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少!”芳芳直接走到男子的身边,很是腻人地叫了一句,完全无视王富贵那急变的脸色,直接靠在了男子的怀中。

    跟进来的妈咪也是脸色微变。

    “许少,我这不是也不太清楚吗?”妈咪赶紧解释道。

    “现在清楚了?走吧,芳芳,跟我过去玩,我给你介绍几个大人物……”被称作许少的男子搂着芳芳就要离开,完全没有多看包厢里的众人一眼。

    妈咪的脸色很是难看,最难看的是,王富贵。

    他刚才还和这个女人玩的好好的,现在另外一个男人直接冲了进来,就要带走他的女人,这让他脸往哪儿搁?当然,如果是在其他情况下,他也不敢吭声,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老师,可不敢将事情闹大,可是今天已经喝了那么多酒,在酒精的刺激下,王富贵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嘴里更是怒吼了一声:“站住!

    ”

    众人都被这一声吓了一跳。

    那名搂着芳芳的男子也是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了王富贵。

    “张妈妈,这是什么意思?”王富贵扫了一眼男子,转头朝着张妈妈怒哼道。

    他也是这里的客人,既然自己已经先挑了这个芳芳,现在她又被人带走,这算什么事?

    “王总,这……”

    “什么意思?芳芳不愿意跟你玩,给我发来消息,让我过来带她走,怎么,你还想强留她不成?”不等张妈妈解释,那名许少已经讥嘲了一声。

    他来直接带走芳芳,已经很是打脸了,现在更是说出这种话来,对王富贵来说更是莫大的侮辱。

    身为客人,却连婊子都要嫌弃,这不算侮辱什么算侮辱?

    “张妈妈,你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吗?”王富贵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朝着张妈妈冷冷道。张妈妈已经迅速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狠狠瞪了芳芳一眼,芳芳却压根没有看她一眼,这让她很是气恼,只是她也知道这个许少的身份,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来到王富贵身边道:“王总,您消消气,要不

    我再给您叫几个过来?”

    “不行,我既然选了她,她就一定要留下!”在酒精的刺激下,王富贵极其执着。

    不过是一个婊子而已,竟然还敢嫌弃自己。

    他心中别提有多郁闷。

    “王总,您不知道,这许少是……”张妈妈赶紧在王富贵的耳边说了几句。

    可是王富贵整个人都陷入了怒火之中,哪里听得进去。

    “你要是做不了主,就叫你们经理过来!” 王富贵怒吼道。

    张妈妈的脸色一变,看向了站在原地不动的许少。

    “呵呵,张妈妈,既然这位客人要叫经理,你就叫经理吧!”许少一脸讥嘲的看向了王富贵。

    从他的穿着看来,也不过是普通的白领阶层,这样的人也敢跟自己抢女人。

    他叫许乐,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身价也是上亿,经常来这里消费,经理也早就是他的熟人。

    张妈妈知道这事自己不好做主,赶紧跑了出去。“老王,要不从新选一个?”看到对方如此笃定,并没有喝多少酒的江老师有些担心,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后台,又是老师的身份,万一真的被人曝光了出去,可是会有大麻烦的,赶紧走到王富贵的身边小声

    劝了一句。

    “不行,今日我一定要她,要她给我赔礼道歉!”王富贵打着酒嗝道。

    今日他是东道主,若是不能够找回面子,以后还怎么在同事面前抬头。

    看到王富贵愤怒的样子,江老师叹息了一声,他知道,这事换在自己身上,怕是也不能忍。

    不一会儿,酒店娱乐部经理就已经赶来,这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许少。

    赶紧朝着许少招呼道:“许少!”

    “袁经理,你来的正好,我和你们老板在包房喝酒,芳芳不想陪这个脏老头,想要陪我过去,你说怎么办?”许少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袁经理。

    袁经理脸色一变。

    这种事情说穿了,是芳芳的不对,毕竟客人已经点了你,既然做了这行,就要有这一行的规矩,临时换客,这可是大忌。

    可是许少的身份摆在那里,还指明了跟老板一起喝酒,这可不敢得罪?

    “既然芳芳愿意跟许少过去,那是她的福气,还不好好的陪许少!”袁经理哼了一声。

    有警告芳芳的意思,不过芳芳似乎很得这个许少的宠,压根不在意。

    但这一句话,却让王富贵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他没有想到自己带着同事过来是娱乐开心的,却受到这样的侮辱。

    只是,连对方的经理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难道大闹一场?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老师,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胡闹。

    毕竟,这个酒店后台老板,可是津南李家。

    以李家在津南的地位,谁敢招惹。

    “等等……”就在王富贵已经准备接受这等耻辱的时候,楚修却忽然开口了。

    正要得意踏出包厢的许少一愣。

    “去把李达叫过来!”楚修压根没有看他一眼,直接朝着袁经理道。

    袁经理一愣,李达?

    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许少也是一愣。

    这家伙认识李少?

    不可能,看这群人的穿着打扮,也不过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怎么可能认识李少。

    李少现在还在自己的包厢里呢,若是他认识李少,李少怎么可能不叫他一起?

    “嘿,小子,李少是什么人,也是你能说叫就叫的?”许少一脸讥嘲的看向了楚修。

    “告诉李达,一分钟内,我见不到他,后果自负!”楚修压根没有理会许乐的表情,再次朝着袁经理道。

    声音冷漠,充满了霸气,偌大的包厢,静悄悄的一片。

    被楚修强大的气势所迫,袁经理尽管觉得有些荒谬,但还是第一时间奔了过去,而那名被许少搂在怀中的芳芳明显有些害怕,这家伙,不会真的认识李少吧?

    “放心,宝贝,李少刚才就跟我在一起喝酒呢,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小喽罗!”

    似乎是感受到怀中女子的害怕,许少大笑了一声,用力紧了紧芳芳。也就是这个时候,李达的身影,匆匆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