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自行处置

    “我如果是个君子,现在就应该心胸宽广的放过你,不跟你一般计较,然后任由你再来对付我,你觉得我会那么傻逼吗?”在李达惊恐的目光中,楚修冷笑道。

    “楚少,我不敢,我再也不敢了!”李达大哭道,你有白家作为靠山,又有屠夫这群亡命之徒在身边,我脑子有病才敢再招惹你!

    “那你的意思就这么算了?”楚修一脸玩味儿地看向了李达,充满了讥讽。

    李达一愣,看着楚修那玩味儿的眼神,迅速地明白过来。

    “当然不是,若是楚少肯放过我,从今以后,我李达就是楚少的狗,楚少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为了活命,李达什么都豁的出去。

    “可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楚修轻笑了一声。

    李达毕竟是津南李家的少爷,作为津南的名门望族,在津南可是有着极其深厚的影响力,若是能够将他招为己用,对自己来说可是好处多多。

    毕竟,白家虽然重视他,甚至白老爷子还将他收为义子,可是他总不能有点什么事情都去找白家吧?

    很多时候,楚修还是喜欢靠自己。

    “我对天发誓!”李达二指并拢,举过头顶!

    “发誓有用?”

    李达几乎又要哭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相信我?

    “这样吧,你吃下这东西,每三个月,找我要一次解药,若是没有我的解药,你会全身溃烂而死,你可愿意?”楚修掏出了一颗黑漆漆的药丸,递到了李达的跟前。

    “愿意,我愿意!”李达仿佛一头饿了多日的饿狼见到一顿美餐一样,几乎是抢一般的从楚修的手中夺过了药丸,塞进了嘴里,仿佛这是时间最美味的食物一样。

    看到李达将一颗毒药当成最美味的食物一样吞进肚子,狂狼等人是连连乍舌,而已经对楚修有些了解的屠夫嘴角却勾勒出一抹笑意。

    如果他所料不错,那肯定又是一颗普通的药丸,根本没有半点毒性,楚修铁定是在欺骗李达。

    屠夫猜的没错,这颗药丸并非什么毒药,一是他不屑于用这种手段去控制一个人,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

    二是再厉害的毒药,只要肯下功夫,终究能找到解药。

    那种或者电视剧所说的这种毒药只要我一个人能解的说法完全是扯谈。

    无非是花费时间长短而已。

    可是他给李达服用的是最普通的东西,就算他背着自己找人解毒,也根本查探不出什么,到时候他只会更加的恐惧自己下的毒,从而不会轻易背叛自己。

    当然,这一切,李达不会知道。

    此刻,他只知道一件事,自己保住了一条命,这颗毒药对他来说不是毒药,是救命的灵药。

    至于日后怎么办,那是日后的事情。

    “起来吧,日后总有麻烦你的地方!”看到李达“心甘情愿”地吞下毒药,楚修微微笑道,语气也客气了不少。

    “楚少客气了,但有差遣,尽管吩咐!”这一刻,李达很是忠心。

    没办法不忠心,自己的小命还在人家的手中呢?比起自己的小命来,其他的射什么都是浮云。

    “楚少,他们怎么办?”眼看楚修顺利的收服了李达,屠夫再一次在心里暗暗佩服楚修的能耐。

    一手指着不远处的阿虎等人道。

    阿虎等人顿时脸色大变,一个个也是纷纷跪下就朝楚修求情道:“还请楚少放过我们,我们愿意宣誓效忠楚少,为楚少做牛做马!”

    “呵呵,我要那么多牛马做什么?”楚修轻笑了一声。

    阿虎等人脸色再变。

    “李达,我记得当初你就是派遣他来找我麻烦的吧!”楚修不理阿虎等人惨变的脸色,反而朝着李达道。

    “是,那时候我不知道天高地厚,我……”

    李达还以为楚修又要怪罪什么,赶紧又要解释道,不过楚修可不想听他解释完,直接打断道:“那都过去了,我也不会怪你,不过你刚才说不管我有什么吩咐,都会全力去做,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李达连连点头。

    “那好,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你知道怎么做了吗?”楚修一指阿虎,淡淡道。

    李达的脸色也是为之一变,楚修这是要他杀人啊。

    他虽然飞扬跋扈了一点,但毕竟是李家的大少爷,平日连揍人也极少自己动手,现在却要让自己去杀一个人?

    李达很是恐惧,可是看着楚修那淡淡的眼神,他却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明白!”

    他知道,这是一个投名状。

    只要杀了阿虎,自己就有把柄在楚修的手上,他也能真正得相信自己。

    说话的同时,李达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更是朝着旁边的一名暴熊堂成员借了一把长刀,就朝阿虎走去。

    看到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李达,阿虎的瞳孔一阵收缩。

    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

    就要不顾一切的逃窜,两名暴熊堂的成员却是一左一右的压住了他,无论他怎么挣扎,都难以挣脱两人的束缚。

    “为什么,当初是你派我去的,为什么现在死的人是我!”看着走到跟前的李达,自知无法逃避的阿虎咆哮道。

    他的心里充满了不甘,凭什么派遣自己去对付楚修的李达没事,而自己要死。

    “你去问阎罗吧!”看着阿虎挣扎的面孔,李达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疯狂,猛地握紧手中的长刀插入了阿虎的心口。

    “嗤”得一声,一道血箭飚射而出,喷得他一身都是,而他整个人也如同虚脱一般,一屁股坐倒在地。

    至于阿虎,却在不甘的眼神中倒了下去。

    “楚少,这几个人怎么办?”眼见李达不过是杀了一个人就软成一团,屠夫一脸的讥嘲。

    “你们自行处置吧!”楚修轻叹了一声。

    “行,这事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专业!”屠夫咧嘴一笑,他自然明白楚修将这些人交给自己自行处置的意思。<syle='dispy:none'>zgsr6vecaooqaxzxlno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9bvyf9rxf3q==</span>

    看到屠夫脸上的笑容,剩下的几人一个个脸色惨白,充满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