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屠夫臣服【十四爆】

    屠夫一脸诧异的看向了楚修,怎么都没有想到,楚修竟然看出了自己隐藏的暗疾。

    实际上,他之所以答应雪妩的要求前来津南,就是想要雪妩一个人情,为自己治疗体内的暗疾,这也是他对傅风雪最不满的地方。

    他身上的暗疾,都是这些年来为了风雪会的打拼造成的,可是在傅风雪接纳了雪妩成为风雪会的堂主之后,却一直没有让雪妩给他治疗的意思。

    对于傅风雪的心思,屠夫多少有些明白,不管是傅风雪的两个结拜兄弟,还是来自剑门的张寒剑和青云门的上官无极,他们的实力都不如自己。

    可是他们身上没有那么多伤势,他们的实力还在飞速提升,而自己呢?因为体内的暗疾,这些年来实力一直没有什么明显的进步,甚至再过两年,当自己压制不住体内暗疾的时候,自己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差。

    傅风雪顾忌他们身后的门派,又担心自己在风雪会的威望过高,超过他们,难以服众,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任由事态发展,等他们的实力超过自己,那时候,其他人也无话可说。

    如此一来,他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请雪妩为自己治疗伤势。

    这里是王家的地盘,雪妩请自己前来,自然不可能告诉傅风雪,到时候请她为自己治伤,她也绝对不会傻到告诉傅风雪,谁知道最后却被楚修索擒。

    “你说的是真的?”屠夫有些不可置信得看向楚修。

    若是楚修真的能够治疗自己体内的暗疾,就算为他效力又如何?

    只要能够彻底恢复,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也会快速的提升,到时候就算傅风雪杀来又如何?

    这些年来,他已经为风雪会付出了一切,可是傅风雪呢?却因为心中的一心自私的想法,连伤势都不愿为他治疗,这样的人,哪里还值得自己真心追随。

    “当然,我的职业可是一名医德高尚,医术高超的医生!”楚修一脸自信地说道,他能够看出屠夫的暗疾,自然也能够治疗。

    “你在哪家医院就职?”屠夫并不了解楚修,还是有些不肯相信,一个医生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津南学院!”

    “津南学院?”

    “对,我是一名校医!”

    “……”屠夫刚刚升起的希望瞬间破灭,校医?

    一名校医能有什么本事?

    自己的暗疾是多年厮杀所造成的,别说校医,就算那些大医院的专家,也未必能够治疗,唯有像雪妩这种出生古老医术门派的精英子弟才可能治愈,你一个只能在学校混校医的人怎么可能治疗得了?

    他甚至觉得,楚修去津南学院担任校医就是为了泡妞。

    “你别不相信,反正你都这样了,让我试试又如何?”看到屠夫一脸不信的样子,楚修立马明白他的心里怎么想。

    “好吧,那你先看看,我伤在哪里!”屠夫一副自我放弃的样子。

    楚修也不多说什么,抓过了他的手,握住了他的脉搏!

    屠夫的脉搏强劲有力,比一般的普通人强多了,若只是简单 的把一下脉,根本探不出什么,可若是仔细一点,会发现他的脉搏虽然强大,但却总会时不时的停顿一下,那是某些经脉被严重堵塞的迹象。

    “怎么样?能看出来吗?”看到楚修一副认真的样子,屠夫轻笑道。

    在他看来,楚修不过是装模作样而已。

    “看出来了!”楚修轻叹了一声,收回了右手。

    “伤在哪里?”屠夫轻笑道,他依然不肯相信。

    “肝,心,肺,脾,除了胃部,你的五脏有四个部位受到过撞击,伤的不浅啊!”楚修轻叹了一声。

    屠夫的脸色微微一变。

    “如果我所料不差,你的肝部应该是在三年前受到撞击,而你的肺部则是被利器所伤,你的脾部也是如此,不过最严重的还是你的心脏,你的心脏部位应该是被内劲所伤吧?而且时间并不长,大约在三个月前!”楚修看向了屠夫,眼神充满了惊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打斗,才能够造成这么多的伤势,更为可怕的是,受到了这么多对常人来说都可能致命的伤势,他却活得好好的。

    楚修是惊叹,屠夫的脸上已经全被惊讶所代替,只因为楚修说的一个不差。

    甚至连时间都相差无几,他身上的这些伤势,都是这些年来为了风雪会的发展所伤。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的相信楚修是一个高明的医生。

    “那我的这些伤势可能治好?”屠夫有些急切的朝着楚修道。

    靠着自身的体质,他面前能够将这些伤势压制下去,可是很多时候都会发痛,甚至有时候在和人交手的时候突然发痛,对他影响极大。

    “能,不过需要时间!”楚修点了点头。

    如果只是一处,那么还好说,可是却有这么多处。

    “需要多久?”

    “一个月,至少一个月内,你不能和任何人动手!”楚修一脸严肃道。

    屠夫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大碍,可是他体内的很多经络已经堵死,这个时候,若是再强行动手,那是真的神仙难救。

    “呼!”听说只需要一个月,屠夫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要好几年呢。

    “不管能否治好,我这条命以后都是你的!”看着楚修肃穆的样子,屠夫也是难得认真道。

    虽说和楚修相识不久,但他能够感觉出楚修不是一个随便许诺之人,而且他能够精准的看出自己伤势,足以说明了他的医术。

    “放心,既然要让你为我卖命,我总要治好你!”听到屠夫的话语,楚修呵呵一笑道。

    他知道,他 已经彻底说服了屠夫。

    “那你什么时候帮我解除体内的蛊毒!”屠夫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楚修。

    “你说呢!”楚修没好气的白了屠夫一眼,这混蛋,明明都已经知道了自己是在骗他了,还要提出来,何必呢?

    “哈哈哈,真没有想到,我活了这么多年,竟然也有被人骗的时候,楚修,我真的很好奇,以你的能耐,怎会呆在津南这样的一个小地方……”屠夫哈哈笑道。

    “津南不好吗?有山有水有美女!”

    “也是,昨晚伤我那女人是谁?我怎么觉得她的出手有些天煞楼的影子?”屠夫点了点头。<syle='dispy:none'>zgsr6vecaooqaxzxlno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9bvyf9rxf3q==</span>

    “天煞楼?”这一刻,反而是楚修有些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