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有注意到秦岚眼中的异色,就连楚修也没有注意到,他只是诧异地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的男子。

    他就是叶甜甜的哥哥?就是叶家的当代家主?

    怎么看,怎么都像个花花公子。

    叶家的当代家主就是这个样子?

    楚修还在诧异,那边龙紫空身后的两名男子已经大步朝着叶无缺走去。

    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叶无缺的身上,很想看看这个京城最邪魅的少爷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让很多人失望的是,叶无缺并没有强留宴苏的意思,而是凑到了宴苏的耳边轻声道:“小姐姐,我有些事要跟你家少爷聊聊,晚点再去找你!”说话的同时,那只放在宴苏臀部的手还不忘用力的捏了一把,直惹得宴苏又是娇躯一颤。

    脸蛋更是红得像熟透的苹果,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若是可以,她真不想遇到这个可恨的男子,自己不过是和他闲聊了几句,就感觉全身一阵酥软,而他的每一次碰触,都会让自己有一种达到快乐巅峰的感觉,那是一种魂颤的感觉。

    若是在其他地方,或者在其他任何没有其他人的地方,她不介意感受这样的一种颤抖,甚至真的和他发生一些什么,她也不会介意,可问题是,这里可是当着龙少的面。

    龙少可是清晰地看到了这一切,他会怎么想自己?

    想到了自己这三年来的兢兢业业,想到了这三年来龙少对自己 的信任与日俱增,如今却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而功亏一篑,宴苏就有一颗想死的心。

    可是不知道为何,即便如此,她竟然也无法对这名男子产生半点恨意,她的潜意识甚至不想离开他的怀抱,这让她感觉又羞又愧。

    在阿南和阿虎的搀扶下,宴苏离开了现场。

    现场再一次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叶无缺和龙紫空的身上,他们都很想知道,两人之间会爆发出怎样的冲突。

    龙紫空的脸色一阵难看,叶无缺的出场方式可以说是让他丢尽了脸面,可是就算如此,自己又能怎样?

    他不过是调戏了下失乐园的一名女子,自己根本不可能以这种借口对付他,若是自己真怎么干了,怕是第一个干掉自己的就是自家的老爷子。

    “叶无缺,你确定你要管此事!”沉吟了片刻,龙紫空只能拿楚修的事情说事。

    叶无缺对他的羞辱,也只能在楚修身上找回场子。

    当然,若是叶无缺真要管此事,那正好有借口找他的麻烦,不管怎样,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如果今日什么都不做,那自己在圈子内的名声也降到一个低点,怕是再也难以得到其他人的效忠。

    “什么事?”叶无缺却是茫然地看向了龙紫空,仿佛不知道龙紫空在说什么一样。

    龙紫空差一点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有你这么玩弄人的吗?

    刚才还要为楚修出头,现在竟然问自己什么事?

    “噢,你说是这小子的事情啊,放心,我不认识他,你想要怎么做,请便!”眼见龙紫空就要发怒,叶无缺忽然笑道。

    “哥……”听到叶无缺竟然完全不管楚修的事情,叶甜甜急了。

    可是一向最爱自己妹妹的叶无缺好似没有看到一样,一双眼睛又开始在周围的女子身上打量,最后落在了秦岚的身上,眼中闪过了一缕诧异。

    似乎没有想到舞会上还能够遇到这样的极品美女,只是让他有些郁闷的是,这女人似乎和楚修的关系匪浅。

    楚修又是自己妹妹一心想要嫁的人,自己是不是该为了自己的妹妹泡走这个女人?

    看到叶无缺真的不打算插手此事,龙紫空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遗憾。

    叶无缺不管此事,楚修再强,今日也要栽在这里。

    遗憾则是本想借此事打压下叶无缺,但他完全不给自己这样的机会。

    “小子,还是刚才那句话,只要你自废双手,并且跪下向我这位朋友道歉,刚才的一切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龙紫空再次冷冷道。

    “呵呵,你觉得可能吗?”楚修冷笑了一声,他同样有些 摸不准叶无缺的想法,但他也从来不是一个指望别人为自己出头的人,哪怕这里是龙紫空的主场,但他也没有半点畏惧。

    “当然可能!”龙紫空狞笑了一声,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在他身后的又一名男子已经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楚修。

    楚修的眉头一皱,这名男子可不是刘璋这样的废物,握枪的手纹丝不动,一看就是经常用枪的好手,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哪怕楚修对自己再过自信,也不认为自己有太大的机会。

    可是,想要让他自废双手还跪下求饶,那还不如杀了他。

    秦岚的脸色也是微变,她有些不解,为何事情发展了这么多,最后又绕了回来。

    凌天,严新,包括其他站在龙紫空一旁的人,都是饶有兴趣地看向这一切。

    眼中充满了快感,你不是很牛逼吗?你不是很*吗?现在看你怎么办?

    这可是龙紫空身边枪法最好的人,看看到底是你的刀快,还是对方的子弹快?

    叶甜甜整个人都急了,就要开口催促自己的哥哥,却看到眼前一道寒芒闪过,然后就听到一声惨叫,定眼一看,那名握枪的男子已经单手握住了自己的右手,在他的右手上,插着一把透亮的飞刀。

    手枪,更是早已经落在了地上。

    龙紫空的脸色就是一变。

    “叶无缺,你什么意思!”龙紫空那叫一个愤怒,你丫的明明说好了不插手的,为什么又出手了?

    “额,抱歉,这是意外,绝对的意外,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怕死,最见不得有人在我面前拔枪了,这纯属本能的自卫,对,就是自卫……”叶无缺连连摆手,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可是看得龙紫空都要吐出血来。

    自卫,自卫你妹,阿龙的枪口可没有对准你……

    就要下令,一道人影瞬间来到了他的跟前,然后就看到一只砂锅大的拳头出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