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他是魔鬼

    “不错,工厂大火的消息是我告诉李明的,可是那又如何,我也不过是比他率先知道而已,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派人放的火?”秦休冷冷道。

    “也是,我的确没有证据,不过秦休,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楚修拿着那把还滴血的匕首,慢悠悠来到了秦休的身边。

    “什么事?”看着楚修的动作,秦休心里也有些发鼓,他虽然从小就被秦家培养,心智都是极为成熟,可是也不想被人用刀捅在身上。

    “我他妈又不是警察,我拿证据做什么?”楚修忽然怒吼了一声,再一次紧握匕首,直接插进了秦休的肩头。

    “我认定你干的,那就是你干的!”咆哮的楚修反手拔出了匕首,一道血箭飚出,飚的他一脸都是,但他却一点都不在乎,一双嗜血的眸子死死盯着秦休。

    秦休懵了,他甚至忘记了肩头的头痛。

    身为西南秦家的嫡系子弟,从小就衣食无忧,即便是出门,也是有保镖随性,不要说被人捅刀子,就算是被人撞一下都几乎不可能,可是现在,这个家伙,他竟然敢真的捅自己一刀?

    他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自己会竭尽全力的报复,一个楚修,即便是他和白家的关系交好,但是他能够承受秦家的报复吗?

    真到了那个时候,怕是白家会迅速的跟他撇清关系吧,毕竟,他并非白家的子弟。

    白家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外人和秦家全面开战。

    没有白家的庇护,他算什么?

    秦家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就能捏死他,不仅是他,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要遭受他的连累。

    “你敢捅我?”秦休阴沉着一张脸道。

    “已经捅了!”楚修咧嘴一笑道。

    “你会后悔的!”秦休冷哼道。

    “是么?”楚修冷笑,却又是一刀插入了秦休的另一个肩头。

    饶是秦休意志力远比常人,也是闷哼了一声。

    说到底,他是秦家的嫡系子弟,可不是秦家的死士,可没有死士那种面对严刑逼供的意志力。

    这一刻,秦休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一个能够按常理出牌的人。

    “就算那场大火是我派人做的又怎样,你敢杀了我吗?”秦休额头冒着冷汗,冷冷说道。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顾不得楚修会不会录音了,他只想尽快的离开这个地方,就算被警方带走调查,他也不想呆在这里。

    他是真怕疯狂的楚修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

    再说了,就算真的被他录音作为证据,也可以说是被他逼供屈打成招的,反而可以借此反将他一军。

    “不敢,你是秦家的三少爷,我怎么敢杀你,我只是想要知道,除了你,还有谁参与此事!”楚修摇了摇头,很是坦白道。

    “这事就是我一人安排的,并没有其他人参与,你应该明白这种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秦休冷冷道,不过心里却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不敢杀自己就好,一旦等自己离开了这里,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出这口恶气,到时候不仅要他死,还要在死之前当着他的面羞辱他所有的女人。

    “是么?”楚修冷笑。

    “难道不是?”秦休反问,这个时候还这等硬气,也让楚修对他刮目相看。

    “当然不是!”楚修再一次怒吼了一声,又是一刀插入了秦休的肩头,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拔出匕首。

    “说,到底还有谁!”楚修整张有些变形的脸蛋几乎贴在了秦休的眼前,一边搅动匕首,一边狠狠说到。

    “凌天,京城凌家的大少爷凌天,是他找上我的!”剧烈的刺痛下,秦休再也忍受不住,赶紧开口道。

    他是真的怕了这个疯子。

    “这就对了嘛,为了一个外人,何必折磨自己!”楚修脸上再一次露出了微笑,也是顺势拔出了匕首。

    更是轻轻的拍了拍秦休的脸蛋。

    这一刻,秦休骂人的心都有了,明明就是你他妈的在折磨我,怎么就成我自己折磨自己了?

    只是面对疯狂的楚修,他却哪里敢多说一句。

    “这么说来,凌天本人已经到了津南?”楚修自然知道凌天是谁,不正是苏雨柔的未婚夫吗?

    只是他有些想不到,为了夺回自己的女人,他竟然用这种方式。

    “没有,是他的堂弟,凌风和我接触的,安排死士纵火的人也是他,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既然已经说出了秘密,秦休索性全部说了出来。

    秦家也有死士,不过他不是秦家的家主,秦老爷子可不会派死士给他做这样的事情。

    “那你可知道凌风在哪里?”

    “我将他安排在了蓉都郊区的一栋别墅里!”秦休迅速的将凌风居住的地方告诉了楚修。

    这一刻,他只想尽快的逃离这个恶魔的身边。

    “谢谢!”听到秦休说完,楚修很是认真的朝着秦休道了一声谢。

    吓得有些小便失禁的秦休本能的想说一声不用谢,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楚修手中的匕首朝前一划,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阵剧痛,一道血泉喷洒出来,在火光的照耀下是那等夺目。

    秦休的瞳孔一阵收缩,眼中更是充满了屈辱,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询问楚修,你不是说不敢杀我吗?

    可是他的喉咙里全是血,一开口就是大把鲜血喷出,哪里发得出声音。

    “忘了告诉你,这世上,没有我楚修不敢做的事情!”楚修凑到了秦休的耳边,喃喃说着。

    秦休的瞳孔剧烈收缩,最后逐步的涣散,彻底死去,只是,即便是死,也没有闭上,充满了不甘。

    “好了,到你了!”楚修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没有理会秦休那垂下的脑袋,一步一步走向了李明。

    这一刻,李明吓得脸色苍白,瞳孔张大,全是惊恐,那表情比深夜见了红衣服的女鬼还要恐怖。<syle='dispy:none'>zgsr6vecaooqaxzxlno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9bvyf9rxf3q==</span>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不要杀我!”李明都快要疯掉了,楚修竟然连秦家的三少爷都敢杀,那么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自己,还有活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