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是并排走过来的,中间的男子,身着一套黑色的礼服,长相也是颇为帅气,再配合那沉稳地气质,对女人来说也有着莫大的杀伤力。

    这是楚修见过的赵家公子赵无极。

    右边的那人,身着一套米黄色的休闲西服,身边还搂着一个不管身材还是样貌都不在翁小优之下的女人,正是和楚修有过过节的李达,而他身边的女子也是津南学院四大校花之一的李媛媛。

    至于左边那人,楚修却不认识,比起赵无极的沉稳,李达的飞扬跋扈来,这人显得普通了太多。

    长相普通,穿着普通,属于那种丢在人群中就很难被发现的路人甲,可是不知道为何,他却给了楚修最大的危机感,那是一种本能的危机。

    这三人,正是津南三大家族的嫡系子弟,赵无极,李达,马卫东。

    “赵少,李少,马少!”说话的是赵无极,不过看到三人到来,陶子明还是迅速凑了过去,跟三人打招呼。

    虽说他的资产也有十来亿,但和这三位比起来,却什么都不是。

    不过因为靠着手中的资源,他和三位少爷的关系也不错,特别是李达,没少从他找女人。

    “陶总,这是怎么回事?”李达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楚修,故意问道。

    这家伙,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这样的舞会上动手,这一下,看你怎么死的。

    “这小子欺负小优,正好在这碰上了,我就让阿彪和阿龙带他出去理论理论,最少也要给小优道个歉不是?可是哪里想到他竟然仗势着自己有两下子,在这里直接动手,不把我放在眼里也就算了,竟然也不把白少放在眼里!”陶子明恶狠狠道。

    他刚才的确是说让阿龙和阿彪带楚修出去,并没有直接在这里动手的意思。

    “呵呵,有些人总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李达冷笑了一声。

    当日楚修当众煽了他一巴掌在,这仇恨他可是一直记在心里,原本还指望被自己捞出去的林峰为自己报仇,哪里想到林峰却仿佛失踪了一样,没有半点动静。

    这让他心里很是恼火,谁能够想到,上天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这可是白家大少爷举办的私人舞会,这小子竟然敢在这样的场合动手,那就是不给白少面子。

    白少何许人也,西蜀省四大家族白家的继承人,那可是整个西蜀行省最庞大的家族继承人之一,他这么做简直就是找死。

    “不错,我们现在可是和谐社会,一些人仗势着自己身手了得,就有些无法无天了,白少难得来一次津南一趟,这样的小事就不要惊动白少了,刘明,把他请出去吧!”赵无极也是微微一笑道。

    这话一出,其他人都是一愣,特别是李达,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向稳重的赵无极会主动请缨。

    这可和他的作风完全不同啊?

    就连一旁的马卫东也是诧异的看了赵无极一样。

    难道这小子和赵无极也有恩怨?

    楚修和赵无极并没有什么恩怨,不过当日楚修拒绝了赵无极的好意,就是损了赵无极的面子,不过以赵家公子的气度,他虽然不喜这个人,也不会主动的找他的麻烦。

    之所以这一刻站出来,也是想着能够借此机会巴结白家大少,至少能够博得白家大少的好感。

    赵家虽然也贵为津南三大家族,表面上和李家,马家一样的强盛,可是赵无极心里清楚,比起底蕴,赵家远远不如两个家族。

    李家是津南土生土长的家族,在津南的地位根深蒂固,说是津南的地头蛇也不为过,马家表面上虽说没有赵家和李家那么强盛,但毕竟是西蜀省四大家族之一马家的旁系,比起背景靠山,马家甚至在三大家族之上,唯独赵家,是从自己爷爷那一辈来到津南的,靠着自身的努力,发展壮大起来。

    到了如今,赵家的势力已经达到了极限,若是想要更进一步,必须需要借助一股外力,而能够和白家的继承人达成友好的关系,很可能让赵家的实力突飞猛进。

    在他看来,白子宁何许人也,西蜀四大公子,更是有着智公子的美誉,这样的人物,日后注定要继承白家的,若是能够借此机会,博得他的好感,主动出手教训下楚修又算什么?

    赵无极极少主动惹事,但一旦主动出手,必然有所图谋。

    赵无极的话音刚刚落下,他身后的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已经大步走了出来,冷眼看着近在咫尺的楚修。

    他并没有动,只因为他明白,眼前的年轻男子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没见地上还躺着两个大汉吗?

    当然,这两个大汉,他也不会放在眼中,若是自己出手,也能够轻易解决,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会轻视楚修,若是可以,他甚至不愿意和楚修这样的人交手。

    可是既然少主发了话,那就一定要将他拿下,这是身为一个家臣该做的事情。

    刘明没有动,楚修也没有动,他只是扫了赵无极一眼,有些不明白他为何会主动出手。

    不就是拒绝了你的招揽吗?你至于动这么大火吗?

    一旁的李达我还揍了他一顿呢,他也不过是嘴上过过干瘾,你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动手动脚吗?

    楚修的随意,不仅没有让刘明轻视,反而更加的凝重,只有对自己的实力足够的自信,才能表现地如此从容。

    现场的气氛,再一次凝固,很多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楚修到底何来头?看这样子,好像同时得罪了津南三少中的两位啊。

    反倒是马卫东若有所思地看向了楚修,他的心里,也同样充满了好奇。

    “这是怎么了?”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一道温和中充满磁性的声音自里面传了过来。

    原本刚刚合拢的人群再一次散开,让开了一条通道,一条比赵无极三人来的时候还要宽广的通道,每一个人都带着绝对的恭敬,朝着来人报以自己最热烈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