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神奇中医

    “你很聪明!”看到楚修认真地为自己把着脉,叶莲娜忽然轻笑了一声。

    “哈哈,从小到大,我爸妈一直都说我是个聪明人!”楚修哈哈一笑,表面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可是他的心里却是微微一紧,这妮子为何忽然这么说?难道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意图?

    可若是真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意图,却依旧带自己进来,这岂不是说明她有着十足的自信击败自己?

    看了一眼叶莲娜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楚修忽然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并不像表面的那么简单。

    “你的头部受过伤?” 认真为叶莲娜把了下脉,楚修抬头看向了叶莲娜,开口道。

    “这个也能探出来?” 叶莲娜惊呼道。

    没有经过任何的仪器检查,只不过用手握住自己的手腕,就能够探出自己的头部受过伤,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是中医最起码的能力之一,我能看看你受伤的部位吗?”楚修再次开口道。

    “可以!”叶莲娜似乎丝毫不担心楚修会伤害自己一样,直接坐在了床头,朝着楚修指了指自己的后脑部位。

    楚修也不多说什么,径直走了过去,站在了叶莲娜的前面。

    此刻叶莲娜还是穿着白色的衬衫,又是埋着头,领口敞开,楚修从上往下看去,正好看到了两半弧形的半球被一条黑色的内内所包裹。

    顿时深深呼吸了一口。

    赶紧移开了目光,看向了叶莲娜的脑袋,伸出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叶莲娜的脑袋,在按到一个位置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可是这里痛?”

    “恩!”叶莲娜点了点头。

    “现在是不是很痛?”楚修轻轻的按了一个穴位,叶莲娜的眉头已经皱在了一起。

    “是!”

    “有些麻烦,你的头部受到撞击,出现了淤血,只有将淤血疏通,才能彻底缓解你的头痛!”楚修皱眉道。

    “怎样疏通?”叶莲娜心里已经对楚修的医术有了八成的信任,她的头痛也的确是从那次受到撞击之后才出现的,而且位置也正好是楚修刚才按的位置。

    “需要银针!”楚修 直接道。

    “银针?”叶莲娜一愣。

    “恩,就是那种很细很细的针!”楚修点了点头,又用手比划了一下。

    “我知道银针,你稍等……”叶莲娜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跑到了一个角落,在一个箱子里面翻了起来。

    此刻的她背对着楚修,身子半弓,翘tun挺`拔,看上去充满了诱惑,不过心忧白牡丹等人安危的楚修可不管有任何的念头。

    他只是好奇,这叶莲娜真的知道什么是银针?

    “可是这个?”不过片刻的时间,叶莲娜就拿着一个黑色的木盒走了过来,打开了木盒朝着楚修道。

    看着盒子中那一根根长短不一,粗细不一的银针,楚修的眼珠子都差一点瞪了出来。

    “你是哪儿来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岛屿上,还能够见到华夏国的银针。

    “我们是海盗嘛,自然是抢来的!”叶莲娜理所当然道。

    “你抢银针干什么?”楚修不解,这又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上次我们抢劫了一艘游轮,其中一个中医身上就戴着这个东西,我看着好玩,就拿了回来!”叶莲娜淡淡道。

    “那那名中医呢?”楚修有些担心。

    “放心,我们是要财不要命,只要肯缴纳赎金,我们都会放人,你们也是一样!”似乎生怕楚修绝望,叶莲娜淡淡说道。

    楚修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了,银针有了,你打算怎么治疗!”叶莲娜再次开口道。

    “我要将针扎进你的脑袋,刺激穴位,从而引导淤血散开!”楚修直言不讳道。

    他怕不给叶莲娜解释一句,这女人会以为他是在谋杀。

    “必须要这么做?”叶莲娜皱眉,那么长的针插入脑袋,这还有命吗?

    “恩!而且你的淤血已经挤压了许久,若是再不驱散,就不仅仅是头痛那么简单了,会有生命危险!”楚修点了点头,很是认真道。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那好,我稍等!”叶莲娜点了点头,没有拒绝,而是转身走到了外面,叫了一声力克,然后又用一种楚修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跟着那名男子说了几句,这才走了回来。

    “好了,你可以开始了!”叶莲娜说着,再一次坐在了床上。

    “你跟他说什么?”楚修一边用酒精为银针消毒,一边好奇道。

    “我说如果我死了,就将那些女人全部处决!”叶莲娜淡淡道,好似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哈哈,放心,我可是神医,绝对不会有事!”楚修心中暗暗捏了一把汗,这个女人,是吃定了自己。

    当下收敛了心神,右手握着银针,左手在她的头部轻轻的按着,然后停在了某个部位,直接将银针插了进去。

    “怎么样,不算痛吧?”楚修一边说,一边又拿起了第二根银针。

    “还好!”叶莲娜只感觉到仿佛被蚂蚁咬了一下,并没有其他大碍,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那我继续了!”楚修说着,又是一阵扎入了另一个穴位,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已经扎 了足足七根银针在叶莲娜的头上。

    “现在是不是感觉到脑袋有些发胀!”楚修朝后退了一步,不经意间又看到了叶莲娜领口下的风光。

    “恩!”

    “那就没问题了,需要等十分钟!”楚修点了点头。

    头部有淤血,看似很严重,但只要及时疏通,也不会留下什么大患。

    叶莲娜也是点了点头,却是转身看向了房间里唯一的一面镜子,当看到自己的头上插着几根闪闪发光银针,而自己一点事都没有的时候,她的眼中闪过了一缕惊诧,中医,果真是一门神奇的学问。

    十分钟过去了,楚修上前为叶莲娜一一拔起了银针,然后开口道:“现在怎样,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恩!”叶莲娜用力地点了点头,在此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脑袋好似被一座大山压着,很是难受,每次睡觉的时候,更是时不时的一阵剧痛,可是现在,那种压迫的感觉完全消失了。

    中医,简直太神奇了。

    就在叶莲娜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跑了过来,对着叶莲娜说了几句楚修听不懂的话语,楚修就看到叶莲娜微微点了点头。

    “怎么了?”楚修开口道。

    这种听不懂别人说话的感觉真的挺难受的。

    “我父亲让我带你们过去!”叶莲娜淡淡道:“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我会替你们向我父亲求情的!”生怕楚修担心,叶莲娜又补充了一句。

    “恩,我相信你!”楚修咧嘴一笑,右手却不自觉的摸了摸那瓶从劫匪身上缴获而来的迷药,如果情况不对,他不介意将岛上的所有人放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