。

    虽然没有苏雨柔的那般恐怖,但也相当的丰—硕,看得楚修一阵口干舌燥。

    好在聂小月并没有其他的要求,心满意足地走向了房间的独立卫生间,楚修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朝外走去。

    “对了,楚修叔叔,你看了人家的那里那么久,会冲动吗?”可就在楚修走到门口的时候,聂小月却忽然回头朝他说了一声。

    楚修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狼狈的回过头狠狠瞪了聂小月一眼:“冲你个头,快点去洗刷啦!”

    “嘻嘻……”聂小月好似一个得意的将军,转身走进了洗手间。

    楚修暗暗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这小恶魔,刚才不会是故意的吧?

    妈的,实在太丢人了,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调戏了。

    一会儿的时间,聂小月已经换上了一套学生装走了出来。

    衣服是白色的水手服,别的女孩子穿着或许会有些宽松,可是聂小月的身材挺`拔,完全将其完全撑了起来,看上去比小电影里的那些女星还要诱`惑,下面是一条深蓝色的百褶裙,露出了一双白嫩的小腿,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咦,小姨呢?”聂小月回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自己小姨的身影,好奇道。

    “你小姨公司有事,已经先走了,快来吃饭,吃了饭我送你去学校!”

    “哦……”聂小月恩了一声……

    吃过了早餐,楚修带着聂小月出了门。

    此时此刻,太阳已经冉冉升起,津南天虎公司,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停在了门口,就看到一脸阴沉的周林虎自车上走了下来。

    重点部位差点被人废掉,他的心情能好才怪,也不知道下面的那些家伙查到那家伙的背景没有。

    正要踏进公司,却看到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静静地站在门口,当看清楚来人面容的时候,周林虎脸色微变,赶紧挤出了一缕笑容奔了上去。

    “虎哥!”虽然男子比周林虎小上好几岁,可是周林虎依旧恭敬地朝着来人叫道。

    没办法,谁让对方是津南第一大地下势力天青帮大佬的头号战将呢?而且别的人或许不清楚,他可是清楚的明白,这几年津南发生的好几起命案都和对方有关。

    这样的一个狠人,他可不敢有丝毫得罪,只是让他有些不解的是,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己每个月的孝敬钱可都是给了的啊。

    “你在津南的消息比较灵通,我要你帮我找一个人!”阿虎扫了周林虎一眼,冷冷道。

    “虎哥要找谁?”周林虎诧异道,似乎没有想到阿虎亲自上门竟然只是让自己帮他找一个人,这样的事情,一个电话就可以了啊,何必亲自登门?

    “他!”阿虎掏出了手机,露出了楚修的一张照片。

    当看到照片中人的模样后,周林虎脸色大变。

    “你认识?”阿虎挑眉道。

    “不认识……”周林虎赶紧摇头,他还不知道虎哥找那人做什么,若是那人和虎哥有关系,自己昨晚才得罪了他,岂不是更惨。

    “不认识?”阿虎冷笑。

    “真不认识,不过昨晚见过一面……”看到阿虎那冷冽的目光,想到了对方的手段,周林虎不敢隐瞒,赶紧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虎哥,我是真不知道他是您的朋友, 如果……”周林虎正要解释自己不知情,却被阿虎直接打断。

    “他不是我朋友!”

    听到楚修不是阿虎的朋友,周林虎松了一口气,再一看阿虎的神态,鼓起勇气问道:“那虎哥找他是有事?”

    “恩,我要他的一双手!”阿虎淡淡道。

    周林虎一愣,紧接着心头狂喜,想到了昨晚楚修对自己的羞辱,自己还来不及找他麻烦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虎哥,这混蛋是自己找死。

    “虎哥放心,我虽然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过却有办法找到他!”周林虎又立马将楚修为苏雨柔出头的事情说了一遍,更是准备利用苏雨柔找出楚修。

    “这事你去办吧!”

    “好的,只是虎哥,那小子有两把刷子,我担心我下面的那些家伙搞不定他!”周林虎为难道。

    “放心,有我!”阿虎瞟了周林虎一眼,转身大步离去,只是那一眼却让周林虎惊出了一身的汗,他知道,自己的那点小伎俩被虎哥看穿,不过看他的样子,并没有计较的意思,一想到有虎哥这样的高手对付楚修那混蛋,周林虎心中就一阵狂喜,而且他知道阿虎对女色并不在意,只要废掉了楚修,苏雨柔那小妞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