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楚修站在杨丽丽宿舍的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很快,门开了,让楚修微微松一口气的是杨丽丽并没有穿着那件真丝睡裙,而是穿着一条粉色的睡袍。

    她似乎刚起床没多久,脸上不施粉黛,微卷的头发披在两肩,露出了那张明艳的脸庞。

    楚修一直不知道杨丽丽多大,不过应该也有三十好几,只是她不化妆的时候,看上去竟然更年轻一些,皮肤水嫩,充满弹性,比起那些二八少女来不遑多让。

    现在的女人,保养的就是好。

    “外面很冷吧,快进来!”看到楚修,杨丽丽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迅速让开了路。

    “还好!”楚修客气回答了一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开了暖气,很是温暖, 不过楚修穿得并不多,也不会觉得热。

    “杨老师,常校长不在吗?”昨天还有迪丽雅娜在,楚修也不担心引起什么误会,可如果只有两人孤男寡女,万一传出了什么流言蜚语怎么办。

    “恩,他去外地出差,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你吃饭了吗?如果没吃,正好我熬了一些粥,先喝一点!” 杨丽丽随口回答道。

    “我已经吃过了,杨老师……”楚修客气道,他是吃了,不过吃的是早餐,现在这个点,已经快到中午了。

    “你也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也没教你,你就叫我杨姐吧!”杨丽丽微微笑道。

    “额,杨姐……”楚修尴尬道。

    “ 这才对了嘛,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那么客气做什么,你真不吃点?”杨丽丽一边说一边已经来到了餐桌前。

    看得出来,她应该是刚刚做好早餐。

    “真不用!”

    “那我先自己吃了,吃了再治疗……”

    “好!”楚修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等待杨丽丽用早餐。

    杨丽丽坐在餐桌前,从楚修的视角望去,正好是侧着身子,睡袍只是在腰间系了一根带子,当她坐下的时候,两边岔开,白嫩的美-腿露出。

    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甚至右腿微微动了下,睡袍分的更开了,整条大-腿都几乎露了出来。

    楚修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赶紧移开了目光。

    “楚修,你有女朋友吗?” 杨丽丽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唠着家常。

    “有!”想到了津南的苏雨柔,楚修很是诚实道。

    “是迪丽雅娜同学吗?”

    “不是!”

    “噢?看你们那么要好,我还以为她是你女朋友呢!”杨丽丽很是自然道。

    “没有啦,我和她也是昨天才认识……”楚修开口笑道。

    “这样啊……”

    又是一阵闲聊,等到杨丽丽吃完早餐的时候,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熬得粥比较香,楚修竟然觉得有些饥饿,不过刚才才说自己吃过了饭,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肚子饿了。

    “好了,我们开始吧!”吃完了早餐,顺手将碗筷收拾进了厨房,杨丽丽再次走了出来,朝着楚修招呼了一声,就率先走进了房间。

    楚修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跟着走了进去。

    “这是针盒!”将银针盒递给了楚修,杨丽丽开始伸手解开睡袍。

    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杨丽丽已经脱掉了外面的睡袍,然后楚修就睁大了眼睛……

    只因为她的里面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镂空,托起了高-耸的雪-峰,大片雪白的弧度挤压出了一条可以夹住手机的缝隙。

    下面同样是一条半镂空的蕾丝小黑,美丽的风景若隐若现,一时之间,楚修竟然看得有些呆了。

    “好看吗?”似乎对楚修的反应很是满意,杨丽丽不露痕迹地问了一句。

    “好看!”楚修根本没有注意到杨丽丽眼中的笑意,本能地回答了一句。

    说完了这句话,才意识到不妙。

    她可是常校长的老婆,自己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我们就开始吧,这样也方便一点!”杨丽丽眼中的笑意更浓了,说完了这句话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楚修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了,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这一幕,这一句话,绝对会引人勾起无限的遐想。

    “呼!”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楚修拿出了银针,开始为杨丽丽施针。

    施针的过程,是痛苦的,特别是那片雪-峰一起一伏,不断的在楚修眼帘晃动,楚修没有当场鼻血狂喷,已经算是意志力极为坚定之辈。

    但饶是如此,他依旧觉得这绝对是自己最艰难的一次施针。

    好不容易将银针全部插在杨丽丽小腹的位置,楚修才松了一口气。

    “杨姐,需要大概十五分钟,你先躺一下,千万不要乱动,我上个洗手间!”

    “恩!”杨丽丽轻轻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楚修竟然觉得那一声“恩”意义深长。

    逃也似的奔出了房间,一头冲进了洗手间,楚修只觉得自己小腹处有一团火焰再燃烧。

    “楚修,你这个混蛋,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你得把持住!”看着镜子里有些面红耳赤的自己,楚修心里狠狠骂道,直接用冷水洗了个脸,这才清醒不少。

    算了算时间,一直到差不多,这才重新走了出去。

    “你上个厕所这么久?”刚进门,就听到杨丽丽那略带幽怨的声音。

    “额,有些吃坏了肚子……”楚修赶紧找了个借口,开始为杨丽丽拔针。

    “今天就好了吗?” 杨丽丽似乎有些不舍道。

    “恩!”楚修点了点头,正准备告辞,杨丽丽已经再次打断道:“可是我最近腰也有些痛,你医术这么好,要不帮我按摩下?”

    “啊,这不太好吧?”楚修有些尴尬。

    “这有什么不太好的?你可是医生,医生为病人治病,不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杨丽丽翻了个白眼道。

    然后也不等楚修回话,直接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

    她的下面穿得是一条半镂空的小黑,躺着的时候,还好一点,当她趴着的时候,挺-翘的pp直入眼帘……

    看着那无限美丽的风景,楚修只觉得自己的鼻子一痒,隐隐有什么东西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