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月里,楚修不管是自身的实力,还是高明的医术,都彻底征服了龙牙的这群战士,看到楚修眼中的疑惑,姜九也没有任何的隐瞒,将周文轩的事情告诉了楚修。

    周文轩出自龙牙,也是龙牙枪法最准的人,甚至是秦旭的枪法老师,不过在十年前的一次任务中,他最好的搭档为了保护他,死在了一支佣兵团的手中。

    为了给自己的搭档报仇,周文轩违抗了组织的撤退的命令,单枪匹马杀入了那支佣兵团腹地,以一人之力,将那支佣兵团连根拔起,斩尽杀绝。

    不过他终究是违背了军令,甚至因为斩杀佣兵团,造成了那次任务的失败,他受到了严重的处罚,若非当时的龙牙大队长出面担保,他已经被送上了军事法庭,执行枪决。

    虽说保住了一条性命,但也被开除军籍,一个人来到了北非这片土地打拼,逐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后来这片土地发生了暴动,他也趁机组建了红星组织,更是将这里的一些事情包括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曾经的战友姜九。

    这些年来,为了提升国-家的国-际-声-望,国内对非洲一直都有关注,有了这样一个忠诚度完全没问题的人,自然大力支持。

    当然,这是上层人物思考的问题,对于姜九等老一辈的龙牙人来说,周文轩是他们的兄弟,周文轩的事就是他们的事,所以得到了许可之后,赶来了北非。

    有了龙牙的暗中帮助,周文轩发展更为迅速,短短时间内,红星组织就成为了这一片平原上最大的三大势力之一, 如今更是一家独大。

    当然,楚修在其中也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文轩值得信任!”这是姜九最后的话。

    楚修叹息了一声,隐隐觉得似乎的确是自己多心了,走出了姜九的帐篷。

    一眨眼,又是数日已过去了,已经到了初冬的季节,在龙牙的帮助下,红星组织迅速的扫荡了周边的势力,逐步将整个洛菲斯平原控制下来。

    龙牙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踏上了回家的征途,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普通的龙牙战士操心的了。

    一艘前往摩洛哥的货轮上,楚修站在甲板上,看着那越来越远的北非大陆,心里长长叹息了一声,不知不觉,自己在这里竟然呆了大半年,也不知道国内的情况怎么样了,雨柔姐似乎还在昏睡?逍遥门现在情况怎样了?是否受到了王家的打压,屠夫他们能够应对吗?

    “怎么?舍不得离开?”就在楚修出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道狂妄的声音。

    楚修转头一看,不是龙紫阳又是何人。

    “有事?”楚修冷哼了一声,虽说两人之间没有像最初那样剑拔弩张,但双方的关系也绝对谈不上好,楚修可不认为这家伙没事的时候会找上自己。

    “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不过不得不说,你小子的实力还是有资格进入龙牙,我在这里代表龙牙战队,欢迎你的加入!”龙紫阳微微一笑,朝着楚修伸出了右手。

    “嘿,我可没说过我要加入龙牙!”楚修并没有和龙紫阳握手的意思,这家伙太嚣张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你可知道龙牙的名额有多么的宝贵?”龙紫阳眉头挑了挑,似乎没有想到楚修会拒绝龙牙的招揽。

    “知道,可是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楚修依旧冷冷道。

    这次来到这里,虽说是白老爷子一手安排的,白老爷子估计也是希望他能够趁此机会加入龙牙,但他生性散漫,喜欢自由,又哪里会进入龙牙遭受约束。

    “哈哈,和你还真有很大的关系,你是怎么来的,我也听说了,虽说这次任务,你立下了大功,可是我国的法律可没有将功赎罪的说法,除非,你是龙牙战士,而你立下的这些功劳,也不过是让你有资格加入龙牙而已!”龙紫阳冷笑一声,也不管楚修如何想,转身大步离去。

    “我-操……”想到自己终究还是要加入龙牙,楚修就忍不住仰天大骂,难道,自由真的如此艰难?

    就在楚修等人坐上轮船前往摩洛哥的时候,洛菲城,如今这座城市已经彻底掌握在红星组织的手中,当初普拉蒂尼所呆的那座酒店内,那间普拉蒂尼曾经带过的套房内,一名三四十岁的黑衣男子坐在套房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一名女子。

    已经是初冬的天气,即便是北非这样的地方,也有些寒冷,不过女子只穿着一套单薄的贴身皮衣皮裤,火红色的皮衣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了妙曼的身段,这是一具充满诱-惑的躯体。

    只不过女子的长相并不算漂亮,整个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支香烟,正一口一口地抽着,而她的目光,却看向了茶几上的几张照片,那是楚修的照片。

    每每看到这张脸庞,她的眼中就充满了恨意。

    “我知道你很恨他,可是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你应该明白那批物资对我们有多大的好处!”看到女子眼中的恨意,黑衣男子身子朝前探了探,很是严肃地说道。

    “可是这一次一旦他回国,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想到了那些死去的兄弟,女子的眼中全是愤怒。

    “当然有机会!”男子诡异一笑。

    “哪里来的机会?”女子显然不相信男子的话。

    “你别忘记了,他们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有现在的成就,若是这边出了问题,你觉得他们会不来吗?所以,什么时候创造机会,完全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所以,你必须要冷静!”男子冷冷道。

    女子微微一愣,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你不会背着我做了什么吧?”看到女子微变的脸色,男子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放心,那最多是一场意外,不会影响你的计划的……”女子轻哼了一声。

    “你这疯婆子……”男子整个人都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