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他是疯子

    楚修没有疯,相反,他比任何时刻都要冷静。『→お℃..

    每一行都没有每一行的规则,他从来都是一个按照规则办事的人,可若是有一天,当有人破坏规则的时候,楚修不介意用自己的双手重新制定规则。

    或许,这一点,从他离家出走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从小到大,他都是被爷爷或者父亲逼迫着练武,所有的事情也都是听从家里的安排,他受够了那种束缚,当家里人逼迫他娶一个从未谋面的女人的时候,他反抗了,心中多年的压抑彻底爆发。

    那些是他的家人,他没办法用暴力的手段对付他们,他只能离家出走。

    那也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反抗家人的安排。

    但他的内心深处,依旧是一个好人,因为爷爷很小就告诉他,这世上,好人有好报。

    所以,他在路上出手救助了被人追杀的聂天龙。

    然后跟着聂天龙隐姓埋名,在牛背村生活了三年,他也得到了他的好报,聂天龙传授了他毕生的医术。

    那一刻,他更是觉得,自己该做一个好人。

    不说用自己的医术悬壶济世,但最少能够多医治一些需要救治的病人。

    是的,那一刻,楚修的理想很简单,就是靠着自己的医术和武术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做一个逍遥自在不受任何拘束的人。

    若是有一天遇上了心爱的姑娘,再一起结婚生子,一辈子简简单单就好。

    他没有什么大抱负,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更没有想过做什么枭雄一样的人物。

    可是却因为聂天龙的一封信,他来到了津南,认识了苏雨柔,认识了这个善良温柔,内心却又倔强的女人。

    她有着和自己相同的命运,和自己不同的是,自己选择逃避,而她却选择对抗,她要用自身的努力让家族刮目相看。

    那一刻,自己觉得应该帮帮她。

    所以,他交出了配方,帮她建立了倾城国际。

    原本以为靠着金蝉粉的强大效力,靠着白家的支持,倾城国际能够迅速的占领市场,成为化妆品行业的巨无霸,苏雨柔也能够扬眉吐气的告诉苏家,就算离开了苏家,她依然可以活得很好。

    可是谁能够想到,却有人靠着各种非正常的手段打压倾城国际,先是通过权力的手段,当这一手被白家破坏的时候,立马采用了更为激烈的手段。

    甚至不惜牺牲几十名无辜的性命。

    那是活生生的生命。

    就因为这种商业的竞争而断送。

    这是一种怎样的悲痛?

    当他们连这种手段都使出来的时候,就不要怪楚修以非常手段行非常之事了。

    他是个好人,但绝对不是一个烂好人。

    就算不为了他自己,他也要为那些死去的二十几条无辜性命讨回一个公道。

    正好这个时候,秦休醒了过来,当发现自己竟然被人绑架之后,秦休的脸上没有惊恐,而是愤怒,他可是西南秦家的三少爷,西南秦家,这可是整个西南第一家族,即便是王家,白家,马家也不敢轻易招惹的最大家族,竟然有人敢绑架秦家的三少爷,这是找死吗?

    愤怒的秦休一眼就看到了望过来的楚修,他没有见过楚修,但也看过他的一些资料,第一眼就认出了楚修。

    “楚修,你疯了不成?你敢绑架我?”秦休直接破口骂道,也没有去说知道我是谁这样的白痴问题。

    这一点上,秦休明显比李明聪明了许多。

    “呵呵,我这不是绑了么?你能拿我怎样?”楚修淡淡一笑。

    “……”秦休一阵无语,是啊,他都绑了,还说什么敢不敢的。

    “你想怎样?”秦休冷冷道。

    “我就想知道,你和谁合作,想要收购倾城国际!”楚修淡淡一笑道。

    白子宁说了,秦休一个人绝对不会对倾城国际下手,他敢这么做,必然是有其他人的支持,楚修最想知道的是谁和他合作。

    “嘿,原来是这事,我们秦家是生意人起家,哪儿有好的商机,我们秦家子弟自然会往哪儿去,倾城国际的倾城玉肌霜销售火爆,我自然想拿下,哪里还需要找人合作?”秦休咧嘴一笑道,笑容很是自信。

    “为了收购倾城国际,你就这么不折手段?”楚修冷冷道。

    “商场如战场,只要能够获胜,就是成功,哪里在乎手段的卑劣!”秦休冷笑道。

    “这么说,今早的那一场大火是你派人放的了?”楚修冷冷道,。眼中已经露出杀机。

    “大火?你是说倾城国际厂房的大火?这事我知道,不过我可不会派人去做这样的事情,这可是犯罪,以我秦家少爷的身份,怎么会去做犯罪的事情!”秦休咧嘴笑道。

    他不傻,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承认,这种事情怎可能承认,万一楚修在周围放了录音设备呢?到时候自己找谁说理去?

    “你不承认?”

    “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承认?楚修,我好歹也是秦家的人,以我秦家的实力,想要收购一个小小的倾城国际,有上百种方式,你觉得我会用这么低级的方式?”秦休大笑道,甚至笑容有些讥讽。

    “看来你是不承认了,那你呢?有什么要说的吗?”楚修叹息了一声,又转头看向了李明。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李明惊恐道, 他可做不到秦家少爷这般淡定。

    “不知道?”楚修咧了咧嘴,手里忽然多了一把匕首,直接插进了李明的肩头。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自李明的口中传出,他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痛楚,即便是上次被楚修教训,也不过是扇了几个耳光而已。

    “真不知道?”楚修一把拔出了匕首,冷哼道。

    “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李明额头冒着冷汗,赶紧开口道。

    “李明……”这个时候,秦休怒吼了一声。

    李明身子一颤,可是看到楚修那有些血红的目光,却顾不得秦休的威胁,赶紧将早上秦休来找他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spanstyle='disp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yuf9rxf3q==</span>

    “现在,你还要狡辩吗?”楚修再一次看向了秦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