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空中飘起了大雪,尽管不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可是京汉大学的学生们依旧兴奋地叫嚣了起来,楚修和刘俊等人一起走出寝室楼的时候,就看到一群学生在雪地里奔跑着,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年轻真好!”看到那些欢快的学生,楚修忍不住轻叹了一声,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大的大学了,又有多少年没有玩过雪仗了?

    “靠,说的你好像很老一样!”听到楚修的感叹,刘俊白眼狂翻。

    “哈哈,至少年龄比你大!”楚修大笑道。

    “那可未必,我可是复读了三年,今年都快二十五了!”刘俊哼了一声。

    楚修莫名地看向了刘俊,这家伙竟然快二十五了。

    “怎么?是不是觉得本少爷细皮嫩肉的,年龄不像?”看到楚修惊诧的目光,刘俊得意道。

    “的确不像,我一直以为你三十多了!”楚修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滚!”

    “哈哈哈……”

    一行人一起来到教室的时候,班上的同学已经来了一大半。

    “楚修,这边……”刚刚进门,迪丽雅娜就站了起来,朝着楚修招了招手。

    这一幕,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男生,其中以刘俊等人最为羡慕,那眼神,都快要生吞了楚修一样。

    昨晚还在那解释没关系,没关系迪丽雅娜怎么会专门为他占座。

    楚修这个禽兽!

    楚修可不知道刘俊等人的想法,径直走了过去,坐在了迪丽雅娜的身边,对于其他人的目光根本不怎么在意。

    “中午我寝室没人,到时候去我寝室吧!”楚修刚刚坐下,迪丽雅娜就将脑袋凑了过来,小声道。

    “好!”迪丽雅娜在看病这事上一直表现的很是着急,这让楚修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迪丽雅娜仿佛吃了蜜一样,甜甜笑了笑。

    看到女神脸上露出了那等幸福的笑容,很多男孩子的心里纠结的快要出水了,难道传闻是真的,这个新来的家伙真的就追到了女神?

    只是连詹帅都没有到来,班上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今天上午只有一堂课,是英语课,老师是一名老外,叫什么来着楚修是没记住。

    上完了这一堂课,楚修就跟着迪丽雅娜在一群人羡慕的目光中离开了教室,一直来到迪丽雅娜的寝室。

    果然和迪丽雅娜所说的一样,她们寝室一个人都没有。

    “你同寝的人都不是我们班的?”想到迪丽雅娜似乎一直都是一个人,楚修随口问道。

    “恩,她们都是大三的学姐,人很好的,现在开始治疗吗?” 迪丽雅娜看向了楚修。

    “好!”楚修点了点头。

    “也需要脱衣吗?”不知道为何,昨天可以当着楚修的面直接脱掉外套,可是两人熟悉之后,迪丽雅娜反而有些羞涩。

    楚修没有说话,他只是认真地看向了迪丽雅娜,这话,他该怎么接?

    “我明白了!”迪丽雅娜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脸蛋微微一红,开始退去身上的衣裳。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米白色的羽绒服,里面是一件粉色的毛衣,当她开始伸手脱掉那件毛衣的时候,饶是楚修已经见过了她的身躯,依然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毛衣自下而上拉了起来,拥有着漂亮马甲线的小腹暴露出来,然后是那被粉色的小-内包裹的雪峰。

    不大,也不小,很是孤-挺,更是挤压出了一条迷人的沟壑。

    看着那充满弧度的白嫩,楚修悄悄地吞了吞口水。

    似乎是觉察到楚修的目光,迪丽雅娜的心跳也不自觉地加快了跳动,脸上更是爬满了一层红晕,一直红到了耳根。

    “还需要脱吗?”将毛衣扔在了床上,迪丽雅娜抬头看向了楚修,她的声音,竟然有些急促。

    “额,应该不用……”楚修倒是很想她一起脱掉,但根据她的情况,主要是在背上施针,倒是不用全部脱完。

    “那我该躺着还是趴着?”

    “趴着吧!”楚修小声道。

    “恩!”迪丽雅娜轻轻恩了一声,转身趴在了床上。

    她的下面穿着一条浅色的牛仔裤,当她趴着的时候,那迷人的曲线勾勒了出来。

    也直到这个时候,楚修似乎才意识到迪丽雅娜真的很美,只不过她平日穿着简谱,遮掩了她的美丽。

    不管是身段,还是样貌,都堪称上乘,秦旭让自己来保护这样的一个女人,这到底算任务还是福利?

    压住了心中的躁动,楚修拿出了银针,用酒精消毒之后,对着迪丽雅娜的后腰就这么扎了下去。

    “恩!”也许是吃痛,迪丽雅娜轻声哼了一声。

    “有些痛,忍耐一下!”

    “恩!”迪丽雅娜乖巧地点了点头。

    楚修不再啰嗦,迅速的拿出银针,连续扎了好几针。

    银针一直向上,很快来到了xng带的位置,看着那粉色的带子,楚修顿时有些为难。

    “可能需要解开xng带!”楚修有些不好意思道,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条色狼呢?

    “你帮我解吧!”迪丽雅娜头也不抬。

    “啊……”楚修一脸的诧异。

    “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解……”迪丽雅娜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当然,楚修看不到。

    “额!”楚修想想也是,她的背上还扎着银针,身子根本没办法大幅度的动作,只要将银针放到了一边,伸手拉住了粉色的带子。

    他不是第一次解女人的内――衣了,至少苏雨柔的就被他解了好多次,却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紧张,或者说尴尬过。

    手指刚刚碰触到迪丽雅娜的肌肤,只觉得她的皮肤好嫩,仿佛 蛋白一样。

    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轻碰的迪丽雅娜身子也是微微一颤,心跳更是加快了不少,全身的温度也高了许多,不过想到楚修这是在为她治病,这才压制下了心中的那股躁动。

    轻轻的咬了咬嘴唇。

    楚修更有些紧张,甚至比昨天给杨丽丽治疗的时候还要紧张,昨天毕竟迪丽雅娜就在门外,就算画面刺激了一点,但总能够保持住心智,可是现在寝室只剩他们这一对孤男寡女,又是这等亲密的动作,要一点都没动静,那绝对是骗人的。

    但他毕竟是过来人,强压住心中某个魔鬼,解开了纽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