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本来是带着人前往市区救援周林虎的,可是周林虎已经被送往了医院,而警方也开始追捕那些暴徒,整个市区一片混乱,屠夫只好带着手下返回,却接到了冷熙的电话,知道风雪会意图的他立马带着

    身边的兄弟朝着事发地点赶去。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这一次,他没有报警,因为他知道,这是逍遥门和风雪会的恩怨,是逍遥门和风雪会的一次正面冲突。

    这一场冲突的胜负,直接关系着津南的未来。

    他的座驾是一辆改装过的福特猛禽,他亲自开着这两越野车冲向了事发地点,在他的身后,是十来辆黑色的商务车,里面全是逍遥门的精锐。

    当他们驱车来到南河大桥三岔路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几名交警正在指挥交通,让过往的车辆转向。

    “看来他们出动了不少人!”副驾驶座上,秃鹰眯着一双眼。

    那些交警无论真假,都是风雪会安排的人,为了对付楚修,他们必然出动了大批的人手。“不管多少人,先冲过去再说!”屠夫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有停车的意思,猛地一脚踩在油门上,福特猛禽发出一声咆哮,真的犹如一头发怒的猛兽,冲向了路口,一头撞飞了拦截的路障,疾驰而去,在他

    的身后,数量商务车没有任何的停留,也在路人惊骇的目光中冲了过去。

    几名交警似乎是吓傻了,迅速的掏出了对讲机,也不知道汇报着什么。

    只是当屠夫等人前行了没多远,就发现公路的中央,竟然掉落了几块巨石,还有一些砍到的树木,彻底堵死了道路。

    “下车……”屠夫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现在离楚修等人的事发地点不足两公里,即便是步行过去,也完全来得及。

    在屠夫的带领下,同样有超过百名兄弟迅速的下车,也不管这么多车堵在这里会发生什么,一个个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就跟在屠夫的身后朝前出去。

    津南枪械管制极严,不管是他们,还是风雪会,都没有准备大量的热武器,若是在这郊区开火,不管此战胜败如何,所有人都有麻烦。

    所以双方很默契的没有使用热武器,而是各自拿着砍刀冲向了前方,就连秃鹰,也将随身携带的沙漠之鹰留在了逍遥山庄。

    一群人沉默的朝前跑着,可是刚刚转过了一个弯,就看到一群人拦在了对面,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正坐在一块岩石上,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正一口一口得抽着。

    “屠夫,我们又见面了!”看到屠夫等人的到来,男子咧嘴一笑,随手将那支香烟扔在了地上。

    “你要拦我?”屠夫冷笑一声,对于同为四大堂主之一的张旭阳出现在这里,并不诧异。

    “是啊,会长有令,不得不从!”张旭阳轻叹了一声。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上!”屠夫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对方虽说是风雪会,但这里毕竟是津南,他们带来的人也不可能太多,如今张旭阳不过带了六七十人拦在这里,自己必然要第一时间冲过去。

    楚修的身边只有二三十人,虽说他还留有后手,可若是对方派去拦截楚修的人数太多,出现了意外怎么办?

    所以屠夫没有任何的犹豫,率先拧着一把五尺多长的鬼头大刀,率先冲向了张旭阳。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没有任何的情分可讲,又一场厮杀四起。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屠夫等人的身影依然没有出现,而楚修的身边,已经只剩下十个人不到,毕竟,对方在人数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若非楚修和叶伽尔实力极强,两人就斩杀了接近三十人,怕是他们的结果只会更惨。

    这一刻,杨傲的身边,还有超过五十人,杨傲甚至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手,他只是在远处冷冷地看着楚修,哪怕楚修好几次想要近身斩杀他,都被他巧妙地躲了过去。

    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他根本没有将自己手下的性命当成一回事,他是打算用人数的优势,耗尽自己等人的体力,再给予最致命的一击。

    不过,再凶狠的人,也终究是人,当楚修和叶伽尔闪电般出手,连续斩杀十多人之后,这些人,已经有了畏惧之心,从他们开始隐隐避开楚修,朝着其他人出手就可以看得出来。

    鲜血,染红了整条公路,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当中,即便是强大如楚修,这一刻也有些气喘。

    不过他终究是率领着身后的众人,杀出了一条血路。

    看着再一次围过来的对手,楚修招呼一声,率先朝着丛林深处奔去。

    屠夫到现在都没有来,必然是遇到了麻烦,他不可能再等下去。

    “追!”看到楚修等人竟然冲入了树林,杨傲冷笑一声,除了留下几名绝对心腹外,其他人都被他派去了追杀楚修。

    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担心,似乎根本不怕楚修逃走一样。

    实际上他也没指望自己身边的这群人能够干掉楚修,以楚修的实力,即便是没办法对付这么多人,但逃走,总是能办到的,若非他顾忌身边的那些兄弟,他早就可以脱身离去。

    真正给予楚修致命一击的,是自己的大哥。

    在楚修逃离的路上,等待他的,将是自己大哥的狂暴一击。

    看着众人都消失在眼前,杨傲没有理会那些躺在地上还没有死去的人,而是带着身边的十来个人转身朝着市区的方向走去,他真正要对付的人是屠夫,是清除这个背叛风雪会的叛徒。

    只是他刚刚走出没多远,就停了下来,只因为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名男子。

    男子身穿一道玄青色的长袍,一头黑白相间的长发盘了一个道士头。

    不是叶玄道又是何人,只不过他的左袖空空荡荡,在夜风中一阵摆动,杨傲知道,他的那只手,是被自己的大哥所废。

    “叶当家,你这是要拦我?”看到忽然出现的叶玄道,杨傲冷哼了一声,如果叶玄道没有废掉,他或许会有些忌惮,实际上若非大哥担心杀死他会引来玄门的敌意,哪里会留他一条性命。

    此刻的他,在自己的眼中就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哪里还会在意。“不,是杀你!”叶玄道道了一声,身影瞬间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