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岛主之争

    自己费了好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赢得了扎克父女的友谊,原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可是谁知道又来了一个家伙。

    而且看他的架势,明显没有太将扎克·伊万诺夫放在眼里,难道说,他才是这群海盗的真正头目?还是说,打算篡位?

    “卡曼,请你说话尊重一点,这几位,可都是我的客人!”扎克冷哼道。

    “客人?扎克,你可不能这样,他们明明都是这次狩猎回来的猎物,怎么就变成了你的客人?哈哈,你不会是看到这几个女人长得漂亮,想要独吞吧!”卡曼哈哈大笑道。

    卡曼的嚣张,让扎克的脸色很是难看,特别是他刚才还说楚修是他的贵客。

    “扎克,我也是个厚道的人,看在你当年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也不跟你抢了,这样吧,这个女人归我,其他的都归你,如何?你看,我多大方,只要一个……”卡曼完全不理会扎克难看的脸色,继续开口道。

    更是一手指着白牡丹道。

    不过他的眼光也在王雨晴和小飞小红身上扫过,小飞小红也就算了,王雨晴怎么说也算是个大美女,特别是那对凶器,足够吸引男人的眼球了。

    按照他的想法,当然是想要独吞,可是不管怎么说,扎克才是这个岛上名义上的岛主,他也不好完全不给扎克面子。

    “卡曼,我再说一句,他们是我的客人!”扎克的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卡曼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

    “ 扎克,你应该明白,所有狩猎归来的,不管人和财物,都是猎物,猎物就属于大家的,你不能因为你想要独吞,而说他们是你的客人,那下次是不是我也可以说是我的客人,不用交公?”卡曼冷笑道。

    他一直想要推翻扎克的统治,原本是想着再等等,可是今日见到了白牡丹这样的绝色,卡曼已经等不及了。

    这样的女人是上天送来的,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他所占有。

    “就算是猎物,怎么分配,也应该由我来!我才是火山岛的岛主!”扎克怒了,歉意地朝着楚修和白牡丹看了一眼,朝着卡曼怒吼道。

    “对了,你看我这记性,都忘记了您才是火山岛的岛主,怎么分配的确该有你来,不过,我还记得你曾经定下了一个规矩,只要最强大的战士才能成为 火山岛的岛主,现在的你,已经老了,你认为你还是最强大的战士吗?”卡曼冷笑了一声。

    “怎么?卡曼,你打算挑战我岛主的位置?”扎克冷笑了一声,这个卡曼,终于露出了自己的野心。

    脸上看不出什么,可是他的眼中,却透露着一股担忧。

    “不错,现在,我卡曼·费德拉,要正式挑战您,尊敬的岛主阁下!”卡曼一脸嚣张地说道,而跟着他来的一群人也是一脸挑屑地看向了扎克。

    他们对扎克埋怨已久了,只有跟随着卡曼,才能够有更好的前途。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扎克冷笑了一声。

    “父亲……”一旁的叶莲娜脸色大变。

    卡曼正值壮年,自己的父亲却年老体衰,若是相斗,绝对不可能是卡曼的对手,至于自己,她对自己的实力虽然充满了信心,但若是对上卡曼,也没有半点信心,自己这一方,除了自己的哥哥外,怕是没有人会是卡曼的对手。

    可是自己的哥哥又得了那病,这个时候,父亲怎能答应卡曼的挑战?

    叶莲娜想要劝说什么,扎克已经制止了她。

    “好,那就在今晚,召集岛上的兄弟,我们一切按照规矩来!” 听到扎克答应下来,卡曼冷笑道。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太久了。

    “好!”扎克再一次点了点头,态度说不出的坚决。

    “嘿嘿……”卡曼朝着白牡丹咧嘴一笑,又带着自己身后的一群人大摇大摆的离开,态度嚣张到极点。

    扎克,连同周围绝对效忠扎克的海盗们,一个个脸色都很难看。

    “ 楚医生,先去看看我那可怜的孩子吧!” 扎克没有为这事多说什么,而是朝着楚修道。

    他心里也清楚,以自己现在的情况,绝对不是卡曼的对手。

    可是在这等情况下,他却根本没有选择,卡曼已经提出 了挑战,他若是拒绝,只会让下面的人怀疑他的实力,到时候更是难以服众。

    这个时候,他最大的希望就寄托在楚修的身上,若是楚修能够第一时间治好自己的儿子,那么,凭借自己儿子的实力,卡曼必败无疑。

    所以他根本不提这事,只是带着楚修朝他儿子住的地方走去。

    他相信经历了这一幕的楚修也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治好自己的儿子,以卡曼表露出来的意思,楚修同样别无选择。

    “扎克先生,请问您的汉语是跟谁学的?”行走在山洞之间,白牡丹忽然开口道。

    “是跟我父亲!”扎克一愣,没有想到白牡丹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问题,难道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后果吗?

    “您的父亲?可是按照俄国人的传统,您的名字中并没有您父亲的名字啊!”白牡丹再次问道。

    “呵呵,我全名叫做扎克·伊布·伊万诺夫,白小姐,您似乎对我的名字很感兴趣?”听到白牡丹不停地追问,扎克索性停下了脚步,看向了白牡丹,就在刚才,楚修已经为他们做了简单的介绍。

    “抱歉,我只是想起了某个人!”白牡丹歉意道。

    “谁?”

    “前苏联大将,伊布·罗斯·伊万诺夫!”白牡丹吐出了这个名字,然后一双美眸直直地盯着扎克。

    扎克的脸色就是一变。

    “扎克先生,他,应该是您的父亲吧?”看到扎克剧变的脸色,白牡丹再次开口道。

    这一次,不仅是扎克,就连楚修,王雨晴这种不懂政治的白痴也是诧异的看向了扎克。

    他竟然是前苏联大将伊布·罗斯·伊万诺夫的儿子?

    楚修不知道伊布是谁,但他听得懂大将啊,还是前苏联的大将,那是何等高贵的身份,他的儿子竟然在这里做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