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龙紫空身为龙家的继承人,自身的身手也是不错,可是面对这忽然出现的拳头,他竟然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那一拳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砸得朝后仰去,左边的眼圈更是迅速变成了黑色。

    不等他的身体倒地,楚修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朝着自己的怀中拉来,右拳再次闪电般的轰出,狠狠轰在了龙紫空的小腹,饶是龙紫空体质过人,也被这一拳砸得差一点吐出水来,小腹处更是一阵绞痛。

    这一幕,吓坏了众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斯文的楚修竟然也如此暴力,竟然敢在龙紫空的地盘对龙紫空出手。

    这可是龙家的继承人啊,这里的守卫,可全是龙紫空的人啊,他就这样出手,他就不怕走不出失乐园吗?

    果然,不过刹那的时间,就有超过八名黑衣大汉闯了过来,每一个人手中都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楚修。

    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敢开枪,只因为楚修已经绕到了龙紫空的身后,那把漆黑色的匕首正好架在龙紫空的脖子上。

    龙紫空的脖子,甚至被划出了一条淡淡地血痕。

    一场私人性质的舞会,竟然演变成了一场血腥冲突。

    严新傻眼了,黄子清同样傻眼了,那些龙紫空请来的客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叶无缺敢对龙紫空的手下动手,那是因为他是叶家的家主。

    叶家,可是丝毫不弱于龙家的存在,就算如此,他也只是对龙紫空的手下下手,而不敢对龙紫空本人下手,可是这家伙倒好,竟然直接对龙紫空下手,他疯了不成?

    就算他劫持了龙紫空,离开了失乐园,那也等于彻底得罪了龙家,在京城,谁敢得罪龙家?谁能够承受龙家的报复?

    看着那一道道黑漆漆的枪口,很多人都不自觉地朝后退了几步,谁也不愿意被流弹所伤。

    凌天也有些诧异,他早就知道楚修胆大妄为,但也没有想到楚修的胆子大到这种地步,直接劫持了龙紫空,这等于彻底撕破脸皮。

    今日之后,不管他能否活命,他都死定了。

    原本以为他敢和自己抢女人,多少是个人物,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如果不是有叶甜甜的呵护,他怕是早死了。

    现场唯一没有露出惊讶之色的,或许只有叶无缺了。

    看着闪电般劫持龙紫空的楚修,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甜甜,你选老公的眼光还真的不错呢!”

    “哼!”面对自己哥哥的调侃,叶甜甜只是冷哼了一声,心中却也急了起来,龙紫空身份特殊,当众劫持他,那等同于直接开罪龙家,这可是自己和哥哥都不敢做的事情,现在怎么收场?

    “嘿,小子,你真是疯了!”龙紫空也从疼痛中回过神来,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寒意,他的眼中没有半点畏惧,反而露出了一丝疯狂。

    “你是龙家大少爷,我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为了保命,只能出此下策了!”楚修很是无辜地说道。

    可这话却几乎让在场每一个都要吐血了。

    小人物?

    有小人物敢在龙少的舞会上扳断人的手指?

    有小人物能够惊动叶家的大小姐和大少爷?

    有小人物敢直接劫持龙家的少爷?

    如果你都是小人物了,那在场谁敢称大人物?

    “你觉得劫持了我,你就能保命?”反倒是龙紫空出奇的冷静。

    “当然,至少我可以活着走出去!”楚修咧嘴一笑道,更是朝着秦岚使了使眼色。

    他从来都是一个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人,今日龙紫空是铁了心要对付自己,他可不想将自己的生死交托在叶无缺的手中。

    这也是现场唯一一个他看不透的家伙。

    至于这么做的后果,他心里同样清楚,无非就是彻底得罪了龙家,可是那又如何,龙家在军方有庞大的势力,但自己也是龙牙的人,难道龙家还真敢跑去龙牙要人不可?

    “你走不出去的,所有人听令,不用顾忌我,杀了他!”龙紫空狞笑了一声,直接朝着周围的黑衣人下达了命令。

    这命令一出,就连叶无缺也微微变色,似乎没有想到龙紫空竟然如此狠,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凌天也是诧异地看了龙紫空一眼,原本以为他会珍惜自己的生命,提出谈判,谁知道竟然直接下令,看来,龙家的那位离家出走之后,龙家将他推上继承人的位置并不是没有道理。

    今日之后,只要他不死,足以和自己以及叶无缺相提并论。

    不过现场最为难的就是龙紫空的手下了。

    杀了他?

    杀死他倒是好办,可是他的匕首就在龙少的脖子前面,以他表现出来的身手,在杀死他之前,必然会划破龙少的脖子。

    他们的主要责任是保护好龙少的安全,如果龙少就这样死了,那他们还有什么前程可言?

    “还愣着做什么,开枪啊?”眼见众人不为所动,龙紫空大怒道。

    他在赌,赌楚修绝对不敢真的杀死他。

    一旦他死在了楚修的手中,不仅楚修要死,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要死。

    包括那名妖媚的女人。

    楚修也是心头一动,似乎也没有想到这家伙能这么疯狂。

    只是,这个时候,他也是骑虎难下,难道真的放了龙紫空?

    眼看这群人就要开枪,楚修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恨意,就要抹掉龙紫空的脖子,一道低沉 地声音自外面传来。

    “住手!”

    这是一个楚修极为熟悉的声音,也是一个龙紫空同样熟悉的声音,可以说,现场许多人都听过这个声音。

    每一个人,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都是一愣。

    更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了门外,然后就看到一名身穿军装,身形挺拔,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子大步走了过来。

    他的脚下穿着一双军用战靴,踩在地上发出“咚咚咚”地声响,好似一座移动的大山。

    感受到这等强大的气场,那些手持手枪的男子不由自主地垂下了握枪的手……