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爸是谁?难道是李刚不成?”楚修轻笑一声,说不出的讥讽。

    男子一阵气结,他自然看出楚修是在嘲笑自己靠着家人吃饭。

    可是看到这些家伙的手段,明显就是道上厮混的人。

    “我爸是津南警局的薛副局长,小子,你们是混道上的人吧,我告诉你,你们敢打我,你们死定了!”男子狞笑了一声,迅速掏出了手机,就开始拨打电话。

    “爸,我在夜独醉酒吧被一群混混给打了,您快派人来救下我啊!”电话刚刚接通,男子就朝着电话里面哭喊了一声。

    这让其他人脸色都是一变,特别是那名带楚修等人过来的凯哥手下,脸色更是变得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警察一来,他们还要做生意吗?

    不过惊恐之后,这名小弟又有些暗自高兴,谁让楚修等人连凯哥都打了呢,现在警察来了 ,看你们怎么办。

    楚修却仿佛没听见一样,直接走到唐雪和唐磊的跟前,柔声道:“我们走吧!”

    唐雪一愣,这就直接走?

    “都拦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走了,我爸马上带人来了!” 看到楚修等人想要趁此机会逃走,男子立马开口道。

    自己的父亲就在附近,最多几分钟的时间就会赶到,绝对不能让这些殴打了自己的混蛋离开,一定要让自己的父亲将他们抓起来,带回警局好好教训一顿,否则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其他人虽然被打了一顿,但想到薛楠的父亲正在赶来,也是一个个打起精神堵在了门口。

    他们七八个人,被对方三个人打了,这口恶气怎么也要出。

    “老师……” 唐磊惊恐地看向了楚修,对方的父亲可是警察局的副局长啊,在津南这种小地方,这可是了不得的大官了,就算自己家族还很殷实的时候,也不敢和这样的人物对抗呢。

    “没事,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警察是不会为难我们的!”楚修朝他咧嘴一笑,示意不用在意。

    听到楚修如此幼稚的话语,薛楠眼中一阵嘲讽,其他人更是暗暗瘪了瘪嘴,这家伙不会是傻子吧?

    不得不说, 自己的儿子被人打了,薛副局长的出勤效率还是挺高的,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带着七八名警察冲了进来。

    当看到现场状况的时候,薛副局长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

    “ 到底怎么回事?”薛副局长已经年过半百,头发有些花白,不过体型倒是维持的不错,不像有些官员,大腹便便。

    “爸,我和朋友们在这喝酒,这家伙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一来就对我们动手……”薛楠赶紧上前开口道。

    薛副局长狠狠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自己在这里喝花酒也就算了,身边七八个人,竟然还被人揍一顿,实在太废物了一点。

    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多说他什么。

    “都带回去,好好审问审问!”薛副局长单手一挥,直接开口道。

    几名警察就要上前,楚修已经一步跨出:“薛局长,我想您弄错了一个问题!”

    “弄没弄错,跟我们回警局就知道了!”薛副局长冷笑了一声。

    他已经打定主意,先将这几个家伙带回去再作打算。

    不管这事谁对谁错,一定不能牵扯到自己的儿子身上。

    不然自己的儿子会有些麻烦,自己的仕途也会受一些影响。

    看到薛副局长根本不听自己辩解,楚修的眉头一竖,这根本就是以官压人。

    “薛副局长真的要执意这么做?”楚修冷哼了一声。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铐起来!”薛副局长压根不理楚修,直接冷哼道。

    “哎……”楚修叹了一口气,身子朝后退了一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冷熙等人知道楚修要求救,立马拦在了楚修的跟前。

    “李局,是我,楚修呢……”楚修拨通了李局长的电话,而不远处的薛副局长却是眉头一阵狂跳。

    李局?不会是局长大人吧?

    而且楚修,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是这个样子,我一个学生的姐姐被人强迫到酒吧陪酒,我来带她离开,可是却被您的手下给拦住了……”

    薛副局长的脸色微微一变。

    “是个什么薛副局长……”

    楚修继续对着电话说道。

    “薛青海?你叫薛青海……”楚修看了薛副局长一眼。

    薛副局长的脸色瞬间苍白一片,他竟然真的是打电话给李局的。

    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

    “你们领导电话……”楚修直接将手机递给了薛青海。

    薛青海的脸上已经没有半点人色。

    就连薛楠的脸色也是一阵惨白。

    这一次,似乎踢到铁板了。

    “李局……”薛青海有些颤抖地接过了电话,即便是这一刻,他也希望听到的不是李局的声音,这一切,只是一个幻觉。

    “薛青海,你想死不成,竟然敢包容犯罪分子!”电话刚刚接通,那头就传来了李局长的咆哮声。

    “李局,我没有,我……”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得罪了楚少,总之,你一定要让楚少满意,要是楚少不满意,我摘了你的乌纱帽!”根本不给薛青海解释的机会,李局长怒吼了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薛青海五十好几的人,应是被电话那头的李局吓得身子一阵颤抖。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盲音,薛青海伸出颤抖的双手,将手机还给了楚修。

    “楚……楚少……您……您的手机……”

    这一刻,薛青海真的生撕了自己儿子的心都有了,这个王八蛋,怎么招惹了这样的狠人。

    楚修!

    津南楚修!

    津南只有一个楚修!

    那是逍遥门的门主!

    那是敢于将赵家击溃的恐怖存在!

    他的背后,还有庞大的白家作为靠山。

    这样的猛人,怎么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局长能够对付的?

    “李局的话都听到了?”楚修淡淡一笑。

    “听……听到 了……”

    “那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知……知道,来人,给我派人查封这里,一切严查,另外,这几个打架斗殴的人也给我全部带回去!”薛青海立马下达了命令。

    薛楠等人的脸色都是一片苍白,那名凯哥的小弟更是充满了绝望。

    夜独醉,完了!

    “那我们就不打扰薛副局长办案了,先行告辞!”“楚少请!”薛副局长的态度说不出的恭敬,看在唐雪的眼中,只觉得此刻的楚修身若神人,一双明眸,一闪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