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把我女朋友弄成这个样子,还说我过分?”那名男子被楚修推了一下,明显有些惊诧。

    楚修看起来并不高大,身子有些偏瘦,可是他的力气却很大。

    楚修看向了他的女朋友,应该是一个白领精英,身上还穿着白色衬衫和一条职业套裙,只不过白色的衬衫被红酒打湿,贴在身上,隐隐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胸衣,看上去有些狼狈。

    “他已经道歉了!”楚修轻叹一声。

    “道歉?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我不管,叫你们经理过来,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那名男子得理不饶人道。

    一听到要叫经理,唐磊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不过不等他说话,一名三十来岁的光头男子已经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酒吧的人员,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我是酒吧的经理,这是怎么回事?”光头男大步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现场,冷哼了一声。

    唐磊的身子就是一颤,而那名花格衬衣男子明显也被光头男子的气势所慑,气焰瞬间熄灭,不过还是开口道:“他把我女朋友的衣服弄脏了!”

    光头男子扫了一眼女白领衬衫上的那些红酒,转头朝着唐磊道:“是不是你干的?”

    “是,可是我……”

    “啪……”唐磊还没有说完,光头男子已经一巴掌煽在唐磊的脸上,竟然将唐磊整个的煽飞了出去。

    “凯哥给你面子,让你在这里打工,你不知道好歹也就算了,竟然还耽误凯哥的声音,你找死不成?”光头男子怒吼了一声。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就连楚修也没有想到他会直接动手。

    “光头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错了……”唐磊哭丧着脸,朝着光头男求饶道,眼中全是惊恐之色。

    “这位先生,现在您满意了吗?”光头男看也不看唐磊一眼,转头朝着那名花格衬衫男子冷哼道。

    “满意,满意,谢谢经理,谢谢经理!”感受到光头男的凶光,男子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满意就好!”光头男满意地点了点头,就要再说点什么,楚修已经冷冷道:“他是我的学生!”

    一股戾气,自楚修的身上弥漫开来。虽说他今天在接手高三七班,和唐磊之间根本没什么感情,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学生,刚才那名花格衬衫的男子扇他耳光自己来不及阻止也就算了,现在这个明显是酒吧负责人的家伙,竟然不分青红皂白

    的就当着自己的面将唐磊打成这个样子,这让他如何接受。

    “是你的学生又如何?他还是我的员工呢,我教训我的员工关你*事!”光头男子似乎这才注意到楚修,看着楚修瘦弱的身子,冷哼了一声。

    “砰!”楚修没有说话,他直接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瓶当场就朝光头男的脑袋砸去。

    光头男哪里想到楚修竟然敢动手,一个不慎,啤酒瓶狠狠砸在他的脑袋上,当场爆裂开来,米黄色的啤酒洒得他一身都是,脑袋更是破开了一个洞,和鲜血混杂着流淌下来,整个现场都安静了下来。

    每一个人,不管是光头男,还是刚才那名花格衬衫的男子,又或者还倒在地上的唐磊,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谁也没有想到,看似瘦弱的楚修,竟然会直接动手。

    唐磊整个人都吓傻了。

    光头可是这个酒吧的负责人,是凯哥手下的第一号打手,身边可是有十几名小弟,楚老师竟然敢当众动手?

    他怎么敢?

    一想到凯哥可怕的势力,他的心里就是一阵颤抖,眼中更是充满了恐惧。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足足过了好几秒钟,光头男这才回过神来,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孔,满脸惊骇地朝着楚修说道。

    “老子打的就是你!”楚修冷笑,抬起一脚踹在光头的小腹,当场就将他踹翻了出去,摔倒在地。

    刹那之间,光头男身边的几名小弟都是一阵惊怒。

    “敢在我面前,打我的学生,找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光头男,楚修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到了唐磊身前,朝着唐磊伸出了右手。

    “起来!”

    “老师……他……他是……老师小心……”唐磊心中充满恐惧,想要说光头男的身份如何了得,骤然见到一名光头男的小弟拿着一个酒瓶冲了过来,直接朝着楚修的脑袋砸去,本能地惊呼道。楚修早就感受到了背后的寒意,唐磊的提醒让他很是满意,身子一偏,轻易的避开了后面那人的偷袭,然后反手一个耳光煽出,巨大的力道直接将那人煽飞了出去,“砰”得一声落在地上,整个脸蛋都浮肿

    了起来。

    “不用管他是谁,老师在这里,没有任何人再能够伤害到你!”楚修朝着唐磊咧嘴一笑,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唐磊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这些日子以来所受的委屈全部涌上心头,大把热泪夺眶而出。

    他原本家境也算不错,可是几个月前,父亲出了一场车祸,公司也随之倒闭破产,欠下巨额债务,为了还债,每天放学后他都会到这里打工,不仅是他,就连他的姐姐,也被抓到了这里。

    在这里会遇到各种刁难,在学校,也会受到同学们的欺负,除了病重的母亲,再也没有一个人关心他。

    今日楚修来上课的时候,他也并没有觉得什么,除了简单的介绍下自己,他没有任何的感觉,可是就在刚才,这个陌生的老师,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诉他,有老师在,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他。

    这让他如何不感动?

    “傻小子,怎么就哭了呢?老师可不喜欢爱哭鼻子的学生,特别是男生!”看到唐磊竟然哭了出来,楚修轻笑了一声。

    “老师,我不哭,谢谢老师,只是他们是凯哥的人,不是老师能够得罪的,还请老师不要管我,快走!”唐磊强忍住泪水,朝着楚修说道。

    虽说这个老师看上去身手不错,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又怎么会是凯哥的对手,他的手下可是有好几十号人。

    “凯哥?凯哥是谁?”楚修好奇道,对唐磊也充满了好感,至少,他懂得知恩图报。

    “是我!”一道冷冰冰地声音自人群后方传了过来,楚修抬头一看,就看到一名神色嚣张的男子大步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何,楚修忽然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