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小子?”巴隆惊呼了一声。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一个看似失恋的少年会是楚修找来的帮手,这样的一个家伙能有多少战力?

    夜凌压根没有理会巴隆的惊呼,只是冷冷地站在楚修的身边。

    这让巴隆很是恼怒,这个小子,他竟然敢无视自己。

    除了夜凌外,月舞也来了,楚修在西山疗养院清醒之后,就给他们打了电话,这也是他敢一个人前来的原因。

    他不知道茉莉等人是否知道自己龙牙的身份,这件事若是请龙牙的人前来,难保不会被他们发现,反而是夜凌和月舞对他们来说极为陌生,再加上两人出自天煞楼,特别是月舞,一身隐逸能力惊人,哪怕以楚修的修为,只要她原因,也能够避开楚修的感官,巴隆等人安排在外面的那些眼线,也正是被她一一清除。

    “看来你不傻!”看到跟随在楚修身后的两人,茉莉轻哼了一声,不过眼中没有半点沮丧,反而露出了灼热的战意。

    她来自死亡森林,乃是林虎麾下最强大的战士之一,她代表着死亡森林的荣誉,可是那一日三人联手都没能杀死楚修,这大大刺激了她的自尊心。

    今日,她不仅要楚修死,还要彻底击败他。

    “其实我过来,只是想问你们一句,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一定要置我于死地!”楚修抬头看向了茉莉,他的记忆中,和死亡森林可没有任何的冲突。

    “如果你能击败我,我或许可以告诉你!”茉莉冷笑道。

    “好!”楚修呼了一声,声音刚刚落下,身子已经急速窜出,直接扑向了茉莉。

    巴隆,契科夫脸色一变,就要上前阻止,却听到茉莉的声音响起:“他是我的!”

    两人一愣,看到杀气腾腾扑向楚修的茉莉,则是转身冲向了夜凌和长相平平的月舞。

    看到冲向自己的巴隆,夜凌眼中同样燃烧着灼热的火焰,经过了这一两年的训练,他的实力早就突飞猛进。

    即便是对方来自死亡森林,他的眼中也没有半点惧意。

    “小子,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巴隆狞笑了一声,直接一记铁拳狠狠砸向夜凌。

    面对巴隆那恐怖的拳劲,夜凌没有闪避,也没有抵挡,他竟然同样握紧了拳头,迎向了巴隆的铁拳,他很想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进不到了哪种地步。

    “砰!”得一声闷响,两人的拳头率先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反震力震得巴隆的身子朝后一仰,而夜凌的身体却是再次大步跨出,又是一拳轰在了巴隆的胸口。

    “砰!”的一声,巴隆竟然被这一拳轰得连连后退,心口一阵气闷,眼中闪过一缕惊讶之色,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怎么拥有这等恐怖的力量。

    另一边,楚修看到夜凌面对巴隆的时候丝毫不落下风,心中的担忧少了一半,正好他的身影来到了茉莉的身前,一把抓向了茉莉的肩头。

    这似乎还是楚修第一次率先出手。

    茉莉狞笑,左手一挥,震开了楚修的右手,右拳紧握,一拳轰向楚修的胸口,楚修赶紧抬起左手,挡在了胸前,身子被震得朝后一退,紧接着茉莉身子一个旋转,一脚踹向楚修的小腹。

    楚修单手一捞,竟然一把抓住了茉莉的脚踝,可是茉莉并不惊讶,落在地上的那只脚反而用力一蹬,凹凸有致的身段一个旋转,直接凌空踹向楚修的脑袋。

    楚修不得不松开茉莉的脚踝,身子朝后退去,避开了这一脚,茉莉的身子则是趁机落在地上,两人几乎同时站稳,然后同时窜出。

    一阵拳脚相击。

    声势动人。

    “说实话,我不喜欢跟女人动手,不过你既然来了,想必有些手段,我也就不客气了!”契科夫找上了月舞,看着长相平平,但身段还算不错的月舞,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然后一把抓向了月舞的肩头。

    月舞没有动,她仿佛被契科夫的话吓住了一样,只是愣愣地呆在原地。

    这让契科夫一愣,难道这小妞就这点水准。

    直到他的手直接抓住了月舞的肩头,他都有些难以置信,原本以为对方是一个高手,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普通女人而已。

    楚修怎么会带来这样的人?

    心中虽然诧异,但他的手上却没有留手,就要趁此机会捏断月舞的肩骨,一抹刀光自身前出现。

    那是一抹怎样的刀光?

    契科夫根本没有看到月舞出手,那一抹刀光已经来到了他的胸前,感受到刀光上所蕴含的冷冽寒意,契科夫抓住月舞肩头的手好似触电一般弹开,整个身子都朝后退去。

    避开了那惊艳的一刀,可是他胸前的衣服依然被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若是他的动作慢一点,怕是已经被一刀斩杀。

    契科夫大怒,他竟然差一点被一个女人伤到。

    就要全力以赴,月舞的身子再一次来到了他的跟前,又是一刀划向了他的脖子,契科夫手腕一翻,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架住了月舞斩来的一刀。

    力道并不大,可是月舞已经挥舞着手中的弯刀,朝下划去,划向了他的小腹。

    契科夫不得不再次将匕首下压,准备抵挡这一刀。

    然而,就在他刚刚动作的瞬间,月舞本来朝前斩出的弯刀以一个完全违背惯性原理的方式,骤然弹起,射向了契科夫的胸口。

    这一刻,契科夫就算想要抵挡也来不及了,他只能全速的朝后退去,有惊无险地避开了这一刀,可是那锋利的刀身依旧在他的胸口划出了一道血痕。

    伤口不深,只有一道淡淡的血线,但契科夫整个人都如同被激怒的老虎一样,彻底的怒了!

    他竟然完全无视月舞手中的弯刀,刚刚稳住身形,就这么朝前一步跨出,一刀刺向月舞的心口,这一刻,他已经完全不在意月舞可能的攻势手段。

    完全是一副搏命的打法。

    月舞可不想和他搏命,看到契科夫胸口流淌出来略带黑色的血迹,她的嘴角勾勒出一抹不易擦觉地微笑,身子迅速地朝后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