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津南阿虎(下)

    楚修很强,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毕竟现在还有二十来号人躺在地上惨嚎,这可都是他的手笔。

    可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楚修会强悍到这等地步。

    连阿虎这样的强者都被他一招击倒。

    阿虎,津南最狠的人之一,天青帮首领林峰手下头号战将,当初能在上百人的围殴中击杀黑熊会大佬的阿虎竟然被他一招击倒?

    这如何不让人吃惊,如何不让人震撼?

    特别是周林虎,又想到了楚修昨晚的强悍,整颗心脏都在颤抖着。

    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原本几个还想趁机偷袭的人更是止住了身形,连阿虎都不是对手,他们上去也是送菜而已。

    至于苏雨柔,同样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刚才她还担心楚修被阿虎给砍断手臂,可是这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凶悍的阿虎就被他放翻在地,那可是津南阿虎啊,竟然也被他打倒在地。

    他真的是姐夫的同事吗?

    姐夫做的是研究工作,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生猛的同事?

    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倒在地上的阿虎却是挣扎着站了起来,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一脸阴沉地看向楚修。

    他小看了他,一个不慎,就被这家伙抓住了空隙,来了一个过肩摔,这样的事情已经多久没有发生过了?

    整个津南,除了首领林峰外,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狠揍过?

    不过幸好,幸好这家伙只是给了自己一脚,若是一刀捅过来,自己怕是再也站不起来,这家伙,身手的确不错,可终究是稚嫩了一点。

    想到这里,阿虎的眼中闪过了一缕残忍的光芒,他现在已经决定,不仅要废掉楚修一双手,还要废掉他一双腿。

    眼见阿虎重新站了起来,周林虎精神一震,他最担心的就是阿虎被彻底击败,那样一来,他可不知道怎么对付楚修。

    其他人也是看向了阿虎,之前被楚修狠狠震撼的心稍微缓和了一点。

    就说了嘛,津南阿虎,天青帮头号战将,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打败。

    刚才一定是个意外,对,就是一个意外。

    “小子,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阿虎朝着楚修咧嘴一笑。

    “不是让你大开眼界,你是太弱!”楚修讥笑了一声。

    刚才一交手,他就已经判断出阿虎的身手,他的确练过,不过实力绝对不如自己,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实战经验比自己丰富。

    “找死!”阿虎大怒,身体再一次犹如猛虎一般冲了出去,一个虎扑,再次来到楚修的跟前,又是一拳轰向楚修。

    只不过这一次,他极为小心,冲得速度也比刚才慢一点,整个身体的力道都压在脚下,显然也担心再次被楚修来个过肩摔。

    这一次,楚修也没有使用过肩摔的意思,同样的招式,怎可能连续两次使用,特别是发现阿虎的力道几乎都压在脚下后,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竟然不避不闪,同样是一拳轰向阿虎。

    你不是很牛逼吗,你不是自诩高手吗,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高手的厉害。

    “砰!”的一声闷响,两人的拳头狠狠地撞击在一起,竟然犹如两辆汽车相撞一样,巨大的力量震得楚修的身子朝后一退,迅速的卸去这一拳的劲道。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是,阿虎竟然只是后退了一步,就一脚踏在地面,再一次冲了过来,哪怕这一刻,他的右拳还有些颤抖。

    楚修心惊,他发现,除了实战经验比自己丰富外,这阿虎还有一点比他强,那就是比他更狠,完全不去计较手臂承受的力道。

    刚才的那一拳,他的力量实际上是稳稳压过阿虎一头,按理说阿虎后退的步伐应该比他更多,可是他却不顾手臂可能遭受的创伤,强行冲了过来。

    这一点,的确够狠。

    苏姐说他的是亡命之徒,果然不是吹牛,这家伙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

    心中虽然震惊,楚修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神色,身子继续朝后退去,想要避开阿虎的攻击,可是阿虎冲刺的太快了,很快就追上了他后退的步伐,又要一拳轰向楚修。

    楚修身子还没有站稳,自然没办法再次出拳进攻,看着阿虎挥出的左拳,只能抬手抵挡,就要抬手封住这一拳,却忽然看到阿虎的左臂寒芒一闪,在他的手中,竟然握着一把匕首。

    匕首更是迅速的划了出来。

    楚修大骇,赶紧收手,可是这一切实在太过的突然,一个不慎,他的手臂被阿虎划出了一道血痕,鲜血飞溅!

    “卑鄙!”原本楚修还觉得这家伙虽然可恶了一点,但至少还是和自己正面交手,哪里想到会在身上藏着一把匕首,突袭自己一刀。

    “卑鄙?嘿嘿,两者交战,只有失败者和胜利者,哪儿有卑鄙一说!”眼见楚修手臂受伤,阿虎再次狞笑一声,身子急速扑出,又是一刀刺向楚修的肩头。

    看到阿虎完全一副置自己于死地的样子,楚修彻底的怒了。

    他一直都有留手,倒不是他仁慈,而是不想给自己招惹太多的麻烦,将这些人狠揍一顿,再救走苏雨柔,就是他的根本目的,可是这家伙一副不废掉他不干休的样子就彻底惹怒了楚修。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从京城离开,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掌控他的命运。

    “说的很有道理,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看着急速刺向自己肩头的一刀,楚修冷哼了一声,一抹凌厉的杀气自他的身上爆发开来。

    “嘿,我看你怎么不客气!”阿虎冷笑,楚修实力是不错,可是他不相信手臂被划一刀的他还是自己的对手,手中的匕首继续朝前划去。

    可就在他即将刺中楚修肩头的时候,楚修再一次朝后退了一步,又一次避开了阿虎的一刀,阿虎一愣,再次大步跨出,又是一刀刺出,楚修再次后退,继续避开第二刀。

    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墙角,再也无法后退,而阿虎更是追到了跟前,封死了他所有闪避的路线,全速一刀刺向他。

    这一刻,阿虎的眼中甚至闪过一抹狰狞地笑容。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楚修的手中,却忽然多出了一把小刀,正是昨晚从周林虎手下夺来的那把琢磨鸟小刀,手腕一番,尖锐的小刀直接挡开了阿虎全力刺出的一刀,然后反手插入了阿虎握刀的手腕。

    “啊……”一声惨叫自阿虎的口中传出,手中的匕首也是脱手朝下落去,楚修趁此机会看,迅速的一脚踹出,踹在阿虎的膝盖,阿虎吃痛,身体直接朝下倒去,一头趴在地上,而楚修却一个闪身,绕到了阿虎的身后,一记膝顶定在了阿虎的背上,将他整个人压在地上,一把抓住了那掉落而下的匕首。

    “你不是想要废掉我一双手吗,今日就如你所愿!”楚修大吼一声,直接对着阿虎刚刚撑在地面的另一只手掌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