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包括那名男子,都是张大了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楚修会一口叫出向明亮的名字。

    向明亮果然站了起来。

    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反而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是我的?”

    “很简单,这里是魏浔带来的,第一个怀疑目标自然是他,不过他到来之后并没有离开过,唯独你离开过,还是和上菜的服务员一起来的,如果我所料不差,你的药是下在食物里面吧!这种迷药无色无味,连我都瞒过了,很不错……”楚修自信道。

    “就凭这一点?也有可能是魏浔早就安排好了呢?”向明亮显然不服气。

    “当然不止这一点,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都还正常,可是当我动手制住他们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你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虽然很是轻微,但的确是颤抖了,说明你根本没有晕倒,当然,所有的一切我也只是猜测,所以,最后的那一句,也只是一个试探,没有想到你就真的起来了!” 楚修轻笑道。

    向明亮的脸色瞬间就黯淡了下来,原来他只是试探。

    “你到底是谁?”知道自己中计之后,向明亮也收敛了心神,看向了楚修。

    “我?你觉得我是谁?”楚修轻笑道。

    “你也是龙牙的人?”向明亮惊呼道。

    “呵呵,看来你知道的不少,至少比这两个蠢货知道的多!”楚修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调笑道。

    青禾和那那名男子不过是条小鱼,也许是直接受雇向明亮,向明亮才是真正的大鱼。

    向明亮脸色再变,立马明白自己再次暴露了身份,眼中闪过了一缕阴霾。

    “不要想着逃走,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明白我能够做的一些事情!”似乎是看透了向明亮想要做些什么,楚修再次开口道。

    向明亮瞳孔一缩,如果楚修真的是龙牙的战士,那么就算将自己等人当场格杀,也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这也熄灭了他打算逃走的心思。

    他虽然是那个组织的外围成员,但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没有办法在一个龙牙战士的手中逃走。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们!” 向明亮强作镇定道。

    “这个就要看你怎么配合了!”楚修淡淡笑道。

    “我可以把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保护我的安全…”向明亮提那个组织卖命,也不过是为了钱,如今和性命比起来,自然是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这是自然,不过这些事你也不用告诉我,我只负责保护迪丽雅娜!”楚修点了点头,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秦旭的电话。

    “楚修,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电话刚刚接通,那头就传来了秦旭略显焦急的声音,显然她早已经知道了情况。

    “额,情况被我控制了,而且还抓到了一条鱼……”

    “那好,我们的人马上就到!”秦旭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楚修有些诧异,龙牙的效率这么快?难道是一直暗中保护迪丽雅娜的人?

    就这么愣神的时间,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一名长相甜美的女子带着几名便衣大步走了进来。

    “王老师?”当看到对方面容的时候,楚修一脸的惊骇,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一直在迪丽雅娜身边暗中保护她的人会是自己的班级辅导员王杏丹。

    “楚修同学,组织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这次又立了大功了!”王杏丹朝着楚修微微一笑道。

    刚才她在路上被人耽误,隐隐感觉到不妙,不过想到迪丽雅娜的身边有楚修,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当处置好那边的事情后,就立马带人赶了过来,结果楚修已经搞定了一切。

    想到了秦队对楚修的看重,她的心里也对楚修充满了佩服。

    “大功就算了,他愿意配合我们接受调查!”楚修一手指着向明亮苦笑道。

    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被聂天龙改造了一番,几乎是百毒不侵,怕是自己今天也要栽在这里。

    “带走!” 王杏丹点了点头,朝着身后的人道。

    “等等,解药……”楚修立马拦住几人,朝着向明亮道。

    “她刚才已经说了,这种迷药没有解药,只要睡一觉就好!”

    “那你为什么没事?”

    “你有见我吃肉吗?”向明亮回答道。

    “额……”楚修这才想到,向明亮刚才似乎真的没吃什么东西,一直都是在喝酒。

    “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你没事?”向明亮再次看向了楚修。

    “我天赋异禀还不行吗?”楚修翻了白眼,懒得跟向明亮解释。

    “龙牙的人,果然都是一群怪物,失策!”向明亮也是一脸苦笑道。

    他算准了一切,却没有想到,楚修竟然也是龙牙的人,正因为这个遗漏,本来就要成功的一次绑架功亏一篑。

    剩下的事情,自然由龙牙的人接受,楚修也不去操心,他可没自大到一个人就能够单挑背后的那个组织。

    不过他也相信,秦旭那边问出了什么,一定会通知自己。

    在王杏丹的帮助下,楚修将包括迪丽雅娜在内的一行人扶回了学校,这迷药的药效还当真强大,发生了这些事情,其他人全部不知。

    当他们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也只以为自己是喝多了。

    谁也想不起什么。

    唯独魏浔和柳诗诗很是疑惑,为何一觉醒来,就不见向明亮的身影,不过好在第二天晚上,龙牙就释放了向明亮,至于龙牙和他之前达成了什么协议,楚修并不知晓,一切看上去,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大半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通过半个月的治疗,迪丽雅娜和杨丽丽的身体状况已经好了许多,特别是迪丽雅娜,基本恢复了正常,对楚修更是感激不尽,两人的关系也亲密了不少。

    这一日,风和日丽,京城东城区,隶属太子龙紫空的产业,失乐园私人会所内,一辆布满泥泞的越野车自后门驶入了其中,让失乐园很多工作人员诧异的是,太子龙紫空,竟然亲自选择在后院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